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章 诅咒的日记

  在张木青的办公室里,张木青和黄【和谐】菊秀面对面坐着,小于坐在桌边记笔记。

张木青将眼光向她脸上一扫,感觉她的眉毛、眼睛、鼻子怎么就那么熟悉,可是细细的去想,还是想不起来自己究竟在什么地方见过她。但此时已不是追究认不认识她的问题。于是道:“你说你丈夫是被谋杀的,能具体说说吗?”

黄【和谐】菊秀已经从失去丈夫的痛楚中缓过神来,想了想道:“我和他都是城东中学的老师,都是教语文的。今年三月,市教育局组织一批青年教师到农村去任教,说是感受农村教育的艰苦,时间是两个月,罗山恰好被选中了。他是四月一日随市里的车走的,他是被分在洛龙河边桃源中学,一个靠山的学校。可是四月三日他却突然回来了,而且脸色很难看。我问他为什么回来了,是不是生病了。他说这两天学校里放假,他就回来看看我。因为我当时赶着上公开课,就没有理他。可第二天他又走了,临出门时他突然说,他的日记本丢在家里。我知道他喜欢记日记,就说拿给他。他说‘你别拿了,我这一走真不知道什么时候回来。假如两个月后我还不回来,你就看看我的日记,里面有很重要的东西给你。’他叹了一口气就走了。”

凭着职业的敏感,张木青感觉这些话里似乎有什么问题,便道:“这话说得很奇怪啊,你没有追问他吗?”

黄【和谐】菊秀表情还是很平淡,道:“最近教育部门人事变动很频繁,又听说城里教师多,准备下放一部分教师到农村。这次罗山他们名义上是到农村学习,也许就是下放,谁知道呢?所以我听了他的话也并不觉着奇怪,就没有追问。”

张木青追问道:“那么你看了他的日记了?”

黄【和谐】菊秀道:“我当时以为他在日记里记的不过是教我如何找关系保住他在城里教书的资格。我心想在找关系上我比他有能耐,就没有去看。直到上午你们打电话到我们学校,我才知道出了大事。就翻出他最近的日记。这一翻才知道,里面居然藏着一个惊人的秘密。”

张木青见她神情惊恐,想来这个秘密不一般,忙道:“黄老师,慢点说,到底什么秘密?”

黄【和谐】菊秀拿出一本黑面皮的日记本道:“他的日记我已经带来了,你们自己看吧。最好从三月二十八号看起。”

张木青拿过日记本,见是那种很普通的硬面抄本子,一翻,里面已经记了一大半了,但硬面抄外的胶皮还是完好无损,看来日记的主人相当细心和珍爱他的日记。

他把笔记翻到三月二十八日,只见上面写道:“今天甚是无聊,想自己工作四年却一事无成,理想也成泡影,不觉感叹自己的无能和无助。唯有值得欣喜的是结婚两年,与菊秀欢爱甚笃,寥解我寂寞的心灵。……晚来无事,于西街买了两注彩票,号码皆为01 03 13 17 23 28 02 ,想为我结婚两年之见证。”

张木青又翻到三月二十九日得日记“好烦啊,今天学校开会,将我下放农村中学任教两个月。虽然学校方面一再强调是学习需要,没有任何用意。但稍有知觉的人都知道,这就是调离,也许是永久调离,我该怎么办呢?在这个学校只我根基最弱,看来我是回不来了,我究竟该怎么办呢?”

又见三月三十日记道:“今天校领导找我谈话了,就下放学习的事,校长说只是学习,没别的意思。而且教育局明文规定夫妻二人在同一所学校任职,无特殊原因,不得调动其中一人。听了他们的话,我宽心多了。今天真是开心的一天。”

后面三月三十一日的日记写了几行,却被删除了,而且用黑墨水删的一点痕迹都没有。再后面四月一日、四月二日都没有记,到了四月三日,记了很多字,笔迹有点潦草,不似前面的工整,想必是匆忙之中完成的。只见上面写道:

“菊秀,看到这篇日记,我怕是不在人世了。不过你别怕,我前几天买的彩票都中了,中了一千万,我已经兑换成了存折,夹在日记中了。那上面的密码,就是你的生日。

“你也许会问,我为什么留下这笔钱?我又去了哪里?其实我受了一个极大地诅咒,说我有了钱就不得好死。我一开始也不信,但当我在合肥兑换钱时就感觉到死神来了,它时时围绕着我,我挣脱不了……我太害怕了,害怕的我不能呼吸……

“菊秀,我没有好命运和你共享这笔钱了,我只有留给你。就让死神来带走我吧!我内心爱着你,深爱你,所以我也无怨无悔,只要你高兴,我就会笑着离开这个世界。

“菊秀,某一日看到我的尸体,你不必害怕,也不要哭泣,只有你心中有我这就足够了。

“菊秀,不论我是活着还是死了,我会永远在你的身边,爱你,保护你……”

张木青看完后后背直发凉,全国中彩票的人多得是,没听说得了钱就得死,而且他早就有预感却什么都不说出来,偏要写在日记里,一个这么爱惜自己东西的人会这么轻视自己的生命?他受了诅咒,会是什么样诅咒,令他如此害怕,直至丢了性命呢……种种疑问困扰着张木青。

张木青向黄【和谐】菊秀问道:“那存折带来了吗?”

