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三十九章 玲玲

  张木青背起黄【和谐】菊秀向四面看了看,光亮照得还是不远,四周和头顶上都是黑沉沉的一片,他在盘算如何才能走出这可怕的地方?一旦这些大虫蜕完了皮,有了精神,又如何逃得了这恐怖地带?

正想间,就听得黄【和谐】菊秀虚弱的声音道:“怎么我还在你的背上?没有被虫子吃掉吗?”

张木青开玩笑的道:“是啊,咱俩命大,虫子吃不了。”

黄【和谐】菊秀道:“刚才你做了什么,我的腰痛得要命?”

张木青知道那一摔摔痛了她,她才醒过来的。便道:“对不起,刚才摔倒了,你太沉了,不愧人家说,生个女儿是千金呢?”

黄【和谐】菊秀在他后背锤了一下道:“你占我便宜,居然说我是你女儿?”

张木青一怔,因为他的脑中又出现了一个画面:一个女孩子面笑如花,在草地上向一个人走来道:“郎哥,说好了,你要爱我一生一世,不许反悔的,要不然我会打死你。”

这时走过一个壮实的小伙道:“玲玲,你就像花儿一样漂亮。咱们一定会白头到老的,到时候我不再做什么大酋领,就咱们两个人到那大山里去,我打猎,你制皮衣,好不好……”

二人笑着跑着,无比欢畅。

画面又一闪即逝,张木青被自己头脑里的画面牵引,突然小声地道:“玲玲……”

黄【和谐】菊秀讶异地道:“玲玲?谁是玲玲啊?这里还有别人吗?”说着抬头四看,一下看到地上无数的大虫,吓得尖声大叫,差点没把张木青的耳朵震聋了。

张木青忙道:“别叫,别把这些大虫吵醒了!”

但已是迟了,有几只蜕完了皮的虫子开始伸出翅膀,张开口,准备蓄势向张木青二人冲过来。张木青大惊,忙将一根短的枯树枝点着了向最近一只大虫扔过去。那大虫被火光砸中,顿时全身着火,那虫子被烧得“嗷嗷”直叫,不一会儿就化着一团灰了。也许这虫子身上油性过多,容易起火,所以他们才极端怕火。

张木青喜道:“黄老师,我有办法对付这些虫子了。”便把火把向一个个虫子身上点去,虫子们一个个被烧得焦臭无比,“嗷嗷”声震天。

突然就在此时黑气中有“咯吱吱”的声音,张木青只感到有无数的手臂向他伸来,他立即将火把四周扫动,那无形中的手似乎也怕火,遇火即退。黄【和谐】菊秀道:“这些东西是不是鬼啊?”

张木青道:“小姐,别老是叫,如果你腿好一点,麻烦你下来吧,我也很累了。”

黄【和谐】菊秀脸红了,知道老是扒在他背上,呼气、吸气相连,自己又是寡妇,太不好意思了,可她也隐隐感觉到,他们似乎很久以前就这样了,她曾经在罗山怀里也没有感觉到如此踏实。她不知道这究竟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

张木青见她不说话,以为她腿伤未好,又不便启齿,便道:“对不起,我刚才态度不好。”

黄【和谐】菊秀道:“你要是背不动,就放我下来,要不然咱们就都很危险。”

此时那黑气“咯吱吱”向下移动,居然扑灭了虫子身上的火。同时黑气下移,张木青手中的火势也越来越小,再过不久,火就会熄灭。

张木青道:“不好,这黑气里有东西。黄老师,你抓紧了,咱们得迅速离开这里!”

黄【和谐】菊秀忙道:“让我下来,你牵着我手走。”

张木青忙放她下来,二人手牵着手向一个大虫稀少的地方跑去。

跑着跑着,张木青头脑中的画面越发增多,他似乎感觉到,他曾经就这么抓着玲玲的手在草地上,在树林里,在小河边……在一切值得记忆的地方,尽情欢歌,尽情跳舞,那画面那般美好,那般甜蜜……

画面消失了,眼前大虫少了,小虫却越飞越多,尸臭扑鼻,更可怕的是,黑气凝固下移,直达张木青的头顶,再要向下,不但火把熄灭,连张木青和黄【和谐】菊秀都会被它吞噬。

就在这时,突然眼前出现一道光,那光在黑气中划破苍穹,扫清阴霾。张木青和黄【和谐】菊秀都站住了,只见那光撕开黑暗的口子,直插到地面。张木青仔细一看,是一把宝剑凌空飞入。这把剑通体闪着萤光,黑色的剑格,青色的剑茎,锋利无比的剑刃。它从黑气中杀出,使得黑气无法成形。

