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就知道吃!

  “饶你这一回,还有下回?”

如画的浓眉一凝,凤非染的声音轻轻浅浅。

“有,不是,是没有。”浅凝猛然摇了摇头,捂住嘴巴,生怕在说错话,惹师父不高兴,自己又没肉吃了。

凤非染再次扶额,他千挑万选,怎么就选了一个小呆瓜当徒弟呢,枉费她一世英名。

“过来。”如玉的手指勾了勾,凤非染示意浅凝过去。

“哦。”浅凝应了一声,战战兢兢地走到凤非染面前。

凤非染一手捏起浅凝的下巴,看着浅凝的脸,左右端详,浅凝屏住呼吸,连个大气儿都不敢喘。

“禀报尊主。”

一个黑衣男子凭空出现在桌案前,双手抱拳,声音生冷。

“黑雾,怎么了?”

“回禀尊主,长宁山的臭道士不知怎么组织了一种武林人士,现在正驻扎在扶摇山下三百里出,看似诡异。”黑雾禀报道。

“啪”的一声,凤非染一拍桌案,“真是一群难缠的牛鼻子,本尊不就是去借用了他们的武功秘笈吗?真是小气。”

黑雾抽了抽嘴角,难怪那些牛鼻子这么倔强,非要血流了扶摇宫不可,“尊主,还是早作定夺的好。”

“小呆瓜,有没有兴趣跟为师去看看啊。”

凤非染耷拉着二郎腿,不但没有一点儿紧张的神色,一副玩味的看向浅凝。

“好玩吗?”

浅凝看师父不说要自己去柴房劈柴了,一双大眼睛中一闪一闪亮晶晶,直冒金光。

“好玩。”

“我要去我要去!”

浅凝丝毫不知那边的危险,一听好玩就来了兴致。

所动就动,凤非染历来雷厉风行,说干就干,带着浅凝,直接袭向了以长宁山为首的武林正道人士的大营,看着大营某处炊烟渺渺升起。

“师父,那里一定是伙房。”

浅凝一针见血的说道。

“你个小吃货,就知道吃!”凤非染直接给了浅凝一个暴戾。

“好疼。”浅凝不满的揉着脑袋,她又没说错话,师父干嘛打她。

而当浅凝再次看向凤非染的时候,却发现凤非染的一双流光溢彩的凤眼久久凝固在升起渺渺炊烟的地方,浅凝不屑撇嘴,“师父不也是想着吃,我还没吃早饭呢,饿死了。”

“小呆瓜,想不想吃早饭?”凤非染突然道。

一听吃早饭,已经对这里没了精神的浅凝,瞬间瞪了一双好看的杏眸,一副讨好的冲凤非染笑,一副原来如此的样子,对凤非染说,“俗话说得好,民以食为天,师父没吃早饭,也饿了吧。”

“你哪里来这么多歪理,不过,貌似也对,小呆瓜,我们去要他们吃不到早饭,怎么样?”凤非染的视线终于从不远处的炊烟上收回,看着浅凝,嘴角上弯起绝美的弧度,看得浅凝毛骨悚然。

“师父,这不好吧。”浅凝连忙摇头,“我们不吃饭饿得慌,那么多人不吃饭,一定会很难受很难受的,石爷爷说过,为人不能助纣为虐。”

凤非染泼墨似的浓眉一凝,“这怎么是助纣为虐呢,这些人都是来杀师父的,如果师父死了,你伤不伤心?”

就知道吃!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