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卷 血之契约)第十七章 伏击

    天蒙蒙亮,一行人就要再次出发了。银涯刚要吩咐打开城门,就听到急报,居然是从天月王朝传来的。他心中一凛,难道计划失败了?严肃的看完信的内容后,轻轻的松了口气,可最后依然皱起了眉头。

  水映月本来还靠在云清逸肩膀上继续与周公下棋,谁知一个媲美公鸭嗓子的“报——”直接把她从棋盘面前拉了回来。

  “怎么了?”

  银涯把信递给了她。

  不是军事机密吗?她狐疑的接过来看了下,眉头也跟着皱了起来。

  她再把信小心的递给了天双,眼神复杂。天双奇怪的接过信,看了内容后神情大变,泪水在眼中转啊转,终于忍不住掉了下来。

  水映月走过去搂住她,柔声道:“天双,别难过了,还是早点回去吧,说不定还能见到你母妃最后一面。”

  就凭这一句话,大家就猜出了信的内容,都一脸同情的看向天双。天双没有说话,只是眼泪“叭叭”不停的往下掉。

  还有什么比无声的哭泣更让人揪心的?看到天双的样子,水映月突然想到自己的父母。如今他们和自己分隔两个时空,若有一天,他们病了,或者老了,那她岂不是无法照顾他们,甚至连最后一面都见不到?

  想到这里,悲从心来,眼泪也跟着“叭叭”的掉了下来。再看看叶茹,也好不到哪里去,眼睛早红得跟兔子一样。两人对看一眼,终于忍不住“哇”的一声大哭起来。这一哭,就是惊天地,泣鬼神,风云皆变色。

  几个大男人哪里见过如此阵势?赶紧手忙脚乱的安慰着。谁知,不安慰还好,一安慰,两人哭得更加厉害,连天双掉泪的频率也提高了200%。

  就在众人不知所措的时候,空中突然响起优美的笛声。笛声丝丝萦绕,柔和婉转,似母亲温柔的双手,又似父亲关爱的眼神,轻轻抚摸着伤心的人儿。

  三人渐渐的停止了哭泣,沉浸在笛声所带来的那份熟悉的温暖之中。

  哭过了,心也平静了。

  水映月慎重的把天双交给凌飞扬,让他送天双回去。凌飞扬也没多做推辞,只是深深的看了她一眼,眼中夹杂着太多复杂的情愫。然后凝眸,转头,“驾”的一声,带着天双远离了这个让他牵肠挂肚了三年的女子……

  看着马车与护卫渐渐消失在视线中,水映月转过头来认真的对叶茹说道:“小叶子,如果你想回去,那我无论如何也会帮你找到回去的方法的。”昨晚小叶子回到房间抱着她就是一阵痛哭,她当然也明白了原因。尤其是小叶子毫不犹豫的把那颗珍珠还了给她,她就知道小叶子已经决定彻底的放弃对小银的感情了。她相信自己的好友,所以她尊重她的决定。现在,小叶子在这里已经没有什么牵挂了吧?

  叶茹淡淡一笑,“如果能找到方法,那是再好不过了。只怕,没那么容易吧?带我们来的那根白玉簪不是同你的手链一样消失了吗?”

  水映月安慰她:“放心吧,这古代什么都没有,就是宝贝多,高人也多,说不定哪个宝贝或者高人就能帮你回去。”

  “那你呢?你真的不打算回去了?”

  “我……”水映月转头看了眼云清逸,只见他对自己温柔一笑。

  “到时候来说吧,先找到方法再说。”这里有着她太多的牵挂,那些与她同生共死的朋友,她还没亲眼看到他们获得幸福,怎么可能自私的和花妖一走了之?

  她们的对话是什么意思?另外几人都不解的看向她们。回去?是回家吗?为什么听起来她们一旦回去就不会再出现一样?想到这里,几人的心中皆一阵恐慌。

  月儿的身份本来就是个迷,就像她的突然出现与突然消失一样。她曾经“死”过一次,然后又消失过一次,没有人知道是什么原因,云清逸也闭口不提。难道小茹也同月儿一样?突然出现,又会突然消失?

  楚寒漂亮的眸子里闪过哀伤,然后第一次那么不顾矜持的盯着叶茹看,似乎想要把她看到灵魂的最深处。

  我说寒寒啊,光看有什么用啊?赶快行动啊!尤其是在一个女人刚失恋的时候,乘虚而入是最好的方法啦——某女子很无耻的想到。

  “好了,我们也出发吧。”

  》》》

  一行五人骑着四匹马出了城门。为什么是五人四马呢?首先,马车奉献给悲伤欲绝的天双公主了;其次,小叶子不会骑马;最后,也是最重要的,某女希望寒寒能用他那颗温柔温暖温和的心来感动小叶子,进而再凑成一段神仙卷侣,那样,即使她们回不去了,小叶子也会有个好归宿。嘿嘿,那不是一举两得吗?

