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三十七章 寻找办案人

  黄【和谐】菊秀想不到说话间,他就要行凶,不禁惊道:“你……你想干什么……”

话音还未落,木棍就砸在黄【和谐】菊秀左边的一块石头上,把上面的一只铅笔长的红色大蜈蚣打得稀烂,黑色和绿色的汁液流满了石面。

黄【和谐】菊秀一看,吓得跳了过来道:“妈呀,怎么有这么大的蜈蚣?”

张木青道:“这里树多林密,什么东西都会有。应该是前天下过雨,土壤松动,这些东西就开始出来活动了。”

黄【和谐】菊秀脸色很难看,嘴唇抖动着,好半天才道:“要是……要是这样,我还不如不来了!”

张木青点点头道:“不过,你现在回去还来得及。这样吧,三百块钱我不要了,安全送你回去。”

黄【和谐】菊秀的脸色更加难看,她用牙齿狠狠地咬着下嘴唇,似乎都要咬出血来。好久才道:“你……你刚才的话什么意思?是不是你害怕了,你不想陪我上山了?小小的困难吓不到我,如果你不想帮我,你现在就可以走。”

张木青见她这样,却突然笑了起来,他似乎看到一件非常可笑的事,笑得他都没办法停下来?

黄【和谐】菊秀四面看了看自己,也没什么值得他笑的,便不解地道:“你笑什么?”

张木青停止了笑道:“看样子,你很害怕,但故作坚强。说实话,我可以帮你,也很想帮你,但你一定要对我说真话。否则,我就是帮你,也不知道怎样帮。”

黄【和谐】菊秀看了看他,感觉他的眼神是那样的睿智和真诚。便道:“好吧,我告诉你真相!”

原来,那日她被马程当做杀害丈夫的凶手,心下既惊又怒。自丈夫无端被杀,她肝肠寸断,一心指望警局早日破案,还丈夫一个公道。可是盼来盼去居然自己成了杀害亲夫的凶手?她不理解,她愤怒,她想抗争。然而冰冷冷的手铐铐住了她,她才知道自己是多么的渺小与无助。

到了警局,她一言不发,准备以死抗争,她想她千万不能屈服,即使死了,也要让人们知道她不是杀人凶手,真正的凶手还在逍遥法外。

她本来对社会和警察产生了绝望之情,然而张木青的坚持使她又从绝望的边缘走了回来,她暗想这社会还是有好人在,还是有一批正义的人在主持公道。

在张木青的坚持下,黄【和谐】菊秀被放了回来。她回家休整里两三天,养好了外伤。但对于自己无端的被抓,她越想心里越气,就得去警局讨个公道。于是在大雨过后的那个早上来到了警局。

在警局办公室里只坐着吴小莉,正在那里无端发呆。她就走上去问道:“吴警员,请问马组长在吗?”

吴小莉看都没看她道:“没看见里面没人吗,还问?都出去了,都走了,你还是下回再来吧!”

听着这冷冰冰的话语,黄【和谐】菊秀心里气就往上翻,但她强忍怒火道:“吴警员,我说句不好听的话,你上班时间坐在办公室里,就是笑脸迎人的工作。我不管你今天心情怎么样,你今天必须得接待我,而且还使我满意。如果你做不到,对不起,请你换一个人来!”

吴小莉见她句句不让,心下更不乐,心想一个女老师竟敢在警局如此无礼。便提高声音道:“你以为你是什么人?还敢在警察局撒野?本警员今天就是心情不好,就是不接待你,你能把我怎么样?”

黄【和谐】菊秀冷笑道:“警察局可是个讲理的地方,你说我该把你怎么样?”

吴小莉一时被她抵得说不出话来。这时刚好小于从外面回来。看到她们的脸色都不好,心下也知道七八分了,便对黄【和谐】菊秀道:“黄老师,真不好意思,警局这两天为了剑人的案子,非常忙乱,而且我们的局长又被撤职了,所以心情都不好。现在警局群龙无首,人们都不知怎么办了。如果你有什么事,请到我办公室,我把我知道的都告诉你,好吧?”

黄【和谐】菊秀陡然知道警局的变故,方理解了吴小莉的反常举动,便随小于来到他的办公室。

黄【和谐】菊秀关心的问道:“既然警局变动很大,那我丈夫的案子还查不查?”

小于忙笑道:“瞧你说的,人命关天,哪能不查?”

黄【和谐】菊秀道:“既然查,这都许多天了怎么一点消息都没有?更可气的是前几天将我抓到警局一顿暴打,这就是你们办事原则吗?那个马程呢,他不是很有本事吗?你让他来见我,是不是没本事,躲着不敢见我?”黄【和谐】菊秀此次来主要找马程的麻烦,顺便督促警局尽快查出凶手,谁知警局变动,马程不在,只将一腔怒火发在小于身上。

小于见她咄咄逼人,知道不是针对自己,但听着话也不怎么受用,只得尴尬地笑笑道:“黄老师,你的心情我明白,但办案总得有个过程不是,别说是凶杀大案,就是一般的邻里纠纷还得调查、谈话、讨论……那过程长着呢。再者说这案子查下去,对你对你丈夫也不见得是好事!”

