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十三章 自己是凶手

  张木青奇怪道:“为什么这样说?”

吴小莉道:“你还不清楚吗,马程查了三天就不查了,他为什么不直接查下去,难道他不想出人头地,不想上任副局长吗?还有是谁把你办案矛头指向了含山,他们这么做,目的是什么,你难道看不出来吗?”

张木青听她这么说,也知道事情的蹊跷来,道:“他们为什么要致我于死地?小莉,你是不是知道了什么?”

吴小莉道:“因为你是C组,却办案最多。现在局里谁不知道马程是副局长的人选,可他的业绩又不如你,只有想办法除去你了。”

张木青惊道:“你是说局长和马程都要害我?”

吴小莉突然感到自己说了很多不该说的话,心下很是害怕,便顿了一下道:“我只是这么推测,也不知道是不是这样的?”

张木青想不到她会做出如此的分析,她既然能做出这样的分析,说明她确实是关心张木青,一心全在张木青的身上。张木青这些年只知道查案,忽略了身边的一切,如今有个知冷知热的人出现在他的面前,他的心里也是一暖,但想到云贝贝的死,还是不自禁的颤抖了一下。他略略一想,便道:“小莉,谢谢你这么关心我,其实很多事不是你想得那样。我查这案子是我心甘情愿来查的,与他们毫无关系。”

吴小莉刚才明明看到他脸色有所变化,感激之情溢于言表的,却想不到他会说出这样的话来,于是疑惑地看着他到:“是这样的吗?”

张木青点点头,他不敢再去看吴小莉的脸,怕自己会真的被她说动,离开这里,那样一切都不一样了,便逃也似的离开了吴小莉的房间。

他回到自己的房间,平复一下自己的情绪,就打开电脑,将吴小莉给的光盘输进去看了看,画面显示,这是巢湖市东风路九十八号工商银行网点,大约在上午十点左右,一个穿黑西服的俊美男子到柜台边转了几下,看没有人了,方拿出一张支票去存钱。

张木青仔细将画面变大,发现那名男子和他电脑里存的罗山照片上相貌一般无二,说明这名存钱男子就是罗山,他在巢湖市存钱,而不是在合肥,也足以说明这钱不是中奖得来的。

那他的钱从何而来,他的支票又是从何而来?张木青想不清楚。

既然想不清楚,就不要去想,毕竟现在不是查这案子的时候。

他把电脑关了,顺手抓起手机,一看时间是晚上九点钟,便拨了个电话给小于。

小于接了道:“组长,你在哪儿呢?这么晚了还给我打电话?”

张木青道:“我正在办案,有个事想请你帮我查一下。你那儿酒会散了吗?我们说话方便吗?”

小于道:“酒会一会儿就散,也没什么异常现象。我现在在一个走廊的拐角处,说话很方便,你有什么事就说吧!”

张木青道:“听着,我在这边说话你只管听,别打岔,也不要问为什么!”

小于道:“至于吗,神神秘秘的?你快说,要不然孙雷就要找我了。”

张木青道:“你明天帮我查一下含山县土地局局长张为郎的情况,资料越详细越好。查好了,打一份资料放在我的办公桌上,我随时查阅。”

小于道:“明白,回去我就帮你查。”

张木青道:“此事非常重要,你一定要小心防范。我怀疑度假村的事与吴市长有直接的关系,你在市长身边要多注意市长动向,有什么重要的动向一定要和我保持联系。”

小于在电话里愣了一下,估计对张木青的话有点惊讶,但他也知道此事的重要性,所以没有说出口。

张木青挂了电话,打了个哈欠,躺倒床上准备睡觉。忽然他隐约看到窗户上有个黑影。

本来窗户上挂着帘子,张木青进来时把帘子拉开了,想透透气。可当时窗户上什么都没有,但现在窗户上怎么有个人的轮廓呢?

他为了证实窗外的那个不是人影,他把屋里的电灯拉灭了。顿时屋内漆黑。然而令他吃惊的是窗户上确实有个人头的影子,下身隐在窗子下面。

张木青心想,这是二楼啊,怎么有人跑到二楼的窗户上了呢?他走过去,打开窗户,在微弱的月光下,他看见一个人悬在空中正背对着他,还是穿着那件黑西服。

张木青用左手掐了一下右手手臂,很疼,说明不是在着梦。他立即掏出随身携带的92式手枪,心想,不论你是人是鬼,今天一定要抓到你。

然而那个人从悬空的状态就开始向下降,一直降到下面的庭院中。这庭院是这家旅社隔壁的一户人家。这户人家大门紧闭,没有灯火,似乎主人已经熟睡了。

旅社的窗户是铝合金的,没有栏杆。张木青立即跨出窗户落脚在空调的外挂机上。然后向下跳到隔壁的墙头上。墙头离地面大约有两米,张木青纵身跳下。

现在张木青离那黑影人大约有一米多远。他紧握手枪,对准了黑影人的脑袋道:“你到底是谁?为什么处处跟着我?”

对方没有回答,仍是一动不动地站着。张木青向前挪动了几步,他的枪几乎顶到黑影人的后背了。

张木青怒道:“你以为你不回答,我就拿你没办法吗。我会开枪打伤你的。”

黑影人慢慢回过头来,张木青握紧了手枪,心想,只要一看见光亮就开枪,要不然我会被他的光亮打晕的。

黑影人渐渐回过头来,张木青终于看清了他的脸,那脸型,那轮廓分明就是自己。张木青如五雷轰顶,惊得说不出话来。

只见那人道:“看清了没有,真正的凶手其实就是你,再查下去,你必死无疑。”

张木青不敢相信地摇着头道:“不是的,这不是真的?你到底是谁,你为什么要迷惑我?……”

那人哈哈笑道:“你不相信也没办法,因为凶手本来就是你,是你……”说毕又化着一道白光直穿透张木青的前胸。

白光一到,他就感到一阵晕眩,就失去了知觉。

不知什么时候,张木青醒了过来,他一张开眼就觉得白光刺眼。他揉了揉眼睛,仔细一看,刺眼的白光居然是房间的灯光。他立即坐了起来,发现自己就躺在旅社的床上,床边放着自己的手枪。他心想,出了鬼了,难道刚才的又是一个梦?

他看了一下右手手臂,指甲印仍在,说明刚才的不是梦。既然不是梦,他晕倒了,自己又是怎么到的房间呢?他来到窗户边向外一看,朦胧的月光下,隔壁庭院一片寂静,既没有人也没有任何东西。张木青不敢相信这究竟是怎么回事?他办案数年,却从没有出现这样的事。

他还感到胸口隐隐作痛,忙打开衣服,胸口完好无损,没有被任何东西撞击过。可胸口为什么会痛呢?难道这个剑人凶手真的是自己?

他开始有点沮丧,懊恼地躺在床上,回忆着这几天发生的事。

他接手剑人案后,方顺昌离奇被杀。他勘察现场不但没有找到线索,反而使案件更加扑朔迷离。接下来省特查组无端被杀,尸骨迅速腐烂,而自己居然在那山林中发现了黑影人。更可怕的是,黑影人来去无踪,有时居然出现在他的梦中,给他提供办案线索。这个人究竟是谁?与剑人案有何瓜葛?他为什么要藏在自己的身边?他的目的究竟是什么?

一连串的疑问使他迷惑不解,也许这次含山之行能够让他解开这些谜团。但市政府对他的含山调查存在诸多干涉,而案件的矛头又指向了市长。难道剑人案的背后是市政策划的惊天阴谋吗?

第二十三章 自己是凶手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