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卷 血之契约)第十四章 收拾心情,新的旅途

    回到玉王府,已是日落西山,绚丽的夕阳把整个王府笼罩在一片火霞之中。

  白若隐在水映月的挽留下,答应在王府留宿一晚。

  不知是不是说太多话的缘故,水映月总觉得全身乏得很,便先行回房休息了。晚膳也是吩咐丫鬟直接送到房间里来,用完之后简单梳洗了一下就往床上躺去。

  活力本是她生命的源泉,可她此刻是怎么也提不起精神来。窗外夕阳的余辉还停留在琉璃砖瓦上,淡淡的金光映入她的瞳孔,看着,看着,竟迷迷糊糊的睡了过去。

  一觉醒来居然已是月色中天,而她的旁边还躺着一个人——花妖。他熟睡的容颜还是那么令人沉醉,可他的眉头却轻锁着,菱角分明的脸更加清瘦了。他是在担心她吧,经过这一连串的事件,他已经不放心让她独处一室了。

  抬起左手腕看了看防水手表——她身上的现代产物之一,凌晨两点一刻,莞尔一笑,小心越过云清逸,批了件外衣就走出房间。

  夏末的风依然带着暖意,坐在凉亭里仰望天上的月亮,竟有一刻的恍惚。

  她这是在哪里?她为什么会在这里?这里是她的世界吗?

  熟悉又陌生的夜空,广袤又狭小的天地,身上穿的是绫罗纱裙,手上戴的是防水表。她到底属于哪个时空?这里没有电脑,没有冰箱,没有空调,没有汽车,没有电话,没有MP3,没有……太多太多,更没有父母!——可她依然回到了这里。

  花妖,她爱的花妖,为了这份爱,她放弃了太多。亲情,友情,还有未体验完的大学生活……她的父母在为她祝福吧,在另一个时空为她祝福。他们会思恋她,他们会担心她,正如她对他们的思恋和担心一样。

  从来没有过的孤寂感,千丝万缕的缠绕在心间。

  第一次来这里时,因为新奇,因为一连串的际遇,更因为仇恨,她沦陷在这个时空,抛弃了一切,忘却了一切,甚至是生命……“时光转,景气何年,风已经散了云烟”。若能重来一次,她还会是同样的选择吗?

  第二次来到这里,她爱了,她放任自己去爱也接受了爱,那是因为她知道自己迟早一天能够回去,和花妖一起回到属于自己的世界去。可是,最后回去的只有她一个人,带着悲伤思恋与惶恐不安的心。

  这一次,是命运的安排也是心的选择,她再次来到这个有着花妖的世界。

  但是,她已经再也回不去了……她是彻底的失去了,失去了生活了十几年的世界,失去了家的所有羁绊……

  一条白色的身影无声无息的立在屋顶,衣诀飘飘,翩若天人。他深深的看着凉亭里的人,然后发出轻轻的叹息,似怨似恨,又夹杂着悲悯与不忍。

  风起,屋顶上的人突然消失了踪影,仿佛从未出现过。

  接下来的几天里,水映月一直都当个很称职的米虫,饭来张口,衣来伸手,足不出王府。有兴趣时,拉着几个人讲讲故事哼哼小曲儿;没兴趣时,直接关门倒在床上蒙头大睡。

  大家都看出她情绪低落,不似往日的活泼,却也不好去打扰她的“静养”。倒是白若隐,有事儿没事儿的下山来找她斗斗嘴,可每次都会被云清逸清幽的眼神无声的赶出房间。

  就这样,直到她身上的绷带光荣下岗的第二天上午,她突然从床上跳起来,大吼一声:“我要怒放!”

  然后一边哼着“我们的祖国是花园,花园里花朵真鲜艳……”一边边向厨房飞快的跑去。

  》》》

  “吃饭啦!吃饭啦!”

