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白长了一张嘴

  “然哥哥,不用你为我求情,今天这条路是我自己选择的,你认容奉这个父亲,与我无关。”浅凝看向一脸焦急的容瑾然一眼,紧绷的小脸上微微动容,须臾,又恢复了紧绷的状态,明明一张粉雕玉琢的小脸儿,偏偏弄得深沉,浅凝看向容奉,一扬下巴,一副慷慨就义的表情,“我本以为武林盟主是以仁义为先,应该能听进去我的劝阻,我千想万想竟没想到武林盟主是你,既然如此,要杀就杀吧。”

“容浅凝,你以为老夫不敢杀你不成!”

容奉被浅凝气得握着剑柄的指节发抖,哗啦一声,运了内力拔剑向浅凝刺去,有如此逆女在,就是他一世英名的侮辱!

剑光冷凛,三尺青锋毫不留情,浅凝任命的闭上了眼睛,容瑾然要救人,奈何他和容奉的武功相差太远,人刚冲出去,容奉的剑便已到了浅凝胸前三寸之处,出手如电,到配得上武林盟主的称号。

“凝儿——”

容瑾然的声音声嘶力竭,在这个世上,凝儿是娘亲留给他唯一有价值的东西,他茫茫人海里大海捞针,才有了今日兄妹相见,他不想失去,那是他的亲生妹妹啊。

听到容瑾然的声音,浅凝紧闭的明眸睁开,刹那明亮了天地间的尘埃,浅凝长得不是最漂亮的,却是最纯真的,浅凝看着容瑾然,嫣然一笑,眉眼如画,阳光的折射下越发显得浅凝光华美好,“然哥哥,不必为我伤心,也许三年前我就应该随着娘亲去了,只是——世间太美好,我舍不得而已。”

说话间,锋利的宝剑已经快贴到浅凝的衣襟,浅凝的眼角上一行清泪滑下,她不想这么去了,肉肉太香甜,师父太绝色,事物太美好……

正在千钧一发之际,一条紫色的身影闪过,在空中一个完美的三百六十度大转身,刹那间流光溢彩绝艳了天地间,一袭紫衣潋滟,潇洒落地,正是凤非染。

“你个呆瓜!”凤非染没好气的把浅凝扔到地上,还不忘嫌弃的拍了怕手,慵懒不屑的声音在空气中流转,风华绝艳,在无数想把他碎尸万段的武林正派人群中,旁若无人的教训着浅凝,甚至连脸皮都懒得抬,“为师是怎么教你的,打不过你不会跑吗?跑不了你不会骂啊!白长了一个嘴,就会吃不会说话啊!拿出手给为师丢尽脸面,说不过,你不会报出为师的大名啊,我凤非染的徒儿,谁敢动!你个小呆瓜,你把为师的教导都吃到肚子里去了吗?!”

浅凝在地上打了一个滚,站起来拍了拍身上的尘土,除了皮肉有点儿疼之外,一点儿事儿都没有,揉了揉有些发疼的耳朵,浅凝耷拉着脑袋,自己大难不死心有余悸,被凤非染这么一骂,当即委屈了豆大的眼泪哗啦哗啦的往下掉,这会儿嘴也好使了,“我从小没吃过好吃的,就会吃怎么了?要我跑,这么多人把我团团围住我往哪跑啊……”

白长了一张嘴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