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六十三章 和希死了

  不知什么时候,阿郎又猛地睁开眼睛,发现还是睡在水床上,玲玲娇小软弱的身躯蜷缩在他的怀里,她睡得很香很可爱,她的每一寸肌肤都那么白,那么滑,就像是牛奶,也许比牛奶更美妙。

他摸了一下她的脸,感觉她是那样的真实与实在,他现在是完完全全的拥有她了,可是他却又觉得她就像族中老人画的壁画一样,虽然拥有,却无法完全的占有。他们的心还没有因为爱而真正靠在一起。

这个女人的交【和谐】媾能力很强,身体软弱如棉花,每一次都能激发阿郎无限的激情,直到舒服透了为止,而阿郎每操完一次,自己则昏昏然熟睡一次。他以前没有这方面的经验,以为都是这样的。可是次数多了,他就觉得不对,为什么那种事做完就会立即睡去呢?他有时做完后,身体很好,没有任何疲倦感,可是不久还是睡去了,难道这女人有催眠的作用?

阿郎醒了过来,然而女人还在睡,他轻轻的穿好衣服走下床来。女人似乎睡得很死,一点反应都没有。阿郎轻轻的来到那个半圆形的房子里。

房子里亮堂堂的,阿郎总感觉有许多双眼睛看着他似地,心里有种不安的情绪。他四面看了看确信这是个密闭的房间,不可能藏着什么人。于是壮着胆子走到玲玲平时坐着的椅子,也坐下去,看到前面闪光的四方形东西。这东西的正前方有许多高高低低、大大小小的按钮,颜色也不同。他想试试能不能点出什么画面来,可是这么多的按钮到底点哪一个呢?平时玲玲在这儿时都是背对着他,他也没看清怎么弄。

他试着点了一个蓝色的按钮,因为他第一次来的时候,玲玲好像点过这个按钮,他就见到自己在石室里差点遭袭击的画面。可是他点了两下,四方形上一点反应都没有。他有点沮丧,忽然看到蓝色按钮边上有个绿色的方块形的按钮,他就顺手点了一下,突然四方形上出现许多古里古怪的文字,阿郎吓了一跳,想把它关闭却不知怎么去关,就看了一下,只见那些字不断地移动,移动了一会儿,下面一个灯亮了一下,并且发出“滴”的一声响。阿郎也不知道这是什么意思,就没有注意。但是随着那一声响,字就消失了,四方形又恢复到刚才的什么都没有的样子。

阿郎觉得这个东西太难以想象了,就像是做梦,可是再什么梦都不会梦到如此奇怪的东西的。他对这些东西太不理解了,也不敢乱按这些按钮,便站起身又回到原来的水床上。

玲玲还睡得香呢,也许确实被他操得很了,女人再是厉害也是抵挡不了男人的强壮。

阿郎跳上床,看着女人较好的容颜,心里在想,人生真是奇妙,他们此前还是不相识的两个人,甚至还是生死敌人,可是现在却睡在一起,而且在心理上会把她当做自己的一部分,虽然这个女人有很多事情瞒着自己,他不但不生气,反而愈发的钟爱她,这到底是为什么?

他在看着她,女人就醒了,睁开杏眼看到了他的眼神,脸上晕红,无限娇羞地道:“你真坏,醒了也不叫我,还这么色迷迷的看着我,难道还没有要够吗?”

阿郎一把抱住她道:“是的,我要吃了你!”

女人“咯咯”地笑道:“你的胃口可真大啊!”

阿郎看着她妩媚的眼神,听着她挑逗的语言,心里就动起来了,抱着她的皓首就亲吻了起来。忽然整个屋子震动了一下,水床被震得向一边歪了歪,里面的水就“咕噜咕噜”响起来。

玲玲立即推开阿郎,脸色苍白了道:“怎么回事?”

阿郎也有点儿慌神道:“不知道,不会是巨人挣脱了,朝我们这边踢过来了吧?”

玲玲道:“怎么可能,我是用强光子辐射镇住了,这么快就苏醒了吗?”

说着话间,屋子又抖动了两下,桌椅倒塌,碗盆落地,情形就像是地震。

玲玲立即穿好衣服,走到半圆形房子里。阿郎有点怀疑是不是刚才自己闯的祸,所以心虚着跟了过去。

玲玲走到那个四方形前面,按了几个按钮,惊得脸色都变了:“不好,它们出来了,它们都出来了……”

一面说一面又按了几个按钮,脸色又是一变道:“这怎么可能,我把这里都屏蔽了,怎么还有讯息发出去?天啊,这些人都要回来了吗?”

