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六十章 从地狱到天堂

  阿郎将她拉起来道:“玲玲,你刚才到哪里去了?”

玲玲压制不住心中的喜悦道:“我刚才找到了一个很好的藏身地方,你跟我来吧!”

她踏着尸骨向前走,阿郎感到这个女人有点古怪,不知道在他昏迷期间,她都干了些什么?从她的行为看,不像是一个胆小怕死的女人。也许阿郎先前对她的判断是错误的。但即使他觉得这个女人不简单,也已晚了,因为他觉得他爱上了这个女人了。

女人回头看了一下他,见他没有跟着自己一道来,于是笑了,脸笑得像一朵花似地道:“怎么,不相信我吗?”

阿郎“噢”了一声,道:“玲玲,刚才醒来时,发现你不在,还以为你……”

玲玲没有等他说完,就抢着说道:“以为我死了吗,呵呵,我是不会那么容易死的。不过刚才我是救了你一命的,要不然先死的就是你了。”

阿郎不解地道:“刚才……你……救了我?”他没有感到玲玲刚才有什么救他的举动啊。

玲玲点点头道:“是啊!你快跟我来就知道了。”

阿郎就随着玲玲走了有一箭之地,看到了一面巨大的石壁,石壁的表面就像一面光滑的大镜子,闪着银光,还能通过它照出人的影子。阿郎觉得这不可思议,这种东西闻所未闻,见所未见,简直超乎他的想象了。当然那个时候别说镜子了,就是后期的铜镜都是没有的。

他们两人在这面石壁面前停下,玲玲看了一眼阿郎,眼睛里含着动人的喜悦,阿郎实在搞不通她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这里明明是石壁了,看来无路可走,她却还在笑。

但是接下来的事更让阿郎匪夷所思,玲玲突然伸出手,把手插进了石壁,插进去多少,石壁就能吸收多少。就好像那石壁是豆腐一样(当然那个年代也许还没有豆腐,这样写只是便于阅读罢了),弹指可破。

玲玲的一只手和半个身子已经融入石壁之中,她看了看阿郎,意思是让阿郎也照着样子做。阿郎看了看自己的手,很不相信自己的手能插入石壁。

“来吧,没事的!”玲玲笑着对他说,然后她的那半个身子也进入石壁之内了。

阿郎伸出手,对着石壁,手指刚接触石壁,就被石壁吸住了,那种吸力虽然不大,但足可以让人有种冲进去的冲动。他慢慢地用力,手掌就进去了,插进去的手掌觉得毫无阻拦,手指还能够自由弯曲,那种感觉非常美妙。

忽然一双小手抓住他插进石壁的手,猛地一拽,阿郎猝不及防,整个身子就栽进石壁里了,栽进去还差点跌倒。他连忙爬起来一看,只见玲玲笑得前仰后合了。阿郎瞪了她一眼。

玲玲止住笑道:“我都进来了,你怎么还不敢进来?怕我是鬼吗?”

阿郎道:“你要是鬼就好了,只怕你比鬼还可怕。”

玲玲沉下脸道:“你什么意思啊,你骂我比鬼还不如吗?”

阿郎只是感到她怎么就轻易的找到这个地方的,觉得她和来时的情景不一样起来,才说了上面的话,但现在看了玲玲的表情,还是觉得她不对劲,于是又道:“这可是你说的,我可没这样说。”

玲玲使劲地锤了他一下道:“你这人太没意思了,我好不容易救你,你就这样评价我呀?”

阿郎没工夫和她说话,拿眼睛四处看看,发现这里面亮堂堂的,好像是住家的屋子,但地下不是土质的,而是平滑的铁质地面,地面上有桌子、凳子、锅碗瓢盆一应俱全,只是那桌子是白色的,应该是石头的,凳子也不是石凳或木凳,而是铁的,碗是瓷碗,瓢盆锅勺都是银白色,不知道是什么材料。再往里走,有一张床,四面是银白色的铁皮固定,阿郎摸了一下,触手处就凹下去,同时里面有水“咕噜”一声,吓得阿郎连忙缩回手来。

玲玲更笑得欢了,道:“这是水床,里面有水的哦。”说着就坐下去,屁股被整个床面包起来,床里面的水又“咕噜咕噜”地向两边分开。

阿郎感到这简直不敢想象,水床,银制餐具,大理石桌面,铁质凳子……这每一样在那个年代都是不可思议的,阿郎更是看得眼花缭乱。心里想,这是什么地方,难道是天堂吗?

