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四十一章 晕产地

  由于农村晚上没什么娱乐,又加老人喜欢早睡,黄【和谐】菊秀吃过晚饭后就陪张木青的母亲睡去了。一宿无话,第二天,天还没亮,张木青就被一阵捣衣的声音惊醒。起来一看,就见黄【和谐】菊秀在院中洗衣服。她洗了一盆,自己的衣服也在内。忙道:“这些衣服怎么能让你洗呢?”

黄【和谐】菊秀道:“这有什么不可以的,我在人家住还要交钱的,在你家住,不但不交钱,还有吃有喝,洗点衣服算什么呀?”

张木青再一看,母亲在厨房做早饭呢,母亲道:“黄老师就是不错,非要替我洗衣服,我也拦不住。哎呀,多好的一位老师啊。”

黄【和谐】菊秀边洗衣服边说着客套话,张木青看她的小手又是搓又是槌,头脑中又无端的出现一些似经历过,又没有印象的画面。他实在搞不懂,他和眼前的这个女人曾经发生过什么?为什么在脑中只是零星的残片?真实的情况究竟是什么?

吃早饭的时候,张木青问母亲到:“妈妈,这剑山最近好像很古怪,有没有听人说过什么吗?”

母亲道:“听黄老师说,你们昨天去了剑山玩了。那山自古以来就有很多离奇的事,最好少上去疯闹。”

张木青道:“这山民间有什么传说吗?”

母亲道:“小时候,你常问你爸爸这句话。你爸爸跟你说,这山就是一把剑,是上天镇压恶龙的,就是这样。”

黄【和谐】菊秀奇道:“一把剑?真的这么神奇啊,我们昨天就看到那把神剑了。”

母亲喜道:“什么,你们看到神剑了,以前老人们说,在剑山上看到神剑凌空飞的人,那是受菩萨保佑的人。你们都是有福之人啊。”

母亲又道:“要说起这剑山,还和我们家木青有很大关系呢?”

黄【和谐】菊秀一听说与张木青有关系就好奇了说:“是吗,是什么关系啊?”

母亲道:“那一年我怀孕八个月,家里养得一头猪跑到剑山上去了。我就一个人上去追,结果到了那大石壁那儿,就肚子痛。我想怕不是要生了吧,在这儿生孩子,没有人帮助怎么办?果然孩子要生了,我就躺在那石人边的草地上把木青生了下来。要不然他爸爸怎么给取名木青呢,那是因为在山林里生的他。”

黄【和谐】菊秀笑道:“原来你是个早产儿,不怪人们说早产的孩子聪明呢。”

张木青忙道:“你是说,在那山顶最高处的那个石壁吗?”

母亲道:“就是那儿,你上学的时候还在那儿晕过几次,那里是你的出生地,老天爷要你不要忘了他。”

黄【和谐】菊秀不禁道:“这就奇怪了,我听说有晕车的、晕船的、还有晕飞机的,没听说过晕出生地的,看来这种事情,你是独一无二的。”

三人说说笑笑的就吃过了早饭,饭后,张木青和黄【和谐】菊秀还是要到剑山上去。这次他们做好了充分的准备:带了几把防身用的刀具,几根铁棍,打火机,手电筒,锤子,还有几根结实的粗麻绳。张木青把这些东西装在背包里,就和黄【和谐】菊秀再次上山了。

他们沿着旧路从桃树林的对面的小路上去。

到了山脚,张木青突然站住了道:“黄老师,上了山危机四伏,你可要想好了?“

黄【和谐】菊秀一本正经的道:“笑话,没有这个心理准备,我还敢来吗?”

张木青正色道:“你不感觉你是一个很可怕的女人嘛?”

黄【和谐】菊秀陡然愣住了道:“你什么意思啊?我来查案,找到我丈夫的死因,抓住凶手难道就可怕吗?”

张木青冷声道:“我不是那个意思,我是说按照常情,昨天遇到的恐怖景象应该对你产生巨大的影响。可是你呢,居然还敢来,这好像有点反常啊?”

黄【和谐】菊秀闭了闭眼道:“你们查案的是不是看每个人都反常啊?你不也是不怕吗,凭什么我就不敢来?”

张木青道:“你和我不一样,我是男人,又在这里长大,自然不怕……”

黄【和谐】菊秀道:“说来说去,你是大男子主义。你这些年就知道一个云贝贝,其实现在很多女人远胜于男人,你以为你们这些臭男人是天底下最出色的吗?”

张木青想不到她会说这么一通话,实在没办法反驳,便道:“还说自己有本事,昨天虫子一出来,就又是吐又是晕,要不是我这臭男人,现在你就在虫子的肚子里了。”

黄【和谐】菊秀也不甘示弱道:“还说我,要没有我,你就被那把宝剑杀了,你救过我,我也救过你。别以为你有多大本事?”

