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五十三章 彩面武士

  那个叫玲玲的女人脸上的笑容没有了,反而变得冷漠起来,道:“我说过,你今天晚上死定了,没有人能够到得了我们娲客图族人的领地,除非他是我们的奴隶。”

说毕她打了一个口哨,于是阿郎的四周就走出了十几个体型高大的壮汉,这些人光着膀子,肌肉虬结,头发扎起盘在头顶,脸上用淡蓝色的颜料涂抹。所以每一个人看上去都是一样的脸,他们腰部以下的私处都穿着厚麻布的衣服,相当的紧,似乎是和肉长在一起的。他们的手里都拿着青铜制成的宝剑,厚重而锋利。这种青铜,巢郎族人也能提炼,但数量极少,从来没有被用作宝剑,看来娲客图族人比巢郎族要先进的多。

这些人渐渐靠近,阿郎却并没有害怕,反而问玲玲:“他们是什么人,是你叫来的吗?”

玲玲一脸的冰霜道:“他们是我们娲客图族人的武士,分布在我们领地四周,一旦有人踏入领地,他们就会出来毫不留情地杀死闯入者。”

阿郎冷哼道:“想必我一进入这个树林,他们就发现了?”

玲玲道:“是!”

阿郎又道:“那你是什么人?为什么一开始就和我撒谎?”

玲玲转过脸去道:“你问的问题太多了,你只要知道你马上就要死了就行了。”

阿郎道:“好吧,看来我只有闯过这一关才能进入你们的领地了。”

玲玲已走开,娲客图族的武士各亮出青铜剑,厚重的青铜剑发出“嗡嗡”的声音,杀气已逐渐向阿郎逼近。

阿郎背上的是经过打磨的石刀,石刀对青铜剑,兵刃上就远远落后于对方。但阿郎必须要打胜这一仗,他要救出自己的族人,否则巢郎族永远抬不起头来。

阿郎拿出石刀,双方僵持了一段时间,忽然对方有一名大汉吼了一声,举起青铜剑就像阿郎砍来。

阿郎不能与他对兵器,等到对方剑将要到身上时,身子向左一闪,同时石刀刺向对方的肚腹。

那大汉剑一招不中,自己却受到攻击,忙身子左让,手中的剑横着砍阿郎的咽喉。

阿郎头一仰,石刀猛地带回来,砍中大汉握剑的手臂。大汉“嗷”的一声,手臂断了,那把青铜剑就掉在地上。

受伤的大汉后退了几步,另一名大汉抢身而上,剑像雨点一样击向阿郎的前胸,咽喉,肚腹,手臂……。阿郎只得步步后退躲让,直躲到一棵树边,那树垂下来许多带刺的树枝,阿郎立即用石刀向下一勾,树枝的前端打在那名大汉的脸上,树枝上的刺立即划破了大汉的脸,大汉吃痛,仰头后退了一步。

阿郎见他后退、青铜剑停下的当口,石刀猛地一溯,刀尖就插进了那名大汉的心脏之中,大汉哼的一声向后倒下。

顷刻间一死一伤,阿郎做得轻松自在,其余的大汉眼睛里现出了不安,于是他们互相看了一下,立即同时动手,将阿郎包围在中心厮杀。

阿郎见他们同时动手,立即窜上刚才的那棵树,树上刺太多了,刺破了阿郎的皮肤,鲜血顺着裂痕殷殷地渗出来,他顾不了许多,站在一根树枝上居高临下地看着那些大汉,谁上来一步,就会成为他石刀下的冤魂。

本来居高临下占有了优势,何况大汉们想上来必须爬树,这一动手爬,就没办法使剑,阿郎就会趁此机会袭击。所以这些大汉们面面相觑都不敢先上,于是场面就僵持了起来。

阿郎观看了一下局势,心想这样僵持下去,也没什么意义,倒显得我胆怯了。想毕,从身上取出弓箭,朝一个个子稍矮的大汉射了一箭。那大汉立即挥青铜剑将箭砍落,紧随其后,阿郎又射了一箭。箭嗡的一声要及面门,矮个子脸上有点惧色,但还是身子一偏让过去。然而刚刚一侧身,又一枝箭正中腰部。

