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十八章 此来的是马程

  司机拿下脸上的黑布,原来是夏勇。他还是傻乎乎“呵呵”地笑着,可张木青感到很不对劲。吴小莉道:“你……你不是疯了吗?怎么会开车?”

夏勇呵呵笑道:“我要是不疯,迟早也会真疯。我这样谁都不会在意我了!”

张木青道:“你很聪明,说什么我的背后有鬼,其实你早知道我们有危险了,是吧?”

夏勇还是憨厚的笑笑道:“没办法,我只能用这种方式提醒您。”

张木青道:“你能告诉我,你是怎么想起用装疯的法子,骗赖京的吗?”

夏勇道:“我被县里领导送到医院后,医生都治好了我的病,可县领导说我还得治疗,一直不让我出去。我很郁闷。前不久我一个朋友突然来看我。他说他能轻而易举地帮我出去,但是他不能,就叫我装疯出去。我就信了他,果然县里不敢阻拦。就让我出来了。”

张木青好奇的道:“你的朋友?他是谁?他为什么要你装疯出去?”

夏勇道:“我答应了他,不能告诉任何人关于他的事,你就别问了。”

张木青感到这其中大有隐情,但是他不说,也不能强逼,只得道:“原来这样,看来你的这个朋友很神秘啊。”

夏勇淡淡的道:“不过他是个好人,大大的好人。”

张木青又道:“你来救我是有什么话要说吧?”

夏勇看了看他道:“我冒死救你,只是希望你能兑现承诺,还我们百姓一个公道。”

张木青见他的眼神善良而质朴,这是一个典型的憨厚的农民兄弟。但是就是这样的兄弟却有着悲惨的命运,他心中酸酸的,不能再让这样的事情再发生了。他心中发誓一定要澄清所有的事实,还百姓一个太平生活。

张木青对吴小莉道:“待会儿到路上包一辆车你去省里,我把调查的一切都录了音,这都是原始的证据,我都放在包里,你带着。到了省里找你的姑父,他是检察院副院长,他不会对此事不管的。还有你的表姐在省城当记者,可以把这些材料当新闻播出去。我就不信小小的度假村案就破不了!”

吴小莉接了包道:“组长,真的要这么做么?”

张木青看看她道:“现在只有你能够帮含山的父老乡亲了,这是多么大的荣誉啊!”

吴小莉此时惊魂方定,看着张木青,不禁道:“这次你带我出来,就是为这个吗?”

张木青顿了顿道:“对不起,小莉,我……我只有这么做。所以你怎么恨我都行!”

吴小莉苦笑了一下道:“你们男人为什么从没有真话……”

车子终于从小路上了大路。夏勇道:“这里是去市里的大路,我只有放你们下去了。但这里还没有离开赖京的掌控。是福是祸,就看你们自己了。”

张木青忙道:“多谢,你回去一定要多注意安全!”

夏勇道:“放心吧,都死过一次的人了,还怕什么啊!”

说着张木青二人和夏勇道别。夏勇开着车从另一条路返回去了。

不一会儿,一辆到省城的大客车开过来,张木青就叫停了下来,安排吴小莉上车。

张木青道:“吴小莉,你一定要小心,度假村案一日不破,你一日就处于危险之中。你到省城之后,就住在你表姐家,凡事以小心为妙。”

吴小莉点点头道:“组长,你也要小心!”她语气很淡,但心里实在不放心他的安危,可又说不出口,只得依依不舍地上车、走开。

张木青心下突然有股伤感,想人生在世许多东西没有办法抓住,一种身不由己的错落。难道人就这样存活于天地之间吗?

他呆想了一下,便想到自己还处于危险之中,于是他拿出手机拨打小于的电话,然而却拨不通。他心下又有股不详的预感,不知道小于出了什么事了。

他又拨了孙雷的电话,还好,拨通了。孙雷接了道:“组长,听说你去含山了,是吗?”

张木青道:“是的,市长那里情况怎么样?小于在不在?”

孙雷道:“市长还好,刚才有个江苏的投资商来,吴市长和招商办的人在招待呢。小于一早就没有看见,这小子不知跑到哪里了。组长,你有事吗?”

张木青道:“跟市长说一声,我晚上去找他!”

孙雷“哦”了一声,并没有问什么事,就挂了电话。

电话刚断,张木青就见路两边涌出很多流里流气的年轻人,他知道,赖京的人已经找来了,但此时到市里的车子还没有,他想即使有,估计也上不了。

那些人逐渐围拢过来,忽然从人群里面走出赖京,阴测测地笑道:“小警察,到我的地盘上撒野,怎么样?逃不出我的手心的。”忽然发觉吴小莉不在,变了脸色道:“那个女警察呢?”

张木青冷笑道:“怎么样,你的死期马上就要到了!”

