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三十章 鸿门宴

  张木青出了局长办公室后,找了几次小于,都找不到,问了与他要好的同事,都说一天都没见了,打电话又打不通。张木青心下更是骇异:难道他调查张为郎出了问题?如果他出了问题,自己晚上就不能去吴市长那里,若不然事情不成,反倒自己受害?

他心下思潮起伏,很不平静,不知如何面对着突如其来的变故。情急之下,他拨通了吴小莉的电话,吴小莉在电话里说,她已到省里,正在她表姐那里,又与她的姑父取得了联系,看来她的姑父对此事很感兴趣,并表示自己亲自从吴小莉处取资料。张木青挂了电话,感到事情还不是想象中的那么糟糕。

这时,孙雷打来电话说,吴市长晚上请他吃饭,就在吴市长的家里。孙雷还表示,他晚上有事,就不陪张木青了。

张木青很感诧异,他要见吴市长,吴市长就主动找他了,这里面有什么玄机呢,难道吴市长主动出击,要对自己下手?

他想想也不可能,自己有六名特警,任何情况下,也不会败在他的手下,况且如果不去,就显得自己胆怯。他此时已经做好了牺牲的准备,但愿用自己的生命换来吴小莉的成功,那样他也觉得是值得的。

一番思量之后,他还是做了必要的准备,比如带了微型录音器、92式军警手枪等决定晚上赴宴。

张木青驱车来到金鹿山庄,此时天时已晚,山庄前闪着幽幽的路灯,路灯下车辆稀少,行人绝迹,给人一种压抑的感觉。

张木青对门卫保安亮明身份,进了山庄。一进去,就发现楼下两名特警,正是张木青带来的特种刑警。张木青道:“你们两在这儿,其他人呢?”

两名特警中一人道:“我们是三班倒,今晚我们值班!”

张木青道:“今晚特殊,让他们都来,最好都到九楼,如果有危险,我一声呼,你们必须进去,明白吗?”

两人立即答应“明白”。然后他们打电话叫其他人过来。

张木青又问:“吴市长家里有其他人吗?”

一名特警道:“没有,只是市长夫妻二人!”

张木青见其他特警都到了,方和他们一道来到九楼吴才的家门前。

门开了,这回是市长夫人开的门,张木青让六名特警在外守候,自己走了进去。

一进去,张木青又见到了那些字画,鱼缸和假山,此时市长家里点着橘红色的灯,把这些东西都照成了橘红色,令人看上去恐怖异常。

吴才很客气地安排他坐在餐桌上,然后命令夫人端汤上来。

夫人小心地端着汤,大约由于汤很烫,夫人手抖了抖,汤就洒了不少在地。夫人放下汤,脸上很尴尬,忙用手巾去擦。

吴才看了夫人一眼道:“你跟了我将近三十年,大风大浪见了许多,今天怎么如此不给我面子?”

夫人幽怨地道:“还说呢,明知道我怕烫,也不给我换换手!”

张木青忙道:“没事的,只要夫人的手没事就行。”

夫人忙道:“我没事的,你们慢慢聊,我厨房还有菜。”说毕,忙走开了。

吴才给张木青舀了一勺鸡汤道:“知道吗,这是农村饲养的纯天然鸡,汤味鲜美,你要多尝尝。”

张木青尝了一口道:“确实鲜美,很香!这鸡市场上怕是买不到吧?”

吴才道:“有钱还是买到的。但我这鸡是我太太娘家人送的。”

张木青不经意的道:“哦,她娘家离这儿不远?”

吴才点点头道:“是的,在含山!”他说得极其轻松,但是张木青听出他话里含着的锋芒。

但此时张木青心想,有人给市长送鸡,为什么那六名特警没有告诉我?难道那六名特警对自己还有所隐瞒?看来此种情景对自己极是不利啊。

可现在他已来不及多想了。吴才小声地,不动声色的问道:“我猜你已经去过含山了吧!那里环境如何?是不是风水宝地?”