黄【和谐】菊秀又从包里拿出那存折道:“在这里,我拍夹在笔记里不安全,就拿下来了。”

张木青接过来一看是工商银行的折子,四月三日开户,户主是罗山。上面的现金是八百万,因为中了一千万要交税两百万,所以存折上的现金是八百万。

小于伸头看了一眼惊道:“一名老师会有八百万的存折啊?”

张木青将日记丢给他道:“将这里的重要内容记在案卷上。

小于拿着笔记就记了起来。

张木青问道:“你丈夫买彩票的事,你知不知道?“

黄【和谐】菊秀摇摇头道:“我不知道。“

“他也从来没跟你提过?“

“从来没有,他性格内向,父母亲又死得早,性格更加孤僻。我虽然是他老婆,他也很少和我说话。他有什么事都记在日记里。“

“他有没有什么亲戚朋友或者他能够说得上话的人?“

“他一向独来独往,几乎没有朋友。我和他结婚两年,如果不是我,他也许就和外界完全隔绝了。”黄【和谐】菊秀淡淡的说道。

张木青看了一下女人的眼睛,他平时问案最注重人的眼睛,因为眼睛是最不会说谎的。可是当他看着她的眼,她居然也在看着他,张木青心里有点慌慌的,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有这样的感觉,总感到这个女人还真有点儿古怪。于是忙低了头道:“原来是这样,也就是说日记才是他真正的朋友。”

黄【和谐】菊秀顿了一下道:“也许吧,不过他对我还挺依赖的,有什么大事都和我商量,我不知道为什么这次中奖这么大的事却从来都不说?”

张木青心里想,这个女人一定不简单,罗山平时是怕她的,道:“也许有什么难言之隐,怕说了让你担心。不过日记上提到的诅咒不知是怎么回事?按说一名老师是不相信这东西的?”

黄【和谐】菊秀道:“我也很纳闷,他不是那种信鬼神的人。”

张木青又问道:“他经常买彩票吗?”

黄【和谐】菊秀道:“他从不买彩票,以前我买,他还嘲笑我,这次他买彩票我都不敢相信。”

张木青道:“好了,今天咱们就谈到这儿,有什么发现,立即告诉我们,也许你的发现对我们办案很有帮助。”忽然想起一件事道:“噢,对了,他这次下乡身上可带有哪些东西?”

“东西?”黄【和谐】菊秀想了想道:“具体的记不清楚,反正他带了两千多块钱,还有手机吧。”

张木青向小于道:“在尸体上发现这些东西了吗?”

小于道:“除了那身份证什么都没有。”

张木青将存折交给黄【和谐】菊秀道:“这存折还给你,可这本笔记我们得留下,作为破案之用。你现在可以回去了。”

黄【和谐】菊秀神情有点疲惫,也没有多说什么,就在询问笔记上签了字,签完字看了一眼张木青,想说什么终究没有说话就走了。

她一离开,小于道:“现在连傻子都知道凶手是谁了。”

张木青笑道:“为什么这样说?”

小于道:“很明显是黄【和谐】菊秀做的,他为了独吞这笔钱就设计杀了他丈夫。”

张木青道:“你把理由说来听听。”

小于道:“罗山没有父母亲戚朋友,这给黄【和谐】菊秀独吞这笔钱创造了条件,其次,你看着笔记上四月一日和四月二日都没记,三月三十一日的又被删了,肯定是被做了手脚的,而且四月三日得字迹很潦草,不像是罗山手笔。有谁能够接触和删改罗山日记,很明显,只有黄【和谐】菊秀了。”

张木青道:“分析得很有道理,不过这中彩票的事只有她和罗山知道,现在罗山死了,外界是不可能知道的,她不正好可以独吞这笔钱了吗?她为什么把这一切和我们坦白呢?难道她要向全天下知道她是杀害丈夫的凶手吗?”

小于被问得哑口无言,好久才道:“也许这是她干扰我们思路的方法。我还是觉得财富动人心,夫妻又能怎样?”

张木青道:“并不是全天下女人心机都那么深,你想罗山有了钱,又没有亲戚朋友分享,黄【和谐】菊秀干嘛要杀他?”

又道:“既然你这么怀疑黄【和谐】菊秀,不如明天你到城东中学调查一下,探探黄【和谐】菊秀和罗山平时的关系到底怎样。”

小于答应了一声,两个人就整理一下材料走出去。刚出门,小于由于走得急,就撞到一个人的怀里。

第二章 诅咒的日记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