黄【和谐】菊秀听他前面的话,知道他们惯用的推诿搪塞,心下不断的冷笑,但听到后面觉着不对劲,便道:“你把话说清楚,什么对我对我丈夫不是好事?”

小于啧了一下嘴道:“按说这是警局机密,不便透露。这么跟你说,你这案子原来是张木青张组长查的……”

黄【和谐】菊秀立即道:“是啊,那还让他查啊!”在她心里恨不得早把案子给他去查。

小于道:“可是他后来接了剑人的案子,这案子你们在新闻上想必都听说了,死了不少的官员,张木青组长也因此被停职了。后来马程接手你的案子,发现在洛龙河砸死你丈夫的石头上留有你的DNA,而所有的证据显示你从未到过洛龙河,案子就陷入了僵局。现在警局上下都为剑人案奔波,也无瑕顾及到你的案子。”

黄【和谐】菊秀怒道:“那些官员死的是命,难道我丈夫死的就不是命吗?我丈夫案在前,为什么不先破?”

小于道:“你话不能这么说,虽然都是命但轻重不同。市长管理着整个市呢,他的案子不查清楚,哪个官员敢正常上班,那市里还不乱套了。你是老师,素质高,不像那些平民百姓,没事大呼小叫的。”

黄【和谐】菊秀本想讨个公道,没想被他数落了,心下想气,又气不起来,暗想:“是啊,事有轻重,不能强求。可是我不能总让罗山的尸体躺在停尸房吧?

小于见她脸上阴晴不定,便道:“黄老师,你也不要着急。其实对你案子了解最透彻的还是原来的张组长,你不妨去找找他……”

黄【和谐】菊秀心下一团乱麻,没好气地道:“你不说他被停职了吗?”

小于叹口气道:“停职才好啊,想怎么的就怎么的,不像我们困在这里,不得自由。”

黄【和谐】菊秀见他话里有话,忙道:“于警官,你是一个大好人,刚才我多有得罪,你大人有大量,不要往心里去啊。”

小于“嗨”了一声道:“我长得胖,心无城府,哪计较那事。再者你也迫不得已,要不然这么大热的天,你会往警局跑。”

黄【和谐】菊秀道:“于警官,你有什么指教尽管说,我一个女人,死了丈夫都不知道天是黑的还是白的了。”

小于看看办公室的门关的很严,想了想道:“黄老师,我和你说话,最好不要对外说,要不然你丈夫的事怕就要成为冤案了。”

黄【和谐】菊秀忙道:“我不会对外说的。”

小于小声地道:“原来张组长曾查出你丈夫没有中彩票,那八百万来路不明。”

这一说犹如当头一棒,砸得黄【和谐】菊秀浑身一惊道:“什……什么?这怎么可能?”

小于忙噤声道:“小声点,以防别人听见。如果你不相信,回去可以查一查那期的中奖号码。现在警察就着手查这八百万的来源,相信你丈夫的死就与这八百万有关。当然这几天剑人的事闹得凶,要不然早查出来了。”

黄【和谐】菊秀直感到脊背发冷,不禁道:“天哪,这到底是怎么啦?”回过神来问道:“你说,这是张组长查出来的?”

小于点点头。

黄【和谐】菊秀道:“他现在在哪里,我……我要去找他?”她恨不得一下子就要见到张木青,了解各清楚明白。

但是小于摆起了谱道:“这个嘛,他行踪飘忽,谁知道呢。”

黄【和谐】菊秀从包里拿出仅带的一千元塞给他道:“求求你,一定要告诉我!”

小于脸色变了道:“你……你这是干什么?犯纪律的……”

黄【和谐】菊秀忙道:“拿着吧,我不说,没人知道。”

小于摩挲了一下,收了钱,喜笑颜开的道:“他老家就在洛龙河边桃源村,他有老母亲在家,这次停职,他定是回家看母亲了。不过,他那种人吃软不吃硬,你装得可怜点,他定会帮你。”

黄【和谐】菊秀把这一切原原本本说了出来,张木青苦笑了一下道:“早在我预料之中,想你一个在城里长大的女教师,怎么会轻易到这儿来,又怎么会那么巧相遇了两次。”

黄【和谐】菊秀道:“对不起,我真的是想了解我丈夫被杀的真相。如果你是我,你也会了解我的心情的。”

张木青叹了一口气道:“既然答应帮你,还能说什么呢?”

又道:“那个小于,死性不改,怕又是赌输了钱,什么事都干得出来。”

黄【和谐】菊秀忙从包里拿出一大叠钱道:“这些你都拿去,我前面和你拌嘴,不过是让你觉得我小气,我很可怜。其实钱真的不算什么的,只要你能帮我查清事实真相,还我丈夫的清白。”

张木青看都不看她的钱,道:“我前面和你要钱,不过是试探你查案的真心。你别把我当小于对待,否则我立即离开。”

黄【和谐】菊秀拿着钱的手伸在半空,尴尬的不知如何是好。停了好半天道:“自古君子以义待人,这些俗物实在是俗不可耐。也罢,将来你有什么需要,只要说一声,我尽我所能相帮。”

张木青站起身来道:“走吧,其实我也想查清事实真相,你不必感谢我。”

说完话,突然看见被打死的蜈蚣尸体上爬着一个长者红色翅膀的虫子,甚是怪异,仔细一看,不禁大惊失色。

第三十七章 寻找办案人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