  一个高分贝的女声划破了连续平静了好几日的玉王府,不一会儿,大厅里就出现了三俊个男两个美女。当他们看到正在哼着歌曲张罗饭菜的某女时,都露出了惊讶的神情。

  “小月儿,你又复活啦?”叶茹一把拉过她上下打量着,嗯,很正常,不像从精神病院里跑出来的。

  某女翻了翻白眼,“什么叫复活啦?姑娘我一直都活得好好的。请注意你的用词,别丢了辛苦教育你十几年的语文老师的脸。”

  “你还好意思说?”叶茹哀怨的瞪着她,“也不知道是哪个大小姐前几天还是一副要死不活的样子,害得所有人都跟着情绪低落,连玉王府的天空都变成了灰白色。”

  不会吧?她有那么大的影响力吗?水映月停下手中动作,转头看了看在场的所有人,只见他们都正看着自己,脸上皆有担忧之色,尤其是花妖,眼中还有着深深的自责。

  这几天来,花妖几乎是寸步不离的照顾她,还亲自下厨做药膳给她吃。可是,她却只顾沉浸在自己的思绪里,忽略了花妖眼中的疼痛与自责。

  水映月只觉得心中一热,鼻子一酸,紧接着愧疚之心油然而生。

  不是有人说过吗,失去后才懂得珍惜。所以她更因该珍惜眼前的一切。她的花妖,她的朋友,她的古代生涯,她所拥有的一切一切。

  既然选择了,就不要后悔!

  老爸老妈,月儿在这里很好,请不要担心,请不要难过,月儿会一直幸福的生活下去的。

  水映月吸了吸鼻子,露出个大大的笑脸看着大家,“我没事了,真的!谢谢大家的关心!”

  “月儿……”有人还是不放心。

  “安啦~我真的没事了!”她跳过去拍了拍楚寒的肩膀,“要知道,我可是出了名的打不死的小强,生命力极强,活力指数极高,连阎罗王见了我都会自动绕道。再说,人家也是女孩子嘛,当然也会有女孩儿家的心事咯~” 说完,还故做娇羞状的扫视了众人一眼。

  众人一愣,然后都露出了会心的微笑。其中某女却笑得很不客气,还用手指着她,“就你?还女孩儿家的心事?别笑死我了,行不?”

  水映月不满的白了她一眼,“干嘛,不服气啊?人家可是标准的人见人爱花见花开车见车载的宇宙超级无敌优质美少女,怎么会没有女孩儿家的心事?”

  见她一副脸不红,气不喘的认真摸样,众人都大笑起来,整个玉王府都笼罩在一片愉快的笑声之中,一扫几日来的沉闷。

  这时,从门口传来一个带着笑意的好听声音:“什么事情这么开心啊?在下可是在门外就听到笑声了。”

  见来人,水映月跑过去拉住他的袖子,开心道:“小若若,你来得正好,可以免费尝到我大师级的厨艺了。”然后扫了眼笑得很没形象的众人,把头颅一抬,“别管他们,让他们继续笑,最好直接把肚子笑破,就不用再来和我们抢白食了。”

  “月儿此话差矣!”凌飞扬边笑边道:“不是有人常说‘笑一笑,十年少’吗?我们这一笑,可是足足年轻了十岁,胃口自然大开。美食当前,岂有不吃之理?”说完,率先入座,其他人也跟着入了座。

  “那在下也不客气了。”白若隐也屁癫匹癫的跑过去入座,毫不客气的大吃起来,只剩水映月站在门口干瞪眼。

  这群人脸皮也太厚了吧?那满桌子的菜可是她辛苦劳动的成果呢,她这个大功臣都还没开口,他们倒很自觉的享受起来了。最可恨的是,还把她凉在一边,真是太可耻,太没良心了!偶鄙视你们!

  “在下还不知道,小月还有着光看就能看饱的能力。”白若隐调侃的声音响起,其他人也煞有其事的跟着点头附和。

  水映月气得牙痒痒,正要发作,却眼睛一转,露出甜美的笑容。只见她款款的走到白若隐的身后,腿一抬,脚一伸,某人立刻连人带凳的一起躺在了红色的地毯上。

  帅哥啊,那姿势,那动作,太优美,太潇洒,太……让人忍不住拍手叫好了!

