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容瑾然

  “哈哈哈!!!”

浅凝的话音还没落,一阵阵的大笑声传来,笑得浅凝一愣,一张粉雕玉琢的小脸被气得通红,浅凝一跺脚,大吼出声,“你们笑什么,你们不自称是名门正派吗?到我师父家门口欺负我师父,你们觉得脸上有光吗?别仗着你们人多势众,武功高强,就欺负我师父貌美心善,告诉你们盟主,本姑娘可不是心善的主儿,欺负人都欺负到这程度了,别以为本姑娘就能放过你们!”

“何人喧哗!”

一个温润的声音从大营里面传来,由远及近,一个青色的人影缓缓行来,那人玉树临风,青衣如画,腰间悬着一支碧箫,在阳光的照耀下,光华流转,晶莹剔透,那人见到浅凝也是一愣,随之显得比较激动,认出了浅凝来,“凝儿,你真是凝儿吗?”

“你是?然哥哥!”

见到容瑾然,浅凝也是一愣,自从三年前自己被家里的姐妹算计被丢到荒山野岭之后,对于这个在少华山庄里唯一一个同父同母的亲哥哥,她和然哥哥差五岁,然哥哥十几岁就出门闯荡江湖去了,自己和然哥哥唯一的接触,就是然哥哥每次回家都会给自己带些好玩的小玩意,每次回来的时日虽短,却对自己极好,然哥哥是父亲长子,也是唯一的嫡子,当年父亲少华山庄庄主容奉虽不喜欢身为主母的娘亲和自己,却对这个嫡长子格外喜爱。

“果然是凝儿!”容瑾然看到浅凝的惊喜仅在片刻,很快,因为看到走失三年的妹妹出现在自己面前的欣喜尽褪,“凝儿,这里是魔教的地方,你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然哥哥,什么是魔教?”皱巴着一张小脸,浅凝有些委屈的看着容萧,神色中尽是失望,原本以为然哥哥会与家里的兄弟姐妹们不同,然哥哥是喜欢她,毕竟自己和然哥哥是同一个娘亲生的,与那些人不同,现在看来然哥哥也和那些人一样吗?

浅凝清澈灵动的明眸上,蒙上了一层水雾氤氲水雾,嫉妒委屈的看着容瑾然,看来是她自作多情了,她只是一个在乞丐窝里摸爬滚打,整日里为温饱而奔波的小乞丐,然哥哥是谁啊,然哥哥是少华山庄的少主,武林盟主唯一的嫡子——

而她,只是一个弃女,世人眼中,一个微不足道的小乞丐。

看着浅凝委屈中带着星点自卑的眸子,容瑾然意识道自己让小丫头伤心了,不懂得哄女孩子开心的容瑾然身子一僵,伸手僵硬的摸了摸浅凝的小脑瓜,对两个守门的大汉道:“舍妹顽劣,让二位见笑了。”

“容少主,你确定没认错?”

一个大汉有些不相信的看看容瑾然再看看浅凝,虽然着小姑娘粉雕玉琢的煞是可爱,但少华山庄能有钱到日常随便一身衣服,就是千金一匹的蜀锦制成的吗?据他所知,也就武林盟主少华山庄庄主本人才有那么一件蜀锦制成的衣服,平时都舍不得穿,只有在重大的宴会上才穿,在魔教禁地,随时有送命的危险,盟主会舍得让自己的女儿穿这么好的衣服?

容瑾然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