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五十六章 祭祀的牺牲

  阿郎的声音刚落,就听得石室外面一阵銮佩声响,接着是一对整齐的脚步声,阿郎心想,这一定就是他们的大祭师了,会不会也像我们巢郎族的大祭师一样玩弄蛇呢?

正在想着,石室门外首先进来一个妖艳的女人,女人也有四十岁了,全身穿着像孔雀一样五彩的衣服,而且从胸口以下挂满了不同形状的铃铛,身子一走动,那铃铛就响个不停,起先听到的銮佩声就是这些铃铛发出的。女人脸很长,眼睛、眉毛都画着黑彩,嘴唇也涂了红色,那时的女人是没有化装的,然而这个女人却别具一格。她手里拿着一杆铜质的箫管,乌黑中闪着妖艳的光。

女人一进来,巫哈立即向她行礼,并称呼她为“大祭师”,原来娲客图族的大祭师是个女人。

大祭师向前走了一步,她后面跟着的几十个镖形大汉分两路将整个石室围起来,他们个个拿着明晃晃的铁剑对着阿郎。注意这里说的是铁剑,而不是青铜剑或者是石制的剑。

大祭师看着阿郎,阿郎也用眼睛看着她,他们四目相交,阿郎感到全身一股寒意,她的眼神空灵而深远,远得就像无边无际的天空,和这种眼神相交,阿郎的整个人也就好像来到了夜空,四周空旷的令人心碎。他猛地全身一震,眼神立即回到石室中,他全身起了一身冷汗,这个大祭师好厉害,就一个眼神差一点使他丧失神智。

就在这一瞬间,大祭师脸上的神色也变了,她用箫管指着阿郎道:“这个人再勇猛也不能留着了,他非常可怕,他的魂灵应该送给神享用。”然后仰着头,双手环抱向天,嘴里哇哩哇啦的说了一大通让人听不懂的话。

她的话说完,就见巫哈全身抖得像筛子一样,脸色也很灰白,大首领被阿郎制住的身子也明显地颤抖。阿郎不知道那女人说了什么,会令他们的大首领都如此惧怕,可见事情有点不可思议起来,他不知道这接下来如何办,只是看着这个女人的一举一动,见机行事。

大祭师根本没有看他,还是仰着头说一大堆古里古怪的话,突然四面墙壁“蹦蹦蹦蹦”弹出许多两个大拇指粗细的圆形石子,弹出石子的地方都现出一个园洞,不一时四面墙壁现出了密密麻麻的园洞。

此时的巫哈已经瘫坐在地,本来包围阿郎的武士立即如退潮般地收缩到大祭师的身后,阿郎感到形势有点微妙,这个大祭师还真他妈的有点儿古怪,说不定就是娲客图族人实际大首领。

就在此时,那些园洞里同时喷出金色的烟雾,烟雾一出弥漫了整个石室。阿郎感到一股咸咸的怪味直往脑袋里钻,顿时他的全身一点力气都没有了,箭从他的手中掉下去了,他的整个身子也倒在了地上。

他倒下去时,朦胧中,看见大首领也倒在他的身边,眼睛里现出恐怖的神情看着他。但过一会儿,他的头脑模糊了,什么都不知道了。

当他逐渐清醒的时候,感到全身酸疼,尤其是两个臂膀,,痛彻心扉。他猛地睁开眼来,发现自己凌空被绑着,只觉得四周空间很大,自己像是被一根绳子吊在空中,一点依凭都没有。这种真空绑着人,让人有种无端的恐惧和绝望,因为你不知道接下来的命运会怎么样,你也没办法逃脱。

他狠命地挣扎了几下,大呼道:“有人吗,这是什么地方?……”

话音刚落,就有人道:“别叫了,一会儿就有人来。你挣扎也没有用,逃不掉的。”

这声音就在自己身边,阿郎定了定神,眼睛适应了黑暗,这才发现左边不远处,玲玲也和他一样被真空吊着。说是吊着,其实他们的身后是一根一人粗细的大铁柱横在空中,一头插进无边的黑暗里,另一头上就用麻绳绑着阿郎和玲玲。

这个空间很黑,上面似乎有顶,但下面感觉是无边无边的黑洞,前面是一个圆形的铁栅栏,他们的身子与铁栅栏大约一步多距离,但是阿郎用脚试了一下,脚还是够不着栅栏,两边很黑暗,模模糊糊的看不清有没有石墙之类的边,整个空间就好像只有横着的两根铁柱和绑着的阿郎、玲玲。

阿郎看着玲玲,只见她现在反而显得很镇定,完全没有刚来时的惧怕了,也许知道自己的结局比没有知道自己的结局更让人显得冷静与平和。阿郎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你怎么也被绑在这里?”

