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师父,凤字好难写的

  “小呆瓜,你够了!”

终于,凤非染僵持不下去了,一声力喝。

“我不够!”

浅凝腾了一下子站起来,因为气愤,小脸变得红彤彤,如果不是现在倔强的样子,红彤彤的小脸蛋,加上本就萌萌哒的鹅蛋脸,一定可爱到爆。

只是,现在没有人有心情去看。

“浅凝,你别认为为师宠你,你就可以胡来。”凤非染一脸严肃,依旧风华绝艳的声音显得有些许冰冷。

“我没胡来,我只知道浪费粮食是可耻的!”

被凤非染的气势一阵,浅凝一双大眼睛不由得蒙上一层氤氲水雾,声音也弱了下来,刚刚的敌视,瞬间化成了小鹿般可怜巴巴的小眼神,盯着凤非染。

“只是一些吃的而已,扶摇宫不缺这个。”凤非染无所谓的说着,被浅凝盯得不舒服了,冲浅凝勾了勾如玉的手指,“过来。”

浅凝没骨气的过来了,“师父——”

凤非染捏着浅凝的小下巴,睨着浅凝带着泪痕的小脸儿,不忍直视,但还是坚持直视些浅凝清澈灵动的杏眸,“小呆瓜,你给为师记住了。”凤非染突然一顿,又道:“贪吃可以,喜欢吃肉也可以,但必须适可而止,别把你呆呆的小模样拿到外面丢脸去,为师可丢不起你这个人,听到没?”

“师父,什么叫适可而止?”

浅凝大眼睛无邪的盯着自家师父的脸,虚心求教。

凤非染面皮一黑,额角三条黑线滑下,他怎么忘了,自家小呆瓜不识字,成语是什么意思不知道可正常,“搬把椅子过来,认真看着,学不会不给你羊奶护肤。”

浅凝一看师父不生自己的气了,还有羊奶喝,一乐,屁颠屁颠的搬了把椅子过来,坐在凤非染身边,不同早上一样溜号,认真看着,照着师父写得样子涂鸦。

“不是,这是这样。”凤非染不厌其烦的纠正着。

“师父,这是什么字啊,好难写。”浅凝忍不住抱怨出声。

“这是凤字,为师的姓氏,你必须学会,别到时候你出去人家要你把为师的名号报出来,你一个字都不会写。”

浅凝偷偷翻了个白眼,报出师父的名号用嘴就可以了,谁要用写的啊。

“这回跟着为师的手写,再学不会,不准吃饭!”

说着,凤非染卧起浅凝紧紧攥着毛笔的小手,也不嫌弃浅凝沾着墨迹的手脏,凤非染握着浅凝的小手,一笔一划的把一个“凤”字写好,“这回会了吗?”

“我试试。”

浅凝说着,自己拿起毛笔,又在宣纸上涂鸦起来。

凤非染看着不成样子的“凤”字,无语扶额,总算有个“凤”字的样子了,凤非染还算欣慰,“把这个字写一百遍,写好我检查。”

“啊?一百遍!”浅凝当即傻眼了,瘫软在椅子上,黑心的师父,要不要这么虐待她。

“恩,一百遍貌似有点少,就你这水平应该写得还不好看,那二百遍吧。”凤非染拖着光洁的下巴,一本正经的说道。

“师父,凤字好难写的。”皱巴一张小脸儿,浅凝苦不堪言。

师父,凤字好难写的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