玲玲见他发愣,忙站起来拉住他的手道:“过来,我让你看一些东西!”

说着不由分说,拉着他从一个通道走到一个半圆形的房子里,房子里有几张凳子,凳子的对面都有一个四四方方的闪动的放光的东西。玲玲直接拉着他走到左边的一个四方形闪光的东西面前,那东西的下方有很多突出的按钮,每一个按钮上都有奇奇怪怪的文字,阿郎在他们巢郎族也算是“识字”的人,不过他识的是他们祖先留下来的巢郎文字。那个时候,每一个部落都有自己特有的文字,以便用于记事和祭祀。阿郎不认识这些按钮上的文字,以为这是娲客图族人的文字。

玲玲按动这些按钮,突然四方形的东西上出现了一个画面,画面里阿郎在黑暗的环境里踩着白骨摸索着前进,阿郎惊得面如土色道:“这……这是什么?这是我的鬼魂吗?”

玲玲道:“这是刚才的你,你不记得了吗?”

阿郎的脑袋明显有点不够使了,道:“刚才的我怎么在这里面?这到底是什么东西?”

玲玲也道:“我也不知道什么东西,反正很好玩不是吗!”

她一脸天真的样子,倒使阿郎更加的觉得她绝不是一个简单的人物。

玲玲一面说,阿郎也一面看,那四方形里的画面在动,里面的阿郎正在走,那许多的鬼魂就出来了,这些鬼魂在画面里看着非常恐怖,他们的嘴巴逐渐逐渐的张开,张得很大,似乎整个脸就变成一张嘴了,它们作势向阿郎咬去,正在这时,画面抖动了几下,就见那些鬼魂都用手抱着脑袋,表情痛苦万分,嘴巴也逐渐恢复到原来的样子了。不一会儿,阿郎的四周就亮起了强灯。

阿郎这才想起,在那个巨人脚下走的时候,忽然感到周围空气凝重起来,想必就是这个时候的事,那些鬼魂要吃他,可后来这些鬼魂怎么又不吃了呢?

玲玲指着画面道:“看见没有,你差点被这些东西吃了,幸亏我在这里加重了石室里的辐射强度,你才逃过一命的。”

“辐射强度?”阿郎不知道她在说什么,满脸疑惑地看着她。

玲玲被他看得心里直发毛,不解的叫道:“喂,你为什么这么看着我?”

阿郎盯着她道:“你怎么会使用这种东西?这好像不是人能够使用的?”

玲玲被他问得哑口无言,好像自己问自己道:“对呀,我怎么会使用这种东西呢?这些东西好像在很久以前我都见过的。难道你没有见过吗?”

阿郎见她还是一脸的迷茫,不像是说谎的样子,可是一个部落中被用来祭祀的弱女子在这些见都没见过的古怪东西上操作自如,似乎又是不可理喻的,难道这个女人隐藏着什么巨大的秘密?

阿郎又道:“玲玲,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这里就好像是天堂,外面的就是地狱,你怎么知道从地狱到天堂的路,又怎么知道利用这里的东西操纵外面的一切?还有,你好像对这里很熟悉,你原本就是这里的人吗?”

玲玲道:“不是的,我从来就没来过这里,这些东西我一看就会的,没什么奇怪的,就好像你生来就会说话,长大了就会打猎一样的。”

阿郎摇摇头道:“没有人生来就会说话,说话是大人们教的,长大了也不是所有人都会打猎,打猎也是人教的。”

玲玲道:“你怀疑我有问题?”

阿郎道:“我说不清楚,我和你好像不是太熟,我不知道你这是怎么啦。”

玲玲却一把抱住他道:“这到底是怎么啦?我也说不清楚,咱们……咱们是患难与共的,对吧?你一定要帮帮我啊!”

玲玲的大眼睛看着他,眼睛里闪着火热的光,他们感到相互之间都离不开自己了。于是阿郎抱住了玲玲,玲玲也靠在了阿郎的肩头。

阿郎心想,这可怎么办呢?不能在这里和她……,于是推开她道:“玲玲,这里很危险!”

玲玲含糊着道:“这里很安全。”于是靠着他更紧了。

阿郎再也把持不住,就搂【和谐】住了她……

第六十章 从地狱到天堂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