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保护为师?

  “保护为师?”凤非染诧异,有重复了一遍浅凝的话,看向浅凝稚嫩的小脸,扶手宠溺的揉了揉浅凝头上圆圆的包子髻,柔声道:“师父不用你保护,你保护好自己就行了。”

“这可不行,娘亲说过,做人要知恩图报,我现在穿的用的吃的全是师父给的,我用师父教我的武功保护师父是天经地义的。”

浅凝眨了眨清澈见底的大眼睛,认真说道。

“你娘终于教了你一句靠谱的话了。”

宠溺的刮了刮浅凝的小鼻子,凤非染欣慰一笑,如诗如画。

“我娘教我的一直很靠谱,只是娘亲现在不在了。”

想到娘亲离去时候的样子,浅凝灵动的眸子暗了暗,如果现在娘亲和她在一起,该多好啊。她过上好日子了,她再也不怕家里的姐妹们欺负她,再也不怕为了一口吃的,被打得遍体鳞伤了,再也不怕天冷没有屋子住了,可那个温柔美丽的娘亲已经不在了,为了维护她而被家里的姨娘们下令,被活活打死的,而那时,十岁的自己什么也做不了……

看着浅凝黯淡的眸子,凤非染也不知道怎么了,竟莫名心疼起来,拍拍浅凝的小脑袋,“别浪费时间了,我们开始吧。”

半个时辰过去了。

浅凝扎着明显不稳当的马步,头顶顶了一盆肉,脚下插着三炷香,翠竹林清凉无比,可浅凝还是满头大汗。

“师父,我都站了半个时辰了,可以吗?”

浅凝颤颤巍巍的声音响起,听着,就像遭到天大的虐待一样。

凤非染斜倚在软榻上,慢吞吞的吃着葡萄,喝着美酒,找就被人洗干净摘出一粒一粒的紫色大葡萄,放在一旁的矮几,凤非染吃葡萄,连手都懒得用,嫣红的薄唇一张,便立即有听话的葡萄飞过来。

何等悠闲,何等歉意!

正对着浅凝,凤非染就好像不知道一旁的小呆瓜在受苦一样,吃吃喝喝的越发肆意起来,浅凝就眼巴巴的看着,头不能动,手不能动,脚不能动,全身上下都不能动,浅凝直觉得自己的脖子僵掉了,胳膊啊,腿儿啊,全都不是自己了的。

“小呆瓜,你可想清楚了再动哦,你头上顶着的可是十斤鹿肉,”凤非染也不去看浅凝,嫣红的薄唇一张一合,说不出道不明的写意风流,“鹿肉啊,小呆瓜你没吃过吧,为师告诉你,鹿肉是什么猪肉啊,羊肉啊,牛肉啊,鸡肉啊什么的,在鹿肉面对,就全都没了滋味,那个鲜啊,嫩啊,特别是这种放养的鹿肉,鲜滑爽口,人间美味,只要小呆瓜你那么稍稍的一动,这一盆鹿肉这就毁了呢。”

浅凝咽了咽口水,坚持!

凤非染可能还嫌力度不够,又加了一句,慵懒低沉富有磁性的声音,滟滟飘来,“如果小呆瓜你能坚持两个时辰,为师就让扶摇宫里最好的大厨把鹿肉炖了给你补身子,就是不知道你这小身板,能不能坚持得住?”

保护为师?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