  所以,理所当然的,叶茹与楚寒共乘一匹咯。寒寒啊,做妹妹的只能帮你到这里了,其他的,还是要靠你自己好好的努力了。小叶子,别怪做朋友的不厚道,不是,是太过关心,才把你往虎口上,不是,是羊皮上送。羊皮多软啊?肯定会让你舒服得舍不得离开的。

  一路北上,视野变得越来越宽阔,就在他们认为已经进入狼原的时候,却进入了一个十分幽深的森林。

  “穿过这个森林就是狼原了,大家小心一点。”白若隐出声提醒,此刻的他脸上已没有了惯有的笑容。

  森林是布置机关陷阱的最好地方,更何况还是在两国交战的紧张时刻?于是,大家都放慢了马速,一边观察周围的形势,一边小心的前进。

  随着森林的深入,光线越来越暗,四周静得出奇。水映月只觉得背脊发凉,手心直冒冷汗。突然,一只温暖的大手包围住了她的手,她的心马上就安定了下来,然后转过头去,对着与她并驱而行的云清逸灿烂一笑。

  仿佛在黑暗中走了一个世纪般,终于看到森林的出口了。就在大家都暗自松了一口气的时候,一群黑衣蒙面人突然串到了他们的面前。在水映月还来不及帮他们喊出“打劫”的经典台词时,黑衣人已用闪电之势向他们攻击过来。

  哇哇,果然是会叫的狗不咬人,这些不会叫的狗才真TMD的凶悍!

  云清逸和楚寒同时腾空而起,玉笛在半空划出一道美丽的狐线,冲在前面的三个黑衣人便口吐鲜血硬生生的倒退了好几步,在他们还来不及站稳脚的时候,一股强劲的掌风袭来,直接把他们震倒在地,再也爬不起来。

  对方一惊,显然没想到两人功力居然如此深厚。不过,他们并没打算就此罢手,反而一拥而上,把五人团团围住。

  水映月这才发现,躲在林中的黑衣人居然有三四十人之多,而且个个训练有素,眼神都像野兽般发着冷光。显然这群黑衣人并不是普通的山贼,而且他们的目的也并不是抢劫那么简单。

  她与叶茹对看一眼,心中有着不好的预感。

  楚寒一边盯着黑衣人一边对云清逸说道:“云兄,你先带着月儿他们突围,在下来断后!”黑衣人太多,月儿他们三人不会武功,难保会照顾不周,最好的方法就是先让他们离开这个危机四伏的森林。

  “不行!”喊出这话的是水映月。

  “对方人太多,你一个人应付太危险了。”云清逸也赞同的点了点头。

  不容他们犹豫,黑衣人再次攻击上来,云清逸和楚寒只好迅速反击。眼看黑衣人攻势一波强过一波,楚寒眼中露担忧之色。若只有他和云清逸两人,应付这些人是不成问题,问题就在于,他们还要保护三个不会武功的人。

  “这样,就让在下带着两位姑娘先行突围,劳烦两位给我们开路。”白若隐说出了自己的建议,见云清逸和楚寒点了点头,不容刻缓,翻身下马,再换到叶茹的坐骑上。

  楚寒双掌齐发,并不是向黑衣人,而是向三匹空马。马儿吃痛,疯狂的向林外奔去,在黑衣人中冲开了一条道路。趁此机会,白若隐与水映月双脚驾马,狠挥马鞭,如离弦之箭般,冲出树林。

  黑衣人一惊,刚要上前阻拦,却被云清逸飞身挡住了去路。

  重见光日的三人也不敢有丝毫停留,反而加重马鞭,让马儿在山道上以最快的速度奔跑起来。

  此时,他们正在一条弯曲的山道上,左面临山,右面是一个很陡很长的坡,坡下便是一望无际的草原——狼原。还能看到如馒头大小般的帐篷,一个挨一个,非常壮观。

  这里定是夜冥大军的驻扎之地了!

  难道刚才那群人也是夜冥派来的?可是,他为什么会派人来杀他们?

  突然,水映月觉得眼前一黑,心中暗喊不秒,还来不及勒住僵绳,就连人带马的向长坡冲下去。由于坡太陡,马儿速度太快,两只前蹄同时跪下,水映月整个身体就被甩了出去,重重的落在地上,然后又顺着长坡滚了下去。

  “小月儿——”叶茹又惊又恐的看着好友,白若隐连忙勒住马跳了下去。

  叶茹刚要下马,却见一个紫色的人影在她眼前一闪,她便晕了过去。

(第二卷 血之契约)第十七章 伏击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