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都是病,都得治

  “我当然伤心。”

浅凝想也不想直接脱口而出。

“那不就得了,我们只是过去让他们没饭吃,也许几次下来,他们就知难而退了,就不杀师父,怕了,走人了,为师也不用面对面的和那些人打打杀杀了,他们也不死,为师也不用费脑筋去打架,多好。”凤非染风华绝艳的柔柔的给浅凝洗脑,心思单纯的浅凝听着,还真信了。

浅凝想了想,这个办法的确很好,“确实是个好办法,那师父,我们该去做什么?”

浅凝睁着亮晶晶的大眼睛看向凤非染,凤非染但笑不语。

用做伙房的帐篷前,有忙忙碌碌的厨子和女人,即使实在伙房打杂的,也人人带着兵刃,看来这些做饭的也都是习武之人,还有威风凛凛的侍卫,不容小觑。

浅凝看着寒光闪闪的大刀,不由得倒抽了一口气,还好在没发出声音之前,被凤非染堵住了。凤非染示意浅凝不要说话,浅凝会意点了点头,凤非染这才松开浅凝的手,如玉修长的指尖轻轻弹了几下,在伙房外面的忙碌的人,和把守的侍卫纷纷定住,洗菜的大妈一手拿着菜,张大嘴巴,滑稽可笑;劈柴的小厮高举着斧头,脸上表情诡异,那闪着寒光的斧头刃还停留在在半空上,很是吓人;高大威猛的侍卫,还是一脸严肃的样子,和木头一般无二……

“师父,你会变戏法吗?”

浅凝不由得惊呼出声,忍不住去摸摸洗菜大妈的脸,滑滑嫩嫩的,手感还不错……

“凝儿,别乱跑,跟在为师身后,这里很危险。”

凤非染妖媚低沉的声音传来,浅凝点点头,听话的跟在凤非染身后,生怕一个不小心给师父添乱。

凤非染和浅凝趴在门口,看着里面忙碌的十几个人,凤非染玉指曲直间,十几人纷纷倒下。

“师父,他们不会死了吧。”

看着一连倒下十几个人,浅凝被吓了一跳,小脸刷白。

“为师这么仁慈,怎么会杀人呢,他们只是晕了而已。”凤非染撇了撇嘴,只是杀几个人而已,他的小呆瓜怎么大惊小怪,只是放倒了几个人,瞧瞧,把他的小呆瓜吓成什么样儿了。

胆子太小,心太善,都是病,恩恩,都得治。

“还好还好,阿弥陀佛,阿弥陀佛……”

浅凝心有余悸的抚了抚胸口,念起咒语来,絮絮叨叨的,没完没了。听得凤非染直头疼,他的徒儿,怎么能和他最讨厌的道士和尚同流合污,凤非染暗暗下决心——

对待顽劣不化的小呆瓜,就应该使用非常手段,才能成才,才不会给他丢脸。

要知道凤大尊主,可就靠着这张面皮活着呢。

徒弟给他丢脸,和打在凤大尊主脸上一巴掌,没有区别。

凤非染想着归想着,正在已经拉着自家小呆瓜,大摇大摆的走进了厨房。

“小呆瓜,想吃什么随便吃,吃不了我们打包,你有半个时辰的时间。”凤非染看了看天色,半个时辰就会有人来取饭吧。不过,他相信自家小呆瓜的速度,一定不会陪了的。

都是病,都得治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