玲玲淡淡地道:“祭祀,我们是祭祀的牺牲!”

阿郎明白了,他是彻底的做了娲客图族人的俘虏,俘虏的下场要么成为奴隶,要么成为别族人祭祀祖先神灵的牺牲,还有就是给死去的大首领、长老们殉葬,而他现在是被作为了祭祀的牺牲了。

但是阿郎搞不明白,自己是成为他们的俘虏才被成为牺牲的,而玲玲是他们的本族人,为什么也被作为牺牲呢?这在他们巢郎族是没有的事,而且在别的族群里也没听说过,难道这个玲玲也像他一样是从别族人那里抓来的?

阿郎看着玲玲在思考着,玲玲瞪了他一眼道:“看什么看,都快要死了。”

阿郎道:“你不也是娲客图族人吗,怎么和我一样被祭祀呢?”

玲玲似乎有点忧伤地道:“娲客图族人又怎么样,每一年都有娲客图族人被用作祭祀,本来这次顶替你的是桑五,他是一个连话都不会说的瘸子,谁让你不知趣的闯进来,那就先用你了。不过对我来说可是不幸中的万幸,不用和那个瘸子死在一起了。”

她的眼睛里还含着一丝满意之色,似乎和这个男人死在一起对她来说那是最大的满足了。

阿郎实在想不到,他们会拿本族人来祭祀,而且每一次选一男一女两个人,这种方式好像不符合周边的部落的习惯,而且这里的所有东西都透着古怪,好像这个部落是与世隔绝的。

阿郎又问道:“你们部落选择祭祀的人有什么标准吗?他们为什么要选中你呢?”

本来还有点满意的玲玲,听到这句话,不禁又忧伤起来,垂下头道:“因为在所有女人中,我是最差的,所以他们选中了我。”说着眼泪就出来了,泪水顺着白皙的脸颊形成一道道细小的河流。

阿郎道:“你是说你的打猎是最差的?”

玲玲点点头。

阿郎又道:“可是你已经打死了一头野牛了,难道你们族里所有的女人都会打野牛?”

玲玲道:“不是这样的,我们娲客图族每两个月都要举行一次祭祀,两个月就要死两个人,所有他们除了从别族那里掳掠俘虏外,就从本族里选最差的人。现在别族的俘虏都用完了,只有从本族选了,我从小就讨厌打猎,况且我们族人对打猎都是自己去参悟的,没有人传授你方法,我打了三天,要不是你的指点,我还是一无所获,所有我就是最差的了。”

听了她的话,阿郎感到脊背发冷,他道:“这么说,我的族人也都死了?”

玲玲道:“应该吧,俘虏抓回来就是祭祀的,要不然也不会轮到我们本族人了。”

阿郎大吼道:“这是什么鬼地方,为什么要拿这么多人祭祀?”

玲玲听了他的吼声,很感委屈的道:“我不知道,我从懂事的时候就这样了。”

阿郎气得全身发抖,又朝玲玲吼道:“你怎么什么都不知道,你还是不是娲客图族人?”

玲玲被他的表情和声音吓到了,顿时“哇”的一声哭了起来,道:“我……我真的不知道,你……你这么凶我干什么……呜呜……”

别看阿郎勇猛过人,心里却是慈善,一看女人哭了,心里就软了许多,于是调转头不再看她。

女人哭了一会儿,见阿郎什么话也没有,便逐渐止住哭声,偷眼看着阿郎,阿郎闭着眼在想事,她就试探着问:“你……你在想什么?”

阿郎看着她梨花带雨的样子,自己的整个魂灵就仿佛被她勾走了,呆看了一会儿道:“我……我在想你真是一个奇怪的女人。”

第五十六章 祭祀的牺牲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