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十五章 赖京

  张木青循声看去,见是位四十多岁的中年人,长着波浪形的胡须。

张木青问道:“这位老乡贵姓啊?”

中年人道:“什么贵不贵的,我也姓夏,跟夏根明是本家,我叫夏五。”

张木青道:“哦,夏五,你凭什么要我抓县领导啊?抓人总得有理由吧?”

夏五道:“我叔夏根明、夏根义都是被县里领导给打死的,他们是杀人凶手。你们警察不就是抓犯人的吗,他们就是犯人。”

张木青道:“抓人要有凭有证,你把当时的情景说一说,如果证据确凿,我立即上报警局抓人。”说着亮出证件道:“这是我的警察证,我说到做到。”

众人见到他的证件,议论纷纷,有人说,市里的警察应该能管县里,有人说警察靠不住,夏根明兄弟就是被警察打死的。……

张木青拉着夏五到一边道:“咱们谈谈心,你就当我是一个过路人吧。你们原来都住夏村吗?”

夏五道:“是的,这地方都是夏村的村民!”

张木青道:“度假村建设拆迁时,政府是怎么承诺你们的,后来有没有兑现?”

夏五道:“当初说好的,一亩田赔偿一万,我家有五亩田不就五万吗,再加宅基地赔偿三万,共八万块,可后来一亩田就赔了一千,到我手里一共才九千。其余的钱说什么建房费、教育基金费、电力统改费、水利规划费……等等地就没有了。他妈的,你们想想,我们田都没了,还要交什么水利规划费,这明摆着就扣我们的钱!”

张木青道:“他们这么做,你们就没有上访吗?”

夏五道:“当官的官官相卫,我们告不通啊。去年我们常去闹事,又有怎么样,夏叔他们就被打死了。妈的,狗日的联防队天天在这里跑来跑去看有人上告就打,在这里没有王法可言哪!”

张木青道:“去年你们去哪里闹的?”

夏五道:“先是去建设办,那个老板方顺昌也在,被我们打跑了,然后又去县政府。到了县政府……嗨,不说了,这些狗日的领导,没一个好东西!”他说着,脸上现出痛苦的神情,想来那次到县政府,他也是吃了不少的亏的。

张木青道:“政府承诺的时候有没有打白条?”

夏五道:“打了,我家里有房屋拆迁合同书,还有政府打的白条和收据,这些都保存着,可就是拿不到钱。”

这一说,众人都说家里有这些东西。有人高声说:“警察先生,如果把我们的白条变成钱,你就是包青天转世,我们会烧高香供着你!”

张木青笑笑,这些农民说话质朴可爱,现在哪有烧高香供警察的。便道:“你们给我烧高香没用,给你们自己烧烧,保佑你们说真话,说了真话就一定会有人来帮你们。”

吴小莉见群情激奋起来不好收拾,忙拉住张木青道:“组长,这里的水浑着呢,咱不一定管得了?”

张木青一股救世的豪情就起来了,道:“没事,只要有证据,我一定会把那些犯法之徒抓进牢里。”

正在说话间,就听得楼下有人大喊道:“嗨嗨嗨,你们都围在一起干什么?还想闹事吗?都他妈的给我散了,不然就以聚众闹事罪抓人!”

张木青循声向楼下一看,只见下面来了五六个人,都穿着联防队绿色制服,手里拿着三十公分长的警棍,当先一人脸形消瘦,长一对三角眼,年龄在四十左右。此时正叉着腰,仰着头,刚才说话的就是他。

众人一看都“嘘”了一声,有人小声地骂道:“狗联防队又来了。妈的,不会又打人了吧?”

又有人道:“谁知道呢,这帮狗日的来了准没好事!”

张木青对夏五道:“他们是什么人?看你们好像挺怕他们的?”

夏五道:“他们就是本地的联防队,说白了就是二流子、小痞子,为政府做事的。当头的那个姓赖,名字叫赖京,我们私下里叫他赖王八。”

估计夏五的声音有点大,让下面的三角眼的赖京听着了,便指着夏五道:“你他妈的会不会说人话?是不是你在聚众闹事?你他妈的给我滚下来!”

夏五忙道:“赖队长,你也不看看,我哪会闹事啊,这不是上面来了几位警察先生,我在向他们介绍你的大名呢。我跟他们说你姓赖——”他故意把“赖”字发音拖得很长。

赖京当然知道他的用意,刚要发火,一听说上面来了警察,心里吃了一惊。他知道方顺昌和肖旅被杀的事,迟早会有人到这里来调查,但想不到会来的这么快,他的上司也没有和他通气,说明这情形对他有点不利。他目前心里也搞不准此来的到底是那一派的人,于是看了看张木青和吴小莉,眉开眼笑地道:“警察先生想必就是您二位了!哎呀,幸会幸会!不知二位如何称呼啊?”

