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莫名心安

  看着一脸焦急的小呆瓜,凤非染淡淡一笑,在浅凝额头上一弹,“为师现在还舍不得小呆瓜去长宁山,但是……”

“徒儿一定会听话的。”捂着发疼的额头,浅凝诚恳的保证道。

“乖。”

凤非染满意点点头,如玉的大手揉了揉浅凝的包子髻。

“师父,那今天还用不用……”去厨房了,浅凝的话还没完,就被凤非染的注目礼中,硬生生的吞了回去,突然,浅凝又想起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也就是她今早负荆请罪的重要原因,“师父,昨天我爹……”

“容奉已经不是你爹了,不是吗?”

不待浅凝把话说完,凤非染绝艳轻慢的声音直接打断了浅凝的话,只要小呆瓜还是他的徒弟,小呆瓜是向着他这个师父的,小呆瓜的出身如何,凤非染并不在乎。在这世上,只要是他凤非染想要的东西,就没有得不到的时候,不论方式如何!

浅凝一愣,脑子里反复重复着凤非染的话,良久才开口,“师父,你真的不在乎?”

“你是你,容奉是容奉,如何能比较。”

依旧风华绝艳的声音在耳边懒洋洋的响起,在慵懒的声音中,浅凝莫名心安。

是啊,师父都不在乎她的出身,她又在这里别扭什么呢,自己给自己找罪受的苦差事,她没兴趣……

光阴似箭如梭,弹指一挥间,两年过去了,昔日贪吃单纯的小小女娃,已经长成了亭亭玉立的少女,举手投足间,却惹是没有大家风范。

“师父师父,快来尝尝,刚刚出锅的东坡肉。”

人未到声先至,一个小小人影在轻云殿门口出现,一身碧色衣裙如画,头上仍是梳着两个包子髻,照比两年前,浅凝却是张开了不少,只是这性子,哎,无半分长尽。

正在凤非染看着跑进来的浅凝长吁短叹的时候,浅凝已经把热乎乎的东坡肉放在凤非染面前了,浓浓的肉香,很是好闻,却闻得凤非染要吐,他吃这个东坡肉已经吃了一个月了,饶是再好吃的东西,总是吃也会腻的。

泼墨般的浓眉紧紧蹙起,凤非染直接扔掉了手中的毛笔,起身,下一秒,凤非染已经在一旁的贵妃软榻上躺着了,双眼紧闭,活生生一副熟睡的样子。

毛笔还在地上咯噔噔的滚着,而刚刚握笔的人,已经睡着了。

浅凝抽了抽嘴角,看着已然“熟睡”的师父,只好无奈的把东坡肉放在桌案上,走过去,双手环胸睨着榻上的凤非染,横眉冷对,好一副兴师问罪的样子,浅凝沉声开口,“师父,凝儿知道你没睡,别装了。”

“为师马上就睡着了。”

闭着眼睛,往软榻里缩了缩身子,凤非染做出打死也不起来的架势。

“师父,不吃饭会饿坏的。”浅凝皱眉。

凤非染躺在那里,一动不动,做出已然熟睡的样子。

“师父,师父,师父……”

浅凝又叫了几声,凤非染还是一动不动。

“哎,”叹息一声,浅凝泄了气,看来师父是不喜欢她了,想着想着,浅凝便出了轻云殿,凤非染睁开眼睛,只看到一个碧色的婀娜的背影,消失在轻云殿外……

莫名心安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