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卷 血之契约)第十八章 羊入虎口

    正在与黑衣人缠斗的云清逸,突然觉得心中一凛,一个不祥的预感升起。皱了皱眉,瞳孔蓦的收缩,眼中露出冷冷的杀意。

  “楚兄,你先行去追月儿他们,这里的人就交给我了!”

  楚寒看了他一眼,点了点头,施展轻功快速向林外飞去。刚出树林,便听到从树林里传来一阵笛声,他的身形微颤了一下,然后以更快的速度向前飞去。

  片刻后,笛声嘎然而止,接着,一个青色的身影从里面串了出来。

  树林里,横七竖八的躺着黑衣人的尸体,只见他们眼球突出,七窍流血,死状极其惨烈。

  看着已经追上自己的云清逸,楚寒心中暗自赞叹,好俊的轻功。可当他看到路边空空的马匹时,心瞬间就凉了下来。

  棕色的马,上面还有着他和叶茹的包袱,可是马上的两人已经不知去向。

  云清逸绝美的脸上罩起了一层寒霜,因为他看到了水映月的马正躺在长坡之上,被一块突起的石头挡着,马头已经碎裂,血与脑浆流了一地。

  是他的疏忽,他早就开始怀疑了,为什么还要让白若隐带着月儿她们离开?

  “楚兄,麻烦你回去通知银兄,让他帮忙寻找月儿他们。”

  “那你呢?”

  云清逸翻身上马,“我继续去圣山。”话音刚落,马已奔出几丈之外。

  楚寒愣住了!他刚才说什么?他说他继续去圣山?三个朋友生死未卜,他居然还要继续去圣山?更何况,三人之中还有月儿?

  这一路来他就觉得怪怪的,那个平时除了对月儿外什么都漠不关心的他,那个冷淡得总是看不出任何情绪的他,眼中居然时不时的闪出焦虑之色。

  能让他露出如此神色的只有一个理由,那就是与月儿有关。

  他说他要去圣山找一种草药,难道是月儿得了什么病?还是中了什么毒?

  不容多想,楚寒施展轻功往回奔去,当他刚奔入森林,一个紫色的身影挡住了他。

  只见他一身淡紫纱衣如雾如幻,浓眉天生含情,一挑一蹙风情万种,一对修长的凤眼闪着高贵又睿智的光芒,挺直的鼻梁下是张正噙着愉悦笑容的嘴唇。

  见来人,楚寒心中大喜,“白兄,原来你没事,太好了!对了,月儿她们呢?”

  白若隐但笑不语,慢慢向楚寒走去,脚步轻盈。忽然,他右手一抬,一把匕首就已刺入了楚寒的心脏。

  楚寒不可思议的瞪大眼睛,惊愕的看着眼前依然笑得愉悦的人,完全不相信刚才一瞬间所发生的事情。而后他连忙向后串出一丈,点掉身上几处大穴,阻止鲜血的外流。

  白若隐凤目中闪过嘲弄,袖中滑出一只银箫,在手心轻轻拍打着,嘴角笑容异常浓烈。

  见银箫,楚寒眼神一凛。

  “无缺公子?!”

  白若隐嘴角的笑容更加浓烈了,然后一步一步的向脸色苍白的楚寒走去……

  》》》

  痛,头痛手痛背痛腿痛脚痛……总之,浑身上下都在火辣辣的痛,想伸手抚摩痛处,却发现双手已被粗粗的绳子反绑着。

  水映月蓦的睁开眼睛,还没看清楚所处环境,眼前又是一黑。她忙闭上眼睛,等待那阵黑暗过去,再缓缓的睁开眼睛,艰难的坐起来。

  这里是一个小帐篷,和电视上军营帐篷差不多,不过十分简陋,地面潮湿,除了她身下的一堆干草外再无它物。

  若她猜想不错,这里因该是吞日王朝大军的驻扎地。

  很明显,她是被俘虏了。

  根据昏黄的光线判断,现在已是日落夕山,那她是足足昏迷了好几个小时了。

  连忙低头检查自己的身体,还好,除了衣服破烂外,并未暴露出丝毫女儿身特征。要知道,这里可是母猪赛貂禅的军营,她是俘虏,若暴露性别,那下场可是非常凄惨的。

  糟糕,头发,头发散了,会不会被认出来?

