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六十五章 娲客图族圣母

  阿郎和玲玲正感到吃力的时候,虫子却主动退去,这让三人都很吃惊,但同时看到天空中一个发出蓝莹莹光亮的云团飘了下来。

大祭师立即跪倒在地,神情非常凝重,同时高举着双手,嘴里说着古里古怪的话。阿郎看着玲玲道:“她说的话,你能听得懂吗?”

玲玲看上去神色有点紧张道:“能听懂几句,她在召唤圣母,那个发着蓝光的云团里住着的就是圣母。”

阿郎好奇地看了一眼云团,云团已经渐渐靠近地面了,难道那个云团里真的住着圣母吗?她长得到底是什么样子的呢?

玲玲忽然抓住他的手,阿郎感到她的手很冰,便回过头看着她道:“玲玲,你很冷吗?”

玲玲摇摇头道:“我不冷,但我很怕,我怕圣母会杀了我,毕竟是我放出了那九条龙。”

阿郎道:“不,她应该杀的是我,是我在你熟睡的时候,碰了那里的东西,才使这些东西跑出来的。玲玲,我是男人,我会承担责任的。”

玲玲立即用手捂住他的嘴道:“别说了,那不是你做的,不是你,你知道吗。”

阿郎见玲玲的眼睛里闪着火热的光芒,心里一动,这个女人爱自己爱得太深,这样的黑锅她也愿意背吗?但阿郎不能让她这么做,便道:“玲玲,真的是我做的,我每一天都看你在那里弄,就很好奇,所以就偷偷地弄了一下,想不到会这样的?真的是我……”

玲玲听了他的话,脸上现出一点吃惊的神色,但一会儿又柔软的道:“你不要先承认,圣母会清楚的。”

说话间,云团已下到了地面,阿郎仔细看去,却是一个圆形的发光的东西,其造型就像恶魔地域顶部的那个圆形东西,不过这个东西底下有三角形的脚,脚上有轮子,可以在地面上滑行。这个圆形的东西外表看起来浑然一体,就像一个鸡蛋,毫无裂痕,但是一落地,从一侧缓缓地移下一道门,门的内侧是一个能供人上下的铁梯。当门的另一头触到地面的时候,铁梯的上方就站着一个人,一个女人。

这个女人乍一看,体态极是丰满,她全身穿着也是蓝黑顺滑的衣服,胸部高挺,她黑色柔顺的头发飘散在脑后,脸丰满红润,眉毛如剑,眼漆黑色,发着深邃的光芒,鼻子挺拔,嘴唇丰厚,无论谁看上去都是一个火辣辣的女人。要说玲玲是妩媚的美,而这个女人则是成熟的美。阿郎心想,这难道就是娲客图族人的圣母吗?好像也不像圣母高贵的样子啊?

女人一步步走下铁梯,阿郎再一次看着这位圣母,突然看到她双眉之间的印堂处闪着一道光,那分明是另一只眼睛,他心里想,天哪,这个圣母是三只眼,和地洞口塑的石像一般无二。

刚才阿郎在看她,女人却也在看着他,眼睛里笑眯眯地道:“这个小子长得很不错,有股男人味。”说着径直走到阿郎的面前,阿郎只感到一股奇异的香味扑鼻。

女人突然伸出手在阿郎的脸上摸了一把,阿郎想躲居然没有躲开,他心里奎怒到了极点,在巢郎族,一个女人对男人这样,那是对他的挑逗和侮辱,所以当时的阿郎极度的愤怒,而涨红了眼睛。但是面前的是圣母,他也没有办法。

女人看了他一眼,笑道:“不喜欢被我摸吗?我不但是娲客图族人的圣母,我还是你们巢郎族的圣母,你们都是我的子民,有什么不能给我摸的?”

阿郎冷哼道:“你真的是圣母吗?”

