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五十五章 挟制大首领

  阿郎也在看着这些人,他们大多穿着麻布衣服,还有的穿着兽皮制得衣服,女人们打麻织布,用竹篾编织草鞋……男人们有的脸上画着彩条,正在剥去前夜打的羚羊或麋鹿的皮毛,有的则在制作鱼骨或石制的兵器……,他们忙忙碌碌的,各做各的一份事。阿郎等人下来时,这些人都还有说有笑的,一见了阿郎来,都好奇地看着他,有的人眼睛里现出怜悯之情。

阿郎见他们的眼神虽有些怪怪的,但绝无恶意,心下稍稍有点放松。

巫哈将眼睛四周一扫道:“大家都干活,别看着了,到时候完不成祭祀得找你们算账。”

众人听得说,忙弯腰各做各的事了。忽然有个女人小声地道:“看这个男人长得挺壮的,不会是抓来献祭的吧?”

边上一个女人回道:“谁知道啊,只要不是我们本族人,都有可能献祭。”

那个女人叹息道:“可惜哟,这么标致的男人……”

阿郎不经意地向那个女人看去,那个女人嘴唇很厚,眼睛细长,脸色微黑。就在阿郎看她的时候,那个女人也正在打量阿郎,那一双眼睛像是有勾人的欲火,似乎要把阿郎整个吞噬了。阿郎被她看得心神一荡,忙把眼睛移过去。

刚下来的这个地方是一个大厅,都是大青石打造的,每过一定的距离就有大石柱支撑,石柱都是同样粗细从底到顶没有丝毫缝隙,像是整块大石料雕琢而成。阿郎实在搞不通到底是什么人有如此巨大的能力打造这个地下石室的呢?这是娲客图族人做的吗?他们怎么会有如此大的实力?

走过大厅,前面是几个通向不同方向的走廊,走廊里也是亮堂堂的,便于人的来去。巫哈指着边上一个走廊对玲玲道:“你进去吧!”

只见玲玲身体已抖得厉害,眼睛里噙满了泪水道:“不,我……我已经打死了一头野牛了……”

巫哈道:“那不是你的功劳,我一直在你的身后呢,孩子,你是神的子民,咱们的灵魂都是圣母赐予的,死后还会回到圣母的怀抱,你是很光荣的!你去吧!”

巫哈的眼神里闪着温柔,那是一个父亲疼爱女儿的情愫,这种眼神看起来能让人心醉。

玲玲似乎还没有放弃希望,抓住巫哈的手道:“父亲,我……我真的不行,让蓝玲去吧,她比我小,人又清纯,会得到神的青睐……”

巫哈瞪了她一眼,眼神突然变得恐怖起来,吼道:“去吧,长老们都在等着呢!”

这时从玲玲要走的那个走廊里走出两个脸有彩条的大汉,一人抓住玲玲的一条胳膊,像拖犯人似地将玲玲往走廊里拖。而玲玲则大声地哭了起来。

阿郎不明就里,向巫哈道:“这是干什么?”

巫哈却道:“这与你没关系,我要带你去见大首领了。”

说着,巫哈向另一个走廊走去。

阿郎回头看了一下被拖走的玲玲,玲玲被倒拖着,她的眼神一直看着阿郎,那眼神里有祈求,有哀怜……看着直教人心碎。

阿郎不知道她要被带去干什么,也就不便去干涉,只得闭了眼随巫哈向里走。

又走了几个像外间的工作间一样的地方,然后是一个向上的石阶,走上去来到一间金碧辉煌的石室,这个石室里的装饰和外面的截然不同,墙上挂满了金银器物,像什么金箔、金环、金珠,四壁下还有镀金铜兽,兽脖子处有银制挂件,石室中央放置着大理石桌子,桌子上有银杯金叉,还有玉制小鹰鼎。一个高大的男人穿着银色顺滑的衣服(不知什么材料的)坐在上首镀金镶龙的石椅上。他手里拿着的是龙头金拐杖,拐杖四周都挂满了小金铃,只要拐杖一动,那些小金铃就发出悦耳的响声。握拐杖的手上大拇指处带了一个镶着指头大的钻石的戒指,那钻石正发出淡蓝色的光芒。男子脸形消瘦,有一只阔大的鹰钩鼻子,眼窝深陷,眼神犀利,乍一看就给人一股威严。这个男子应该就是娲客图族的大首领了。