张木青道:“啊,赖队长,我们是巢湖市警察局的,我是张木青组长,就是想到这儿调查调查,希望赖队长全力配合啊!”

赖京忙走上来,握着张木青的手道:“久仰大名,久仰大名,张组长,来来来,到我那儿,喝喝茶,聊聊天,和这些刁民有什么好说的。”

张木青也佯笑着道:“多谢了,赖队长,我是职责在身就不去你那儿了”

赖京仍笑道:“走走走,到兄弟我这儿了,哪能让你蹲这儿呢?我到镇上含山大饭店订一桌酒席,咱们吃吃喝喝,再找一个小姐陪着,岂不快活,哪能在这儿,和这些刁民夹杂不清的?”

张木青想不到这人流氓到如此地步,便脸一沉道:“赖队长,好歹你也是国家人员,怎么会说出如此不堪的秽语。如果你有事就说事,没事就不要挡着我办案!”

赖京见他脸色不似开玩笑,便也把笑脸收了道:“张组长,你来这儿,可有市政府签的《立案报告书》啊?如果没有那就是私自办案,知法犯法!”

张木青心想,这小子还不是吃素的,得吓唬吓唬他,便厉声道:“如今警察局在调查剑人大案,省政府特派了特查组协助我们办案,遇有紧急情况,不需《立案报告书》,直接查办。你们在这里阻挠我们就是阻挠省政府办案,省里办案还需要向你们打招呼吗?”

一提到省里,赖京有点害怕,心想,难怪市里没有打招呼,原来是省里来人办案。其实他也知道省里派特查组下来的事,但不知道特查组早就遇害了。

但是这种情形下,他也早受了上面的训练,一看情形不对,就得有另一种手段。于是赖京冷笑一声道:“我不管是省里还是市里,到了我这儿,你就得听我的。你说你来办案,我说你不是的,你是来煽风点火,聚众闹事的!”

张木青想不到他会说出此种话来,顿时气不打一处来,怒道:“你?……你眼里还有王法吗?”

“王法?”赖京哈哈笑道,“在这儿我就是王法,我说你是警察,你就是,我说你不是,这儿可就是你的坟墓。”

张木青和吴小莉从没见过如此强悍之徒,心下既惊又怒。张木青道:“你们这些不法之徒,鱼肉百姓,现在省里在查,不思悔改,还敢大言炎炎,真让人可耻可恨!”

赖京昂着头,不可一世的道:“怎么样,你听不听我的?”

张木青呸道:“笑话,我堂堂人民警察,岂能被你这宵小之徒吓到。”

赖京也厉声道:“那好啊,来人,把这两个来路不明的人给我抓起来,送联防队审问。”

顿时他手下的四五个人答应一声,一齐上来捉拿张木青和吴小莉。那二楼的楼道很窄,这四五个人一齐来,把众百姓挤得纷纷躲让。

再说那四五个人拿着警棍如狼似虎的扑过来。突然听得“嘭”的一声枪响,在场的所有人都吓了一跳,赖京更是抱着头蹲在地上。

张木青吹了吹枪堂里冒出的青烟,神色镇定地道:“这把枪是警察专有的,谁想以身试法,就找这把枪看看!”

这些联防队平时耀武扬威的惯了,谁见过这样的场面,一个个都吓得连忙后退,哪还敢上来抓人?

赖京立即从地上跳起来道:“你……你敢开枪?你吓唬老百姓,我要告你!”

张木青道:“好啊,你要告就到省里,一般的地方可告不了我。”

赖京没法,带着来人,连连后退,边退边道:“你等着,我不会饶过你的!”

众人见赖京跑得没影子了,都伸出头来。这时,张木青的手机响了,张木青一看是铁完山的,便接了。只听铁完山喝道:“你现在在哪儿?怎么找不到你?”

张木青见瞒不过去了,只得道:“对不起,局长,我现在在含山呢!”

铁完山听毕,大惊失色道:“什么?你怎么不等命令就去了含山?你听我说,你快回来,那里很危险!知道吗,快回来!”

张木青道:“我调查完了就回去,我发现度假村的水很深,有可能直接关系到剑人案……”

还没说完,铁完山大怒道:“你再查下去,你就完了,张——木——青——”

说毕就挂了电话。

第二十五章 赖京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