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五十二章 狩猎野牛

  阿郎仔细听了一下,果然是大地在震动,似乎是有什么大型的动物奔过来的样子。他立即拿出石刀,爬上一棵大树,两眼警惕地看着林中的一切。

不一时,从林中窜出一个体型硕大的野牛,野牛全身长着红色的长毛,两角是半圆形的上扬。这林中树木众多,藤蔓纠结,这野牛跑起来不但速度快,而且左拐右弯,毫无阻拦,可见野牛对这一带的环境非常的熟悉。

野牛刚跑过来,就见后面跑步跟着一个女人,女人手里拿着又长又尖的石刀,正在狠命地向这头野牛搠过来,石刀插在了牛肚上,那牛吃痛,狠命地疯跑,反而把石刀带脱了女人的手。那女人手里没了石刀,却也不惧怕,一个箭身就骑到了牛背上,一只手抓住牛毛,另一只手准备拔牛身上的刀。可是牛的跳度太大,拔了几次都没有得逞。

阿郎心想这个女人还不是一个成熟的猎手,这样下去,她会被牛累死的。于是他拿起石刀,看到牛过来就猛地从树上扑下,石刀“嗤”的一声扎进了野牛的咽喉,顿时鲜血从咽喉处喷涌而出。那头牛痛苦地“嗷”了一声,身躯轰然倒在地上。

牛倒下,那女人猛地从牛背上跳下,怒道:“你是谁,为什么要杀死我的牛?”

走进了,阿郎才看清了女人年纪不大,也只十七八岁,穿着麻布编织的衣服,手脚都裸露在外,皮肤很白,不像一般部落里的女人长期在太阳下干活皮肤黝黑的,可能是少于野外锻炼,难怪她连一头牛都杀不死。她是长形脸,眼睛非常迷人,头发虽长,但用藤蔓编织起来,头上还带着一只花环。此时由于愤怒,黑色的眼睛里似乎要喷出火来。

阿郎冷笑道:“你是深山里娲客图族人吗?”

女人看了他一眼道:“你不是我们的族人,你是怎么到这儿的?”

阿郎道:“我怎么来的,你就不要管了,你们娲客图族不是人人都是猎手吗,你怎么连一只野牛都打不死?”

女人已经拔出了自己的石刀,猛地对准阿郎的咽喉道:“要不是你在多管闲事,这头野牛迟早死在我的手里。……小子,你到底是什么人?胆子够大的,敢到我们娲客图族来,你不怕死吗?”

阿郎轻轻地就将她的石刀拨开,哈哈笑道:“你看我像怕死的人吗?实话告诉你,我是来寻仇的,我要救回我的族人,所有的族人?”

女人从他轻轻拨开她的石刀的力气看,自己无论如何也不是他的对手,但听说他是来寻仇的,知道了他是巢郎族人,便笑道:“笑话,还从来没有哪个巢郎族的人敢说这样的话,你死定了。”说着收了石刀就向森林深处走去。

阿郎高声道:“你好不容易打的野牛不要了吗?”

女人边走边道:“那不是我打的,我不稀罕。”

阿郎也抽出了自己的石刀,在牛身上擦干了血迹,也随着女人走去的方向走去。

女人感觉他跟上来,怒道:“你干嘛跟着我?”

阿郎道:“不跟着你如何找到你的族人。不过你放心,我不会杀你的。我没有杀女人的习惯。”

女人听了他的话,却靠在一棵树上道:“那你失算了,我永远回不去了。”

对此阿郎有点吃惊,便道:“你犯了族规吗?”

女人道:“不是,我……我有好多天没打到一个像样的野兽,我的族人不会接受我的。”说着大眼睛里含着泪水显得异样娇小可怜。

阿郎想不到一向剽悍的娲客图族人却也有这般脆弱的人,看来传言还是不可信。其实离上一次娲客图族人侵犯巢郎族已经三年多了,那时阿郎还小,又不在族人的聚居地,根本就没看见过真正的娲客图族人,他对娲客图族人的印象完全来自于别人的叙述。

阿郎问道:“你打不到猎物,你们的族人就不让你回去吗?”

女人收了眼泪道:“是的,我们完全靠打猎、捕鱼、采集为生,不像你们还可以种植黍粟,饲养猪狗,所以我们每一个人都会有独自打猎的本领,要是成年后还不能独自打猎,族人就会抛弃他,任何人都是这样!”(作者声明:原始人说话不会像这样文绉绉的,这只是为了小说的易于表达,请读者们就不要深究了。)

阿郎看着她道:“你打猎的方法不对,像那只野牛,你不应该只在后面追它,你得想办法走到它的前面,刺它的咽喉。”

女人道:“这种方法我早就知道,可是实战中我无法发挥。我已经打了三天了,除了一些小兔子,我什么也打不了。”

阿郎想了想道:“好吧,咱们做个交易,我帮助你怎么能打到大型的野兽,但你得帮我去见你的族人。”

女人看着他,有点犹豫道:“我……我不和人做交易的……”

阿郎道:“这也不算是交易,只是互相帮忙,你也不想会被你的族人抛弃,对吧?”

后一句话打中了女人的软肋,,期期艾艾地道:“你能……教我怎样独……自打死一头野牛吗?

阿郎很自信地道:“当然!“

他带着这个女人向树林里走了几步道:“首先你得闻气味,每个动物都有它自己特有的气味。如果你想狩猎那些大型的动物,你除了闻气味之外,还要倾听大地的震动,震动的不同,说明动物的体重和攻击力的不同。找准了目标之后,你不要立即去攻击它,对于大型的动物,我们一个人是对付不了的,只有在周围制造恐怖,让它受惊害怕。动物也和人一样,它会害怕一些不可知的东西。当它害怕时它会拼命的逃跑,而持续的害怕,会让它筋疲力尽,到时候你就可以下手了。”

女人笑了道:“看来你很会打猎,你不像是巢郎族人,倒像我们娲客图族的。”

阿郎忽然指着很远的草丛里道:“那儿正有一头野牛在卧地反刍,你去把它杀了,我在这棵树上等你!”

女人道:“你怎么知道那里有野牛?”

阿郎道:“我闻到了它的气味。——哎,不说了,祝你好运!”说着身子一纵,就到了身边的一棵树上。

女人看了他一眼,又犹豫了片刻,还是向那个草丛里走去。

阿郎坐在树枝上,欣赏着这个夜景,不一会儿就听到了野牛的嘶叫声和女人的呵斥声。阿郎借着夜晚的微光,看见野牛受惊了跑了出来。女人正借着树枝的力量赶到野牛的前面,野牛再度受惊,向侧面跑去。女人借着树枝攀爬腾挪,轻松地又来到野牛的前面。这样来来回回追赶了许久。

阿郎心想,这女人还不赖,一点就会,为什么这么聪明的女人在她的族人里没有学会狩猎的本领呢?

又过了一会儿,就听得树林里野牛的惨呼声,凄厉的野牛呼声打破了森林固有的宁静,给这个树林增加了恐怖的气息。

女人将庞大的野牛身躯拖到树底下,阿郎从树上纵身跃下,看着女人较好的容颜,笑了。

女人道:“我是玲玲,你叫什么?”

阿郎道:“阿郎!”

女人也笑了道:“阿郎,是不是你们巢郎族的人名字都带‘郎’字啊?”

阿郎道:“不是,我的名字只是随意叫出来而已。”阿郎说完后,脸色变了变道:“其实我很不喜欢撒谎的女人,你现在该告诉我你究竟是什么人了吧?”

第五十二章 狩猎野牛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