  “哎呀~小若若,你没事吧?我可不是故意的。”水映月无辜的眨了眨眼睛,“要知道,子曾经曰:多吃饭,少说话,以免祸从口出。俗话说:不听老人言,吃亏在眼前。更何况还是圣人的教诲呢?这不?现实报来了吧?”

  说完,优雅的转身,尽自走到云清逸旁边坐下,提起筷子好心情的吃起来。嗯,不错,色香味具全,自己的厨艺是越来越好滴说。

  白若隐凤目中闪过笑意,站起来理理衣服重新坐下,继续与美食奋斗,脸上丝毫没有尴尬在意之色。其他人见状,也都宽下心来,皆对他露出赞赏的眼神。

  》》》

  “对了,月儿的伤势已经痊愈了,那我们也该告辞了。”饭后,云清逸对着众人淡淡的说道。

  众人一惊!该来的还是会来的,只是没想到如此之快。难道他们真的就要再次分开了吗?

  凌飞扬睫毛轻闪,飞快的看了水映月一眼,然后问道:“不知两位此行可有目的?”

  水映月刚要回答“没有”,却被云清逸抢先:“有,我们要去祁茫山。”

  咦?他们要去祁茫山吗?她怎么不知道?花妖有给她商量过吗?还有,祁茫山到底是什么地方?他们为什么要去那里?

  面对她疑问的眼神,云清逸只是勾起嘴角淡淡一笑,眼中却闪过复杂。

  “祁茫山?”凌飞扬和楚寒都皱起了眉头,“那不是吞日王朝的圣山吗?两位为何要去那里?”

  什么?在吞日王朝?还是圣山?水映月悠的瞪大了眼睛。这个花妖,葫芦里到底卖的什么药?

  云清逸依然笑得风轻云淡,“在下想去寻找一种草药,这种草药只有祁茫山上才有。”

  哦,原来是这样。水映月恍然大悟。花妖要去找草药,她陪他一起去就是,何必搞得这么神秘?也好,她来古代这么多次了,还没去吞日王朝玩过呢,正好去看看夜冥所统治的土地到底是啥样。

  “吞日王朝与银星王朝正处于战事紧张状态,恐怕你们不好入境吧?”

  “这个就不用你们担心了,”水映月神秘一笑,“山人自有办法!”既然已经决定了行程,她当然要表现积极咯。

  可两位武林公子还是不太放心,“听说祁茫山常年温暖,树木郁郁葱葱非常茂盛,山上的泉水也是终年温热,是一座奇山,被誉为守护吞日王朝的圣山。历来,吞日王朝的皇帝都下令禁止任何人靠近此山,违者格杀勿论。你们此次前往,定会遭到诸多阻碍,不如,让我们陪同一块前往。一来,多个人多份安全的保障,二来,也好满足我们对祁茫山的仰慕之情。”

  “这……”

  “我也要去!”叶茹站了起来,面对水映月认真的说道:“小月儿,你不会扔下我一个人就跑了吧?再说,我也只是个假王妃,才不想一直呆在这个王府呢!而且,玉王爷说过,若我想离开,随时可以离开。”

  “这……”

  “我也想去。”天双柔柔的说道:“我不想和月姐姐分开。”

  “这……”

  “我也去吧。”白若隐也不甘落后。

  什么?你也去?其他人都纷纷看向他。现在已经有三个大拖油瓶了,你又何必再来多添一个?

  只见他笑得一脸阳光灿烂,缓缓的开口道:“因为,在场的人中,恐怕只有在下最清楚祁茫山的具体位置了。”

  是这样的吗?水映月转头看向其他人,见他们都轻轻点了点头。她歪着头想了一下,然后站起来大声说道:“那好,我宣布,祁茫山旅游团正式成立!团长花妖,导游小若若。现在,大家各自回去准备,明天一早,玉王府门口集合,迟到的算是自动弃权!礼毕,解散!”

(第二卷 血之契约)第十四章 收拾心情,新的旅途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