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十一章 死鸟谜团

  张木青刚要说话,司机等不及了,开动马达就出车了。张木青忙要司机停车,让吴小莉下去。司机道:“你们也别拉拉扯扯的了,我送你们到含山,晚了还要往回赶。我可不想耗费时间。”

吴小莉道:“组长,你就让我去吧,我做警察都两年了,从没有出差过,也让我感受一下这出差的滋味啊。”

如今到了此地,他也就不说了,再说多余的话就显得言不由衷了。

车子向前开,暮色也就渐渐浓了,车内打起了淡淡的灯光。张木青很少和吴小莉这样单独在一起,于是显得极不自在起来。倒是吴小莉言笑艳艳,不受拘束。

吴小莉道:“真想不通,你为什么总是怕和女孩子在一起呢?人家都说男女搭配,干活不累,这话到你这儿好像都不灵了?”

张木青道:“女孩子往往拖拖踏踏,很多时候又不方便。你也知道办案要兵贵神速,要不受拘束。这方面男人就显得有优势了。”

吴小莉道:“你这话明显就是推脱之词,你看人家任长霞,也是女的,不但是优秀警察,还做到了局长位子。照你这么说,女人还当不了警察了?”

张木青道:“像任长霞这样的人毕竟少数。而且……而且我的性格特殊,和女人在一起就不自在。”

吴小莉“噗”的笑了一声道:“现在还有你这样的男人吗?真是绝了。”

又道:“组长,我感觉你吧,不是那种怕女人的小男人,你肯定是以前受过什么伤痛,所以才拒绝女人的?是这样的吗?”

张木青听了她的话,就想到了云贝贝临死时的嘱托,顿时一阵阵刺痛向心头袭来,顿了一下道:“吴小莉,咱们是出来办案,不要说这些无聊的事,好吗?”

吴小莉感觉她的话应验了,心下正自高兴,也没注意他的表情,继续道:“我就说你肯定有过去,要不然你这么大了不谈个女人?……”

张木青的心灵更加刺痛,出声道:“吴小莉,咱们在一起不能谈谈案子吗?为什么你总说这些不相干的事呢?”

吴小莉见他语气有点重,心里美好的愿望一下子落了空,顿时感到孤独和失落,还有无端的愤怒,便冷哼道:“是了,你是警察局组长,在你的眼中只有案子。别忘了,人的一辈子并不只有案子的?”

正说着,突然车子“嘎”的一声急刹车。吴小莉和张木青都没留神,身子猛地向前一倾,额头撞到前面车座上了。

吴小莉正和张木青说的有气,突然又见车子这么不给劲,心下更气,大怒道:“你怎么开车的,想把我们都撞死啊?你什么司机,安的什么心啊?”其实她明着骂司机,暗里却在骂张木青:“你到底是什么样的人啊?你有什么样的心思啊?”

那司机忙道歉道:“对不起,对不起,不是我要急刹车,是……是前面有很多死……死鸟啊!”

吴小莉和张木青一听说有很多死鸟,心下都吃惊,也忘了刚才谈话的不快,忙一齐向前看,借着车头的灯光,果然见前面马路上密密麻麻的排满了鸟类的尸体。

张木青对吴小莉道:“走,咱们下去看看!”

二人下了车子,一看这一带已是开阔的原野和农田。此时天已黑,路上车子稀少,而这里地处偏僻,行人更是没有。所以路上排满了死鸟,几乎没有人发现。

吴小莉道:“奇怪,大路上死这么多鸟,难道路政部门,不派人来清理吗?”

司机从车里探出头来道:“应该是刚放这儿,前一小时我还和我的一个哥们打电话,他刚从含山过来,也没听说有死鸟啊?”

张木青蹲下来仔细地查看,地下鸟的尸骨一具连着一具,有麻雀、燕子、鹦鹉、乌鸦,还有百灵、鸽子……其中麻雀居多。张木青拿起一具鸟尸,闻了闻,一股尸臭味,鸟尸颜色未变,而腐烂严重,有的只剩下骨架了。吴小莉道:“这么多死鸟,到底谁杀的?”

张木青道:“这鸟死的很奇怪啊,不像是人为杀的!”

那司机冷笑道:“我看还是环境造成的。现在人到处开发,到处建化工厂,空气污染的不像样子。这鸟儿这空中飞,遇到这有毒的空气,能不死吗?”

吴小莉道:“也是啊,现在环境污染连人都受不了,何况这些鸟呢?世界有人统计:目前,世界上已有593种鸟、400多种兽、209种两栖爬行动物和20000多种高等植物濒于灭绝,这都是与环境分不开的。”

那司机又道:“你们这几天看了新闻了没有,说前天巢湖上空飞过一批不知名的虫子,那虫子还长着人得牙齿,可怕极了。专家说,这是环境污染导致的昆虫基因突变,会传播疾病,目前还不会攻击人。这种东西想想都可怕。”

张木青知道司机说的这种虫子就是那回在东源酒店前遇到的虫子,那种虫子有嗜血性,难保它们不攻击人和动物,看来这批鸟的死和那种虫子不会没有关系。他这样想着,忽然看见鸟的尸体下面有一些黏糊糊的液体,和特查组被杀现场的液体十分相似。可惜这次出来没有带玻璃瓶,要不然取一点回去化验一下才好。

张木青对吴小莉道:“小莉,你看看,这种情景和特查组被害的情景是不是很像?”

吴小莉道:“闻着气味是很像,可是,凶手杀人还能理解,杀这些鸟干什么?”

张木青道:“从颜色来看,这些鸟是刚死不久,可是却腐烂得不像样子,这与特查组死亡情景十分相似,我怀疑杀特查组和杀这些鸟的是同一凶手,这个凶手可能不是人。”

吴小莉惊道:“不是人?那是什么?”

张木青道:“这就不好说了。但如果是人的话,怎么可能把这些鸟杀死在大马路上,他又有什么企图呢?”

吴小莉道:“也许这些鸟不是死在马路上,可能是什么人倒垃圾时倒到马路上的。”

张木青道:“不会的,谁能收集这么多的鸟尸呢?”

那司机从车里走出来道:“我说二位,我知道你们是警察了,咱不能老在此耽搁啊,要这样下去,什么时候到含山啊?”

司机仰着脸笑着,张木青知道他想让自己动手清出一条道来。这地上死鸟摆放足有好几米远,车子总不能从鸟尸上压过去吧。

便道:“行,咱们索性做做好事,把这些鸟尸都推到路边,要不然夜行的车辆看不清从上面压过可能造成车轮打滑,那就麻烦了。”

司机笑道:“这警察叔叔就是好,全心全意为老百姓着想。”

张木青道:“看你的年龄比我大,叫我叔叔那多不合适啊。”

司机忙道:“是是是,咱们小时候就这么叫过来的,一见到警察,不论是年龄大,还是年龄小的,也不论是男是女,都是叔叔。”

吴小莉道:“见到女的,当然就是阿姨了。你今天这趟车出得好,车上坐的不是叔叔就是阿姨,按说这车费得少收点啰!”

司机以为她要扳价,忙道:“哟,你们警察最有钱了,小孩子们在路上捡到钱不都交给警察叔叔、警察阿姨吗,这样算来,你们兜里得多少钱哪!哪像我们小老百姓拼死拼活的挣钱。”

吴小莉不高兴了道:“怎么说话的,警察就这点素质啊?”

司机见她虎着脸,知道刚才的玩笑开大了,忙赔笑脸道歉。

正说着话,张木青和司机二人用路边的石块和木棍将这些鸟尸推到了路边。

第二十一章 死鸟谜团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