看来吴才果然是有备而来的,于是张木青苦笑道:“看来你消息挺灵通的,说实话我刚回来!”

吴才放下手里的勺子道:“可查出什么了?是不是与我有关的?”

张木青道:“你说呢。”

吴才呵呵呵笑道:“所谓政府融资,其实是我和肖旅、方顺昌导演的侵吞国家资产的一步大棋。首先由含山县政府和土地局打报告,再由我来批,送由肖旅和方顺昌执行。在此之中由政府投资,补偿款也由政府出,得利我们分成,这多好啊!”

张木青想不到他直接说出来,而且还说得这么冠冕堂皇,不禁气道:“可这是犯法的,既损害国家利益,又损害农民利益。害国害民!”

吴才道:“那又怎么样,谁说我是犯法的?你让省里来查吧,现在一切的责任都是肖旅和方顺昌,我不过是监管不力,误入奸谋,顶多给我调走罢了。你永远也找不到证据。”

张木青道:“你机关算尽,实在太多阴毒。那天的车祸是你导演的吧,你为什么要杀死方太太?”

吴才道:“那个女人懂得太多了,又不听话,我让她拿一份鱼目混珠的假资料,可她拿了公司的真资料。实在太令我失望。我本想那次连你也一道做了,可是斧头帮那个臭女人死活都不肯对你下手,要不然你还活到今天吗。”

张木青不知道他这话什么意思,难道那次自己死里逃生,是斧头帮的人放过了自己吗?可是斧头帮的人为什么要放过自己呢?他心中存着这些疑团一时也调查不清,心想等拿下了吴才再去探究也不迟,于是接着上面的话题道:“方太太也是你的姘妇吧?”

吴才有点吃惊地道:“不错,你是怎么知道的?”

张木青道:“从她对你的眼神我就看出来了,而且她临死时,手指着你家的方向说‘是他……’表情很痛苦,所以我知道她对你的感情应该很深。”

吴才叹息道:“一切都过去了,从此以后,不会有人对我构成威胁了,你张木青也不例外!”

张木青摇摇头道:“你实在太残忍,朋友也杀,情人也杀,真不知道你的心是怎么长的?”

吴才幽幽的道:“我还是向你说说我的故事吧。我本是一个不起眼的农村孩子,很大了,十岁才读的书。由于家里穷,读读停停,后来实在没办法,初中毕业后就出去打工,吃了很多苦。我当时就想,为什么别人要风得风,要雨得雨,而我却生不如死。我不甘心,我要和命运抗争,我不能够就这样平凡下去。

“那一年,七十年代末,我认识了肖旅,靠着他的人事关系,我顶着别人的学号上了大学,毕业后,渐渐地走到了市长的位置上。可以说我是一步一个脚印,一步一滴血地走到这个位子上的。”

他微微有点激动,似乎是个曾经的英雄在讲述他过往的辉煌。

然而张木青冷哼一声道:“可是肖旅根本看不起你,有时还会要挟你,你根本就做不到市长的主,是吗?”

吴才的激动遇到了冷水,心里凉了许多道:“不错,这就是我为什么精心策划度假村案。让他们两都栽进去。含山的权是掌在我的妻弟张为郎和赖京手里,他们在那儿是寸步难行。

张木青道:“你的计策好毒,你杀人的手法更毒,到现在我都不知道你是怎么杀了肖旅和方顺昌的。”

吴才得意洋洋地道:“你大侦探什么都知道,怎么这个就不知道呢。不过你马上就知道了,可是那有什么用,你知道的时候,就是见阎王的时候。”

张木青脸上变了色道:“今天晚上叫我来,就是对我下手的吧?”

吴才道:“你说对了,不过你不是一般的警察,对付你我可花了一番心血的。”

张木青道:“哦,我能令无所不能的市长花心血实在是感到无上荣幸啊!”他说完脸色就变了,因为他看到了一具尸体。

第三十章 鸿门宴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