她自顾自的说着话,阿郎一句也听不懂,忙道:“玲玲,到底怎么啦?”

玲玲打开一个画面道:“你看!”

阿郎看着那个画面,只见巨人完全挣脱了铁链的束缚,在石室中像个疯子似地到处撞击,每撞击一次,整个地面就急剧地抖动一次,撞击了一会儿,巨人嘴里喷出七彩的烟雾,突然巨人一探手把自己的肚子撕开了,顿时从肚子里飞出各种各样颜色的气雾来。阿郎惊道:“天啊,这……这到底是什么?”

玲玲道:“和希死了,那个九条龙出来了,人间就要大祸临头了。”

阿郎听不懂,问道:“什么是和希,什么是九条龙?”

玲玲被他问得烦了,大叫道:“不知道!”

阿郎又突然听到这三个字,气得脸都青了,他猛地抓住玲玲的肩膀道:“玲玲,到这个时候你还想瞒着我吗?这里到底是什么,发生了什么事,你快给我说出来啊!”

玲玲一把推开他,脸色也是很难看道:“说过了,我不知道,你怎么就不相信我呢?”

她瞪着阿郎,眼睛里想要喷火了道:“一定是你碰了这里的东西,是不是?我怕的还不是那九条龙出来,而是有讯息发出去,现在天上的人一定都知道了,她们马上就会来,我们不能在这里呆了。”

她说着,就在屋子抖动中出了这个房间。自然阿郎对她这些话还是一窍不通,见她出去,阿郎也跟着出去了。只见她走进放着衣服和雕塑的房子里,迅速从架子上拿出一套蓝黑相间的银光衣服,看见阿郎进来了,便拉着他的手道:“我的郎哥,你把这件衣服穿了!”

阿郎见她眼神里满是温柔,似乎刚才说一些奇奇怪怪的话的人不是她一样。

“为什么要我穿这样的衣服?穿着它有用吗?”阿郎不禁问道。

“好郎哥,你就穿上吧,我知道你有许多话要问,但是我回答不了你。你要相信我,我是爱你的。”

她的眼睛里满是乞求,似乎眼泪都要出来了。阿郎犹豫了一下,该不该深信这个女人?该不该穿上这件衣服?穿上它会有什么后果?

“求你了,郎哥!”玲玲又在央求。

突然屋子猛地一震,很多东西都倒了,包括雕塑和铁架,地下横七竖八地躺满了东西。

阿郎和玲玲也被震倒在地,阿郎爬起来扶起玲玲,道:“玲玲,这个时候了,我只想听你一句话解释,我不想活得糊里糊涂了,我是男人,我要了解我所处的环境。你懂吗?”

玲玲看着他的眼,知道这个坚定的男人不问出所以然来是不罢休的了,于是道:“好吧,我只说一句,我……我真的不知道我是谁!这些天我也在寻找答案,我到底是谁,可是我不知道,我真的不知道。”她说完这一句就哭了起来,大颗大颗的眼泪顺着白皙的脸颊往下流。

听了这句话,阿郎连心都碎了,可是这有什么办法呢,也许她真的是不知道自己是谁。

玲玲止住泪,抓住阿郎的手道:“郎哥,我发誓,我对你是真心的,你……你不要抛弃我,好吗?郎哥。”

阿郎看着她梨花带雨的面容,感觉还是那个和他一道被绑在铁柱上的玲玲,那么娇弱,那么妩媚,她确实是一个让人猜不透的女人。

阿郎默默地把衣服穿上,玲玲将他后背的开口拉上,那衣服很紧身,似乎是贴在身上,长在皮肤上。玲玲又将那个能放射出银白光的圆筒塞在他手里道:“拿着这个,如果有人袭击你,你就扣动扳机朝他射!”

阿郎知道这个圆筒的厉害,就收了。

玲玲也迅速地穿上一件这样的衣服,拿着圆筒,此时屋顶都“咔吱咔吱”响了。二人立即跑出这间房子,刚到外间,就听到一个声音道:“果然是你们,今天你们是逃不掉的!”

第六十三章 和希死了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