在大首领的身边一侧站着一位神色严峻、带着青铜剑的武士,脸上也画着彩条,似乎这个族群的武士都是这种打扮,以便于和常人的区别。在大首领的前面靠近石门的内侧也站立着四个拿剑武士,把守着门口。

巫哈走进去,向大首领行了个礼。大首领没有看他,眼光却在阿郎身上扫了几下。阿郎也看了他几眼,心想,这个大首领可比我父亲有威严和气势,难怪他治理下的族人足够剽悍。

大首领对巫哈道:“巫哈叔叔,你辛苦了,那个闯我们领地的巢郎小子就是他啰?”

他手指着阿郎,巫哈立即道:“是的!我看此人绝不比我们最勇猛的勇士差,所以就把他带来了!”

大首领道:“你做得很好。”

又对阿郎道:“巢郎小子,你想怎样救你的族人?你这样孤军奋战怕是不行的!”

阿郎道:“用你们娲客图族人的规矩,我要挑战你们最厉害的勇士!”

大首领哈哈笑道:“我们不会派人和你比武的,你不但救不了你的族人,你也会呆在这里的。”

这句话激怒了阿郎,他指着大首领道:“难道你们娲客图族人没有信誉吗?自从几百年前,你们侵犯我们巢郎族的时候双方就定下了这个规矩,难道你们想反悔吗?”

大首领哈哈道:“信誉,那是我们对神的承诺,对于你们,我们是没有信誉的。”

“你……”阿郎气得肚子都炸了,早知如此,当初就该听从大祭师的话,不要来了。可是如今已经到来,一定要想办法救回-族人。他此时虽然跨进了石门,但由于武士的阻拦,他无法靠近大首领。此时生气之下,他完全豁出去了,拔出石刀砍向右边两人,同时脚踢左边两人。

这四人也是娲客图族人非常优秀的勇士,他们也在时刻注视着阿郎的一举一动,但想不到他会立即动手,动作沉稳而利落。于是右边两人举剑招架,左边的两人见他用脚,而且来势非常快,青铜剑一时无法砍下盘,就向侧边一让。

阿郎脚踢空了,而石刀又被右边两人拦住,于是就势一个翻身,抢身进入石桌边,石刀在空中划了一个弧,砍向了大首领。其实,阿郎的一砍一踢就是分开守门的武士,而同时出刀砍向大首领,动作只在电光石火之间。

大首领神色一凝,想不到来人会如此强悍,于是身子向旁边一闪,身边保护他的武士立即以青铜剑来挡石刀,两兵器相交,顿时“嘣”的一声脆响,石刀断成两截,前面一截掉到地上。这石刀是打磨出来的,根本无法和炉火中提炼出来的青铜剑相比,所以在兵刃上,阿郎还是落后了许多。

阿郎也知道石刀断裂是在所难免,所以断刀没有给他造成影响,而是趁着刀断的瞬间,众人一惊刹的时候,拔出身后背的骨箭,身子一纵,跳过桌面,动作迅疾地一手抓住大首领的衣领,一手以骨箭的箭头抵住大首领的咽喉,只要他一动,箭头就会插进咽喉里。

保卫大首领的这些武士做梦也想不到阿郎如此神勇,居然轻巧地越过重重守卫,夺得了大首领,于是都吓得面如土色,不知该如何是好。

巫哈吓得连连后退,大呼道:“快,快请大祭师……”

巫哈一叫,顿时外面有人“咚咚咚”地跑去了,估计就是去找什么大祭师。而此时石室中,那五名武士各拿兵刃对着阿郎的后背和前胸,而阿郎的箭头抵在大首领的咽喉处,双方又处于僵持阶段,石室中的气氛异样凶险,似乎任何人动一下,马上就会有人横倒地下。

石室里很安静,大家都能听到彼此的心跳声了。过了一会儿,大首领打破僵局道:“没用的,杀了我你也出不去!”

阿郎冷笑道:“是吗,你的族人舍得让你死吗。……快吩咐你的手下,我要见我们巢郎族留在你们这儿的族人!”

大首领没有听从他的要挟,只是道:“你很勇敢啊,可惜……你不该来这儿!”

阿郎可没有时间和他磨蹭,箭头向肉里送了一点,大声道:“快让我的族人出来!”

第五十五章 挟制大首领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