  “呵呵,花妖和夜冥的头发都比我长,还长得比我漂亮,因该不会被认出来吧。”此时的阿Q精神可是很重要的。

  不知花妖他们怎么样了?有全身而退吗?小叶子和小若若是看着她摔下来的,他们肯定会来救自己的。

  不过,她不能就这样等着他们来救,这里可不比冥火教,这里可是几万大军的军营,她不能把他们再拉入陷境,她必须自己想办法出去。

  怎么出去呢?对了……

  “进去!”

  一个粗暴的声音打断了她的思考。接着,一个紫色的人影被推了进来,一个踉跄,扑倒在地上。

  她不可思议的看着趴在地上的人。

  “小若若?”

  “小月?”

  地上人抬起头看着她,凤目中有着惊喜,嘴角也挂起了笑容:“原来你没事,太好了!”

  她挣扎着起身走到他的旁边,每一个动作都牵扯着身上的痛处,痛得她龇牙咧嘴。

  “你……你怎么也被抓了?对了,小叶子呢?”

  白若隐调皮的眨了眨眼睛,“在下是来救你的啊,至于小茹,因该和云兄他们在一起吧。”

  “救我?”水映月瞪大了眼睛,“那你怎么也被抓啦?”

  “哎~!一失足,成千古恨啊……”

  “臭小子,你们聊完没有?聊完了就该回答本大人的问题了。”刚才那个粗暴的声音打断他们。

  水映月这才发现门口站着一个身穿盔甲的持刀男子,身材中等,满脸横肉,看着两人的眼中有着深深的鄙视。

  鄙视?水映月对他轻蔑一笑:“臭小子?谁是臭小子?你有见过像我们这样英俊潇洒,貌比潘安,风流倜傥的臭小子吗?说话要注意用词哦,大~人~”

  男子一愣,脸色开始发青,口气更加不善:“别敬酒不吃吃罚酒!说,你们是不是玉面王爷派来的奸细?”

  噢,MYGOD!又是奸细?水映月努力的翻白眼,再努力的翻白眼,再再努力的翻白眼。拜托,能不能换点新鲜的?过时啦,大哥!还敬酒呢?把他们五花八绑的扔在这里,就是所谓的敬酒?

  白若隐坐在地上也是一脸的好笑,凤目中闪过嘲弄。

  男子见两人皆一副不以为然的样子,火气是不打一处来。他几步走到水映月面前,一把抓住她的衣领,恶狠狠的道:“臭小子,老子最讨厌的就是你这种娘娘腔了!快说,不然别怪老子手下无情!”

  水映月毫不示弱的瞪着他,冷冷的开口道:“夜冥在哪里,我要见他。”她不想再与这种人做无谓的纠缠,她必须先确保她和白若隐的安全,其他的事情,以后再来想办法。

  谁知,男子听了她的话反手就给她一巴掌。“放肆!皇上的名讳岂是让你这种俘虏随意叫的?”

  “啪”的一声,她的脸上立刻就多了一道红红的五爪印,嘴角流出血丝。

  白若隐笑容冻结,呼的站起来,眯起了眼睛。

  水映月皱起了眉头!从小到大,她何曾受过这种侮辱?虽然这一巴掌打得她头昏眼花,眼前直冒星星,可她还是毫不犹豫的一头撞向男子。

  男子显然没想到她会有这样一招,身形不稳,向后退了几步。还没等他站稳,水映月又一抬脚踢在他的“重要部位”上,痛得他弯下腰,双手抱着痛处“哇哇”大叫,手中的刀也落在了地上。

  水映月快速的把刀踢给白若隐,白若隐迅速蹲下身,用绑在身后的手把刀拾了起来。

  “快,快帮我割开绳子!”水映月与白若隐背靠背。

  “这……会伤到你的。”白若隐有些犹豫。

  “不管了,快割!不然一会儿命都没了,一点小伤算什么?”她提醒他目前的状况对他们可是大大的不利。

  果然,男子的叫声立刻引起了门口士兵的骚动。

  “将军,出什么事了?”

  门布被掀开,进来几个提刀的士兵。他们看到到男子的样子都大吃了一惊,然后忙过去扶住他。

  “怎么了?将军?”

  “还站着干什么?还不快去宰了这两个奸细!”显然,男子已经恼羞成怒。

  士兵听了命令后,先是一愣,接着都挥刀向正在努力割着绳子的两人砍去……

(第二卷 血之契约)第十八章 羊入虎口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