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为师父洗脱罪孽,早登极乐

  犹记得,那天临走时自家师父还优哉游哉的加了一句,“记得天天用羊奶香花沐浴,瞧你这黑漆漆的样子,一点儿都没有扶摇宫的风范。”

“恩。”

浅凝应了一声,灰溜溜的跑出轻云殿,回到自己的住处,浅凝一头扎进被子,半晌才回过神来,趴在被窝里感慨,“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鬼啊,”浅凝为了不让师父罪孽太深,第二天特意去找寒烟要了一本佛经,她回去默默研究了好久,只看懂了四个字“阿弥陀佛”,于是乎,在每次凤非染做了什么浪费食物的事情后,浅凝总是会在心里默念无数遍“阿弥陀佛”,希望这样可以为师父洗脱罪孽,早登极乐。

当然,这些都是凤非染不知道的,要是让凤大尊主知道的话,估计凤大尊主当场就得大口吐血,早登极乐了。

“每日鸡鸣时间起床,在后山跑十圈,再回来进行学习。”

凤非染慢悠悠声音飘入浅凝的脑子,浅凝一个激灵,回过神来,听了师父的要求,一张肥嘟嘟的小脸瞬间垮了下来,“师父,后山很大的,我走一圈都要半个时辰呢。”

“所以让你跑,没让你走喽。”

凤非染如是的说着,风华绝艳的声音好听入骨,他说得话,就似天帝的圣旨一般,一切的一切,就本应如此一样。

浅凝咬了咬嫣红的下唇,不甘心这样啊,弯唇一笑,向凤非染贴近,一步三扭的走了几步,浅凝自认为这是师父所喜欢的婀娜多姿的步伐,“师父是我路痴,后山那么大,我会迷路的,我要是走丢了,师父您还到哪里找凝儿这么乖的徒弟啦。”

“这天下,三条腿儿的蛤蟆不好找,两条腿儿的乖徒弟倒是有多是,不说外面吧,就说外面扶摇宫,那些个入门时间长的时间短的,哪一个不想做为师的徒弟,还有很多人,在这里一等等了好几年,只为见为师一面的比比皆是,所以啊,小呆瓜,你明白的!”说着,凤非染想浅凝抛了一个媚眼,风华绝艳胜铅华。

浅凝果断迅速闭上眼睛,还是被凤非染妖冶的媚眼一晃,不过很快回过神来,浅凝看装可怜不行,立马耷拉下脑袋,做抹眼泪的样子,继续执着的走悲情路线,“可是师父,十圈真滴会出人命的。”

“有黑雾看着你,不会出人命的。”

翻了一个白眼,凤非染的话很是无情,偏偏,好听得是那样妖孽。

浅凝咬牙切齿,睁着清澈灵动的大眼睛使劲儿瞪着软榻上,慵懒倚着的凤非染,紫色的长袍松松垮垮的搭在身上,雪白的锁骨露出来,说不出道不明的风情万种:为什么师父的声音这么好听,总是让她不自觉的服软。

“瞪着为师也跑步,你这么肥,会给为师丢脸的,还不快回去练字,午饭不想吃了吗?”泼墨长眉轻轻一挑,凤非染突然严肃起来。

“是。”

浅凝立即抖擞精神,大声应了一声,回去练字,只能把心中的不满强加在每个字身上,写得歪歪斜斜的一大篇……

为师父洗脱罪孽,早登极乐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