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九章 梦中的彩票

  张木青正和吴小莉说这话,突然电话响了。张木青拿出来一看是铁完山打来的。张木青接了道:“局长,有什么事吗?”

铁完山道:“没什么事,只是你的性子我了解。在你的申请没有批复下来之前,不要轻举妄动,否则一切后果你只能自负。”

张木青挂了电话,心里很纠结,想不到局长对自己了如指掌,自己还没动,他的警告就来了,一时不知该怎么办了。

吴小莉见他的表情,只得事情不是想象的那么简单,便问道:“张组长,咱们还去含山吗?”

张木青度步想了一会儿,他想此时不去,就真的会错失良机了,他做警察原本就不是为自己着想的,何在乎政府对自己的看法呢?于是下了一个决定道:“去!”

就一个字吴小莉感到他的坚决,便道:“我去收拾东西!”

但张木青拦住了她道:“咱们不能现在去,想必局长在监视我呢。他们不是让我查洛龙河沉尸案吗,咱们就先查这个案子。小莉,从现在起你帮我做几件事,你去A组办公室把罗山的装衣服的包拿来,还有日记等物。那个八百万的存折,我估计马程也收来了,一道帮我拿过来。”

吴小莉道:“好吧,我这就去做。”

刚要走,张木青又道:“还有,你把东西都放在我的桌子上,那个存折你带着去那开户的工商银行查一查,最好能把当天的视频拿过来。”

吴小莉走了,张木青去了路政部,了解了一下昨晚车祸的具体情况。据路政部的消息,昨晚袭击张木青车子的人有可能是巢湖市斧头帮的黑社会组织,这个组织非常庞大,据说老大是个特殊的女人,他们常用车子作案,困扰了路政许多年,一直无法解决。张木青暗想,如果是这样,那么他们是冲着何贞来的。但何贞有什么秘密值得他们铤而走险,撞警车,杀警察呢?

出了路政部,他又去了市政府,找到陈副市长的办公室,刚好邱轮在。两人聊了一会儿,张木青道明来意,希望见一见陈副市长。邱轮说,陈副市长在开会,可以等一会儿。

大约十点左右,陈副市长陈宏回到了办公室,这是一个方头大耳的官员,也长得很胖,穿一件白棉衬衣。邱轮过去给张木青引见了。陈宏道:“张组长,早闻大名了,刚才你们局长也在市政开会了,他把你的申请给我看了。我们都讨论了,不适合调查。”

张木青忙道:“那吴市长的意思呢?”

陈宏道:“吴市长没有表态,他是直接办这个度假村的,怎好意思说话。不过,我们会把你的意思上报省里,由省里做出决定。”

张木青道:“上报省里,花费时日很多,不如电话上报,或许来的快些。”

陈宏脸一沉道:“那有这种先例啊?没有省委省政府的钢印,谁敢执行?出了事谁负责?”

张木青道:“可是迁延时日,凶手必定有所准备,势必对案子的侦破形成阻碍。”

陈宏很不乐意道:“这案子很大,慢慢查,省特查组的人不也出事了吗?没人要求一口吃个胖子。——好了,这事就这么滴了。你可以回去了。”

张木青还想说,在一边的邱轮忙使眼色不让他说。

张木青无奈,想政府办事如此拖沓,形式繁琐,如何能把事办好?想着便走出市政。

当他回到自己办公室时,就见桌上放着一个帆布包,他知道小莉帮他找来的罗山遗物,他过去打开来看了看。这时手机响了,是小于打过来的。小于在电话里说,吴市长晚上要参加洪都伟业的一个私人酒会。他请了我们,想邀请你也参加。

张木青对这种酒会极不感兴趣,无非是吃吃喝喝,聊聊坐坐烦闷透顶,于是就拒绝了。

挂了电话,他就关上了办公室的门,坐在桌子边打开罗山的背包,上面是一本笔记,正是黄【和谐】菊秀送来的那本。他打开来,那张八百万元的存折顺手滑落了,他吩咐吴小莉拿去银行里查,看来小莉丢给他还没去查。上面的钱分文未动,看来黄【和谐】菊秀并不是一个贪财之人。

他仔细翻看着日记,日记的起始时间是去年十一月份,上面记得全是鸡毛蒜皮的日常琐事,以及他对黄【和谐】菊秀的爱,婆婆妈妈的记了许多。张木青觉得好笑,这名老师倒像个女人一样在自己日记里诉说衷肠,从此完全可以看出他对家庭的热爱和对身边人的依赖。

他看了一半,实在看不下去,就又翻看下面的衣服,衣服大都半旧不新,农村长大的孩子,永远都崇尚节俭,素朴无华,所以包里的东西都是极普通、极平凡的,看着甚至让人觉得寒酸。

翻完了衣服,就见下面有几本书,这是老师们的最爱,不论到什么地方,书都是要带的。

这是几本鲁迅小说和一些历史类书。他拿起翻了一下,从一本书里滑下来几张照片。张木青一看全是黄【和谐】菊秀的,照片上的黄【和谐】菊秀清纯妩媚,穿着学生装,应该是结婚之前拍的。张木青看着这些照片,突然头脑里出现了一个画面:一个活泼可爱的女孩向他走过来,笑道:“郎哥……从今以后,我们要永远在一起,不论在什么情况下都不要离开我,好吗……”张木青打了一个激灵,那画面突然消失了。

“郎哥?郎哥是谁啊?怎么听起来这么耳熟呢?”他喃喃地道。

但现在已经不是讨论郎哥是谁的事了。他再仔细看那照片,感觉刚才头脑中的女孩和她酷似,心下暗想,这到底是怎么回事,难道我以前见过她?

想了想,想不起来,就把照片放在一边,又拿起日记重新看起来。忽然听得外面阴风阵阵,直吹得门窗“嘎嘎”作响。

张木青心惊,暗想,刚才还是艳阳高照,这一会儿怎么刮起这阵阴风?

正想着,偌大的塑钢窗被大风生生的吹落在地,玻璃被砸得粉碎。张木青大骇,忙过去准备拾起窗户,可就在此时大门也被风吹开,顿时,落叶和泥土随风一层层的迎面压过来。张木青忙用手遮住面门。

不一会儿,风停了,张木青放下手,定睛去看,只见大门外走进一个人来,穿着黑色的西服,脸面非常模糊,看不清是谁。只见他手里拿着个东西向张木青道:“你要找的东西,我给你……“

说毕,猛地向张木青扔来。

那东西一被扔出,就化作了一把飞剑,直扑张木青的面门。张木青吓得大吼一声……

第十九章 梦中的彩票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