宝剑在插下的一瞬间,又凌空飞起,在黑气中打了几个圈,黑气就变得七零八落,渐渐散去。不一会儿,天放亮了,太阳光照进林中,异样的温暖,异样的光明。

张木青和黄【和谐】菊秀死里逃生,高兴无比,四周看看,虫子都不知飞到哪里去了,回想刚才经历的一切,犹如着了一场噩梦。

他们只顾着高兴,还手牵着手呢。此时,大宝剑旋了几圈,凌空飞下,剑尖直指张木青的面门,张木青大吃一惊,暗想,这剑不是救我的,而是要杀我。于是一闭眼,等待就死。

在一边的黄【和谐】菊秀情不自禁大呼道:“不要……”立即翻身来挡。

然而,剑速虽快,停下更快,那剑尖刚入黄【和谐】菊秀的衣服,就陡地停下。然后剑尖后退,点了几点,就嗖的一声飞上天空,一会儿就飞的无影无踪。

黄【和谐】菊秀惊魂普定地道:“你……你没事吧?”

张木青睁眼看到她给自己挡剑,立即想到云贝贝,心中一痛,就把她当作了云贝贝,忙抱住她道:“谁让你这么做的,谁要你挡剑?你知道你死了对我有多痛吗?”

黄【和谐】菊秀被他又抱又责,心下骇异道:“张组长,你没事吧?”

张木青听到她的声音,方回过神来,忙放开她,神情尴尬极了,那情形真是无法用语言形容的。

黄【和谐】菊秀岔开话题道:“刚才那……那是什么?”

张木青忙道:“是剑人!”

黄【和谐】菊秀道:“你是说,就是那个杀市长,又杀开发商的剑人?”

张木青点点头道:“不错,应该就是它。看到它的出现,我就知道它是怎么作的案、杀的人了。”

黄【和谐】菊秀摇摇头道:“妈呀,太可怕了,一柄剑居然像人一样来去自如?他到底是什么东西呢?”

张木青看了看四周,发现他们是在接近山顶的位置,便道:“黄老师,还要不要上去?”

黄【和谐】菊秀看了看自己,满身是泥,头发脏乱,而且又吐了很多,身上还有虫子的臭味,她又特爱干净,哪能忍受得了,便皱眉道:“还是回去吧,洗个澡,明天再来。”

张木青冷笑道:“明天还来,没怕够啊?”

黄【和谐】菊秀道:“明天你陪我一道来,有你在,我还怕什么?”

张木青忙道:“黄老师,你的活我不干了,明天你爱怎地就怎地,反正我是不来了。”说着头也不回的向回走。

黄【和谐】菊秀大声道:“你真是忘恩负义,我好心救了你一命,你就这样不管我死活吗?”

张木青回头看着她道:“别忘了,是我先救得你,要不然你早就被虫子吃掉了。”刚要走,就见她眼神里满含期待之色,立即又想起了那个画面里玲玲说的话:“郎哥,救救我,郎哥……”

张木青咬牙道:“好吧,我最见不得你这样的可怜相了,快和我下了山再说,要不然天真地要黑了,到时剑人来了,也驱散不了黑暗。”

黄【和谐】菊秀喜得眼泪都出来了,忙随他下山。

张木青问道:“黄老师,我们……我们以前是不是见过。我是说在你丈夫死之前。”

黄【和谐】菊秀笑道:“那怎么可能,你是警察,我是老师,我又没犯法,怎么可能和你见过?”

张木青道:“可是我总感觉到你很面熟。你知道,像我们这种人,见的人多了,往往搞混了,把张三看成李四,也许你和我的哪个熟人相似呢?”

黄【和谐】菊秀道:“是不是和你的那个云贝贝相似啊?”还没说完,自己就笑了,因为她看过墓碑上云贝贝的肖像,她们之间没什么相似之处。

张木青道:“云贝贝是我刻骨铭心的女朋友,我哪能不记得她呢?”

黄【和谐】菊秀道:“你的云贝贝是怎么死的?为什么到现在你还对她念念不忘呢?”

张木青喟然道:“许多年了,我不想提起这件事。”

二人一前一后下了剑山,下山的地方正对着桃林。张木青忽然看见桃林里,云贝贝穿着白色的裙子,面含微笑地在看着他。

第三十九章 玲玲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