矮个子“啊”的一声后退几步,摔倒在地。阿郎的连环三箭运用得炉火纯青,顷刻间要了一人的性命。其他几人立即加强了警惕,握剑的手都青筋暴露了出来。

可是阿郎不再射箭,趁着他们紧张的时候纵身下到地面。举石刀就向邻近的一人砍去。

阿郎的招式变幻莫测,这些人已不能不把他当回事了,忙提青铜剑招架。就在刀剑相交的一瞬间,阿郎借着对方招架之力,身子弹起,双脚向后翘起,越过自己的头顶,从上方击打对手的头顶。

也许击得很重,那人向前窜了一步,正好阿郎越过他的身子站在他的身后。说时迟,那时快,阿郎猛地举石刀砍向那人的后背。

忽然一声沉稳的声音喝道:“慢着!”

阿郎停住了刀,后退一步。他这次来是为了救人,而不是杀人,杀太多的人反而对自己不利。

他定睛一看,走过一位老者,脸黑如墨,须白如雪,眼眶深陷,眼神深邃。老人走过来,那个玲玲也跟在他的后面。

老人扫了现场一眼,这时其余大汉立即垂首在他的身后,从这些大汉恭敬的神色来看,此人在娲客图族的地位不一般。

老者看着阿郎道:“你是巢郎族的阿郎,你想解救你的族人?”

阿郎道:“不错,请问您是……”

玲玲在一边道:“他是巫哈长老,大首领的叔叔!”

阿郎手捂胸口向他行了一礼,他虽然来寻仇救人,但是对对方有身份的人还是敬重的。

巫哈长老严肃地道:“你知道你这样做的代价吗?”他的眼睛盯着阿郎,似乎要冒出火来。

阿郎自走到这里,就没想过回头,不论付出什么代价他都要征战到底,于是道:“没有什么代价,我只有我的族人。我的族人不该成为别的族人的奴隶!”

巫哈长老看着他,却哈哈笑道:“小伙子勇气可嘉,跟我来吧!”

巫哈长老在前面带路,玲玲随后,阿郎看了一下周遭环境,也就随着巫哈向里走。

这里树木非常茂密,地下藤蔓纠结,草丛中散落着大大小小不同的石头,深夜山野里十分静寂,偶尔有几声细细的虫鸣扰乱安宁,给夜行者心里加一点活气。

走了很长的一截路,树木渐渐稀疏了起来,不一时现出一片大草地来。借着夜晚射下来的月光,就见草地碧绿碧绿的,要是在阳光下定会刺人的眼。阿郎心想,难道娲客图族生活在草地上吗,奇怪的是这里一望无际也看不出什么房屋和地洞?

玲玲见他四周观看,知道他在想什么,笑道:“我们的领地可不在地上!”

阿郎的头脑急剧地思索着,难怪人们总是找不到他们的领地,难道是在底下?看他们的武器很先进,可是居住地却为何还像祖先一样不敢露出地面呢?他心里这么想,嘴上却道:“哦,那一定就在这地的下面了!”

玲玲想必对他很有好感,便道:“前面有个乱石堆的石山,向左转……”

“玲玲,你话说得太多了!”巫哈长老沉声严厉地道。

阿郎看了一下巫哈,他脸上一点表情都没有,像个枯死的老槐树。

玲玲刚才说得眉飞色舞的,突然被巫哈打断,脸上红一阵白一阵,忙道:“是的,父亲!”说着也拉下脸来,似乎她刚才根本就没有说话一样。

阿郎见她称呼巫哈为父亲,总感觉有点不像,巫哈那么黑,为什么生个女儿那么白?自然那个年代还没有什么遗传的概念,但是质朴的古人通过生活的经验得知,有血缘关系的人有某些共性的。而这一对父女简直没一点儿共性。

玲玲现在也变得非常冷漠,跟在巫哈身后,毫不看阿郎一眼,她的神情完全变回到那传唤大汉杀阿郎时的状态。阿郎心里有点搞不懂这个女人,一开始见她还是感情激烈,娇小可怜,在她传唤大汉杀他时却是一脸的冰霜。

果然走了很长的一截路看到了那很大的一个乱石山。

第五十三章 彩面武士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