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三十四章 情殇

  张木青起床时已是日上三竿了,房间里脏的要命,到处是脏衣服、臭袜子和满地的烟屁股。自从被停职以来,他一直没心情收拾房间。他不惜背叛女友临死时的诺言换来的工作眼看就要没了,哪还有什么心情收拾房间啊。

他慢腾腾的洗了脸,胡子也不刮。心想一天没事,还不如去睡觉去。

刚出卫生间,就见小于也是无精打采地在自家门前晃来晃去的,显得很无聊。

张木青道:“你小子工作不认真,这都什么时候了还不去上班,啊。”

小于耷拉着脑袋道:“连你都下了,这班上着还有什么劲啊?”

张木青道:“你懂个屁,我是暂时的,等剑人案子破了,我还不得一样上班啊。”

小于道:“一看你这样,就是说假话。队长,我真是搞不明白,你为什么不到市委去分辨,这也不是你的错。”

张木青道:“我何尝不想这样做啊,可分辨有什么用,市长死了,在我们层层保护之下啊,这个责任谁担啊,啊,难道让铁局长去担吗?”

小于道:“可这对你也太不公平了……”

又凑上去小声地道:“昨天开会,接你位子的是他妈的孙雷。这小子一上来就跟局长后面屁颠屁颠的,看着就心烦。”

张木青冷哼了一声道:“好啊,早在我预料之中。”

小于道:“队长,你以后该怎么办?”

张木青想不到自己会有今天,只得解嘲的道:“C组有了队长,我还能怎么办,我得走了。小于,咱们共事一场,我房里那几本刑侦的书就给你做个纪念吧。”

他准备回去收拾东西,一看小于的眼睛有点不对,感觉他有什么事似地,便道:“小于,你这次来不只是和我说几句话的吧?”

小于想了想道:“其实吧也没什么事,我就觉得你这样一个资深侦探不能就这样卷铺盖回家呀,是不是?现在社会不是讲那个什么……是吧,咱们警察也不例外。”

小于又说又比划,张木青好久才明白,这是让他到上面找关系。便道:“小于啊,你就这点水平,我们警察这些年办案得罪的官员还少吗?找谁谁理你?”

小于忙道:“找小莉啊,她姑父不是在省委吗?你找小莉一找一个准。”

张木青奇道:“什么叫一找一个准?”

小于知道说漏了嘴,忙打住话茬,不说了。

张木青道:“是小莉让你来和我说这番话的吧?”

小于笑道:“其实这是我的意思,你想想我们在一起共事这么多年,那感情是没的说。那什么孙雷跟咱们就不是一路人,我能希望你走吗?”

张木青叹了一口气道:“小于,跟你说句套心窝子得话,对这个工作我心里很矛盾,总想放弃,可是这几年查案忙,忽略了。现在啊,随了我的心愿,我也落得心里轻松。——嗨,不说了,我这就回老家桃源,有空到我那里玩。”

嘴里这么说,心下却万分难过,但表面还得装作若无其事。

他回去收拾了行李,又把这些年的办案笔记、书籍和荣誉奖章都放到桌子上,他不想带这些虚名走,轻轻松松的一个人来一个人去,自由自在。但最后一眼看看睡了七八年的屋子似乎还是有点舍不得。磨蹭里几次,最后一闭眼,走了,回家做生意去喽。

然而他刚出大门,就见吴小莉和小于一前一后走过来。

吴小莉脸色有点憔悴,估计昨晚没有睡好。

吴小莉一过来就看了看他背的行李道:“你真的舍得走吗?”

张木青点点头道:“我不想和人告别,尤其是女孩子。”

“上面只是停你的职而已,并没有开除你,你干嘛要走啊?”吴小莉还想着竭力挽留他。

“迟早的事,如果他们查不出真凶,我就永远停职;如果他们查出真凶,我就得调离刑侦。除了刑事侦查,任何工作对我都没有意义。”张木青无奈的说道。

吴小莉听得说,就向小于看了一眼,小于知道她的意思,忙道:“我和他讲过了,他不听。”

张木青明白他们的意思道:“找关系是违背我的意愿的,我不做。”

吴小莉道:“只要你想留下来,不要你动口的,我帮你。”

吴小莉对他情真意切,张木青又岂能不知,但他的心里只装了云贝贝,又岂能装得下别人。他正视吴小莉道:“谢谢你,你是一个好女孩,好警察,你应该有更美好的生活。对不起,我不能留在这里。”

吴小莉听得说,眼泪就夺眶而出道:“你这是什么意思,这算是永别吗?我现在才看出来,你其实是个懦夫,一个小小的挫折就使你丧失斗志,你真是个懦夫!”

张木青不敢再去看她,他尽量保持内心的宁静,转过头去道:“我本来就是这样的人,只是你们被我的表象迷惑罢了。”

吴小莉强忍感情,身子似乎要倒下道:“是吗,张队长,我想问你一个问题:你是不是从来没有对一个女孩子动过情,还是……还是你心里早就有了别人?”

张木青知道,这一天是迟早要面对的,有些事长痛不如短痛。于是道:“其实我心里早有一个人。她……她不希望我做警察,所以……”

吴小莉脸上闪过一丝痛苦的表情,然后又冷冷地笑了一下道:“我知道了,那个女孩子一定很优秀,是吧?”

张木青道:“对不起,我早应该说的……”

吴小莉淡淡地道:“现在说也不晚,至少我知道你还是喜欢女人的。”

她收了眼泪,变得很高傲的样子道:“其实,别以为我是喜欢你。我见你是个好人,时常关照我。我只是把你当哥哥对待而已。既然你不领情,那就算了。”说毕头也不回就走了,她走的时候,泪水打湿了脸面,差点使她看不清眼前的路了。

张木青知道自己伤了她的心,并且伤的很深很深。可是有什么办法,在他的心里,云贝贝一直都在。

张木青一个人走到车站,坐上回家的车。天气很阴,空气也很沉闷,一切都变得烦躁而无生机。可能是暴风雨来临之前人们的生理机构有点失调吧,他觉得烦躁空虚极了,只有不停地抽烟才能有所缓解。

大约中午时到得洛龙河车站,一下车就是大雨倾盆。幸好他的行李中有把雨伞,他撑着雨伞一步一步向桃源村走来。

从洛龙河车站到桃源村要经过七八个村子,这些村子都靠着洛龙河,所以张木青要想回家就从洛龙河堤坝上走。此时雨很大,道路也*****他边走边注意脚下,防止跌倒。然而走着走着,他觉着有点不对劲起来。

第三十四章 情殇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