女人眼睛还是含笑地点点头。

阿郎却摇摇头道:“你不像,我看你不像圣母,你倒像个女坏蛋。”

女人哈哈笑道:“你说得很好,我既是圣母,又是女坏蛋。”她说完之后就看了一眼跪在地上的大祭师。

女人对大祭师也说着古里古怪的话,大祭师一面应着,一面在汇报一些事情。阿郎和玲玲都听不懂,但从她们交谈眼神看,好像是在说这次事件,而且她们的眼光不时地看向阿郎和玲玲,阿郎心想,那个大祭师从自己进入娲客图族开始就处处与我为难,此次一定借着恶龙出逃狠狠地在圣母面前告状了。

她们交谈了一会儿,那位圣母的眼睛里流出了几滴眼泪,而且神情看上去也很悲伤,阿郎不知道她们说了什么,为什么圣母也会流眼泪?她到底是不是娲客图族人崇拜的女神——圣母呢?

终于她们的话说完了,圣母的眼光落在了玲玲的身上,道:“是你害死了和希,放走了恶龙?”

玲玲面无表情的道:“是!”

“不是!”阿郎抢着回答,他不能让玲玲给自己背黑锅。“这些事都是我做的。”

但圣母根本就没有理他,仍是盯着玲玲道:“你为什么要这样做?你到底是谁?你的幕后主使是谁?”

玲玲的身子有点发抖道:“我不知道?”

阿郎抓着玲玲的手对圣母怒道:“我说了是我做的,你为什么要这样质问她,她是无辜的。”

圣母立即回过头看着他,语气很柔软地道:“你不要替她顶过了,你给我们发的讯息已经说明了一切,那条讯息里记载着这些天你们在恶魔地域的所有的事,杀死和希,放掉恶龙,那都是你的好女人——玲玲做的,你明白吗?”

阿郎有点不明白,明明是自己乱按了按钮,怎么会是玲玲做的,而且自己也没发什么讯息呀。

圣母又道:“你知道和希是谁吗,就是你们被送去祭祀的巨人,想要杀死和希,不是一两天就能做到的,玲玲在你熟睡的时候,不断地改变着石室里的磁场和辐射强度,致使和希的心脉冲受损,最后不得不挖腹自杀。而你——阿郎,则在不知情的情况下给我们发出了讯息,要不然我是不可能知道这里的一切,也不会这么快赶来,其实我还得谢谢你,阿郎。”

阿郎听得她这么说,似乎明白了,玲玲从进入那个石室边的房子后,就关闭了所有与圣母联系的讯息,然后逐步逐步地刺激那个巨人和希,最后致和希于死地,放出恶龙。阿郎实在不敢想象会是这样的结局,他疑惑地看了看玲玲。

玲玲也看了他道:“阿郎,这次我没骗你,确实是我做的。”

阿郎的神经有点架不住,道:“为……为什么,玲玲,你这样做要害死多少人啊?”

玲玲还是很迷茫的道:“我不知道。”

阿郎闭了一下眼,真被她“不知道”三个字弄得心里都滴血了。

圣母看着玲玲道:“玲玲,睁大你的眼睛看着我的眼睛,我要看看你的灵魂是怎么回事。”

玲玲有点害怕,不敢看,只是低着头。圣母看了看不远处还没有离去的那些人脸虫子和鬼魂,叹了一口气道:“这几百年真是作孽,无端地死了那么多人,也罢,放了就放了,放了也许就是解脱,。只是……只是我的和希他……他再也不会回来了。”

她说着喉咙就哽咽了一下,似乎又要哭出来,阿郎看着她的表情有一点悲伤,难道那个和希是她的亲人?

阿郎不禁问道:“你很伤感和希?”

圣母小声地对阿郎道:“是,他是我的姨侄,也是我的丈夫。”

阿郎惊得有点说不出话来,这是什么关系,难道神也会**吗?而且她还说得那么自然,似乎这是很正常的事。

圣母看了他一眼道:“你觉得不可思议是吗,其实人类就是从**开始的,但是我们绝不让你们***因为从什么地方开始,就会从什么地方灭亡。”她说着,“嗖”的一声飞上了天,双手一推,一道蓝色的光波逐渐罩住了人脸大虫和鬼魂。

第六十五章 娲客图族圣母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