张木青又指了指她道:“我说不过你,我也不想和女人斗嘴。不过我问你话,你得老实回答,要不然,查找凶手那是雾里看花,没有影儿。”

黄【和谐】菊秀不知道他要问什么话,只得道:“我看你这人很不老实的,昨天还装清高不要钱,今天不会后悔了吧,想散手不管了是不是?”

张木青道:“我像是不管事的人吗?要不是我,你当初就被马程当凶手枪毙了。现在还在这儿和我斗嘴吗?”

黄【和谐】菊秀想起那次被马程抓的情景,才知道眼前的这人是自己的大恩人,便软了口气道:“我知道你是好人,但你不能老是欺负我,我死了丈夫也是很可怜的。”

张木青道:“说起你丈夫的案子,我得问你,你丈夫死了一个月,你怎么就一点不知道呢?要不是我们警察通知,恐怕你这一辈子都不知道你丈夫死了?你这是一个做妻子的表现吗?”

黄【和谐】菊秀陡然听他问起这个,眼里闪过一丝迷茫和痛苦,想说什么,可顿了一下,又没说,好像有什么顾忌似地。

张木青道:“其实你也有隐情是不是?一开始我就很怀疑你,但当你把罗山日记和存折都交出来时,我就知道你不是凶手。但是什么原因在一个月中你都不和你丈夫联系呢?”

黄【和谐】菊秀的眼睛有点湿润道:“他走之前我和他吵过一架,我生他气,很生他的气,我发誓一辈子都不打电话给他。所以一个月中我都没和他联系,但谁想到,他就被害了呢?”

黄【和谐】菊秀想到了那段揪心的事,眼泪滚下了雪白的脸。

张木青想不到这会勾起她的伤痛,心下也不好意思,便道:“咱们走吧!”

二人沿着昨天的山路一步步向上走,走到昨天打死蜈蚣的地方,发现那蜈蚣尸体已成黑色,散发着恶臭,就像昨日虫子的臭味。

黄【和谐】菊秀看看四周道:“奇怪,昨天感觉漫山遍野都是虫子,今天怎么一个都见不到?”

张木青道:“这不奇怪,昨天那把宝剑出来时,黑气一散,虫子就自然没了。”

黄【和谐】菊秀道:“看来虫子是在那黑气里,只要没有黑气就没有事。”

二人渐渐走到山顶,张木青道:“再往前走,有个大石壁,石壁前有一个裂沟,我们在那儿发现了衣服鞋子,还看见了血迹。如果那天你丈夫到了那里,十有八九就在那里遭到凶手袭击。那里应该是凶案的第一现场。”

黄【和谐】菊秀道:“听说,他是四月一日上的山,可四月三日他还回了家,如果那是第一现场,他死了怎么还会回家呢?”

张木青点头道:“我说那是凶案发生的第一现场,但并没有说你丈夫当时就死了啊?”

黄【和谐】菊秀吃惊地道:“你说,那时他没死?然后又跑回了家是吗?”

张木青看着她道:“难道不是这样的吗?”

黄【和谐】菊秀想了一下道:“不会的,他什么事都和我说,这么大的事,他怎么只字未提?”

张木青道:“他只字未提,是因为爱你,不想你受到伤害。他定是在山上遇到什么可怕的事。日记里提到的诅咒不是没来由的,从我们昨天看到的可怕情景就知道了。”

想到了昨天的情景,黄【和谐】菊秀还是很赞同张木青的观点,但是她又想到了别的事,忙道:“即使这样,那八百万钱是怎么回事?难道这山上还有人给钱给他吗?”

张木青也喃喃地道:“对呀,那么多钱又是怎么来的?”

二人已走到山顶,看到那一方石壁笔直地立在山顶,石壁上爬满藤蔓和苔藓,就像是一方绿色的屏风。石壁下面是密密麻麻的石人、石像,这些石人、石像立得久了,大多被土和草木覆盖,只有露在外面的青褐色顶部才让人感到这里有巨大的石人群。

黄【和谐】菊秀感叹地道:“这里的石人真多,怕是比其他地方加起来都多。”

张木青道:“我妈早上说的,我的出生地就是这地方,我一踏入那个石人群头就晕。”

黄【和谐】菊秀道:“这也没什么稀奇的,像这种石壁,只要是石头山都会有的。但是你怎么会晕呢,不会是那石壁产生什么气味使你受不了吧?”

张木青摇摇头道:“不清楚!”

又指着石壁前得一个地方道:“看,这里有一道裂沟。那血迹就在这裂沟边的石头上发现的。”

黄【和谐】菊秀好奇就向裂沟里看,这一看吓得“啊”一声大叫。

第四十一章 晕产地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