赖京气急败坏地道:“快……快把他抓起来,给我往死里整,往死里整啊!”一面说一面夺了身边一人的砍刀就向张木青面门砍来。

张木青立即向一边躲让,那刀落了空,砍倒了路边的一颗小树。说时迟,那时快,张木青反身一脚,踹在赖京的前胸。赖京向后一倒,刀也掉到地上。别看赖京蛮横,其实身体虚着呢!

众人一看,赖京倒了,哪敢怠慢,纷纷举刀向张木青砍来。

张木青不敢开枪,怕伤到人。拔腿就跑,那些人随后追赶。直追了一里地,张木青感到那刀锋都上自己的后背了。心想,这回真没得救了。但一想小莉能安然地离开,度假村案不日可破,心里就觉得死也是值得的。

然而,命运似乎不让他灭绝,跑着跑着,就见前面一道亮光划过,一辆警车鸣着警笛长啸而来。那些流氓痞子在大路上行凶就是怕警车,一看警车来了,忙着收回刀,纷纷躲藏。

那警车到了张木青面前,车门打开,就见马程伸手拉住张木青道:“你这不要命的家伙,快上来!”

张木青万万想不到,关键的时候,居然是他来救自己。他顾不得多想,一个箭步就上了车。

上车一看,张若水驾车,马程坐在车后面,拉张木青上来和他并肩而坐。那车掉转头“乌拉乌拉”地向市里开去。

张木青有股莫名的感动道:“怎么是你啊?”

马程冷笑道:“我救了你,你还问怎么是我?真是没良心!”

张木青道:“谢谢,我欠你一条命!”

马程道:“欠我的,不敢当。你要谢,你谢局长啦,他被你气得要死,到头来还是放不下你。没办法,让我也跑一趟。”

张木青道:“不论怎样我都要谢谢你!”

又道:“虽然你救了我,我还是坚持原则,我现在有足够的证据说明黄【和谐】菊秀是无辜的。”

马程看着他,没好气的道:“哦,说来听听!”

张木青拿出那张彩票道:“这个说明罗山没有中奖,那八百万来路不明。我怀疑罗山有什么非法交易。”

马程看了看彩票,似乎有一点惊讶,道:“你是怎么发现的?”

张木青道:“你别管怎么发现的,反正这是证据。”

马程笑道:“这什么证据?能证明罗山不是黄【和谐】菊秀杀的,充其量说明罗山的钱来路不明,与杀不杀人沾不上边。”

张木青道:“错了,黄【和谐】菊秀既然是杀害罗山的凶手,就不可能留着这张彩票了,而且谎报中了彩票是最蠢的办法,只要上网查查,谎言就不攻自破。”

马程道:“也许她不小心没有销毁而已,没什么稀奇的。”

张木青道:“查案可不能错过每一个细节,就这张彩票足以使我们以前的猜测站不住脚,所以要重新假设,重新求证。”

马程不禁道:“奇怪了,我们在一起怎么就斗嘴啊,你就不能苟同一下我的观点吗?”

张木青笑笑道:“这次你救我,我赞成,其余的吗,还是要讲求原则的。”

马程指了指他的脸道:“好你个张木青,对你有利的,你就赞成,对你不利的,你就讲原则,有你这样做人的吗?”

张木青道:“我做人怎么啦?虽然我和你吵吵闹闹的,但你这几年干工作的劲头我还是挺佩服的。当年我还是小警察的时候,你为了抓小偷,蹲在车站几晚没合眼,结果我去换班,看你在那儿冲瞌睡,真让人心疼啊。”

马程哭笑不得道:“那次本来抓小偷,结果我打瞌睡,自己的钱还被偷了。我这一生当中,就那次窝囊,正好被你看见,你真是我的冤家对头啊!”

张木青道:“你不也是我的冤家对头,我办了很多案子,还是第一次被人用刀追着砍杀。恰巧被你看到了。“

张若水道:“你们何止是冤家,还是心心相通的朋友呢。剑人案我们组长不查,你就接着查,你张组长到办公室里一闹,我们组长就立即放人了。”

张木青惊道:“你放了黄【和谐】菊秀?”

马程道:“就你这人办案讲原则,我就不能吗?我们发现死者的身体受过暗伤,应该平时被打过,想黄【和谐】菊秀平时不可能打得过比她厉害许多的罗山的,所以我们就放了她。”

张木青道:“是这样,看来咱们的意见又一致了。那这个彩票和那段采自工商银行的视频都给你,让你好早日结案。”

说着把东西推过去。马程道:“你这人就是势利,我要是不救你,你会把这些东西藏着掖着,关键时还给我使绊子。”

张木青立即道:“我什么时候给你使绊子了?这真是好心没好报!”

二人说着说着,就到了巢湖市,再一会儿就回到了警察局。刚到警察局,张木青就闻到一股尸臭味。

第二十八章 此来的是马程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