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七十一章 你们两人不见了

  不知什么时候,阿郎感到身边有浓重的呼吸声,他打了一激灵,立即睁开眼来,就看见瑶瑶坐在他的对面看着他,他们的距离非常之近,连彼此的呼吸、心跳都能听到。女人身上散发着一种淡淡的体香,这种体香和玲玲的不同,但闻起来也很舒适。

“瑶瑶,你……你怎么醒了?”阿郎为自己失责而有点脸红。他向她们睡的草地上看了看,玲玲还在熟睡呢。

瑶瑶将手指放在嘴边,做了个噤声的动作,阿郎这才意识到不远的地方正有凶险逼近。所以他的手也摸在了身上的骨镖和石刀上。

身后传来了野兽的低低吼叫声,听声音像是一匹狼。阿郎心想对付一匹狼举手就行了,但不知道这里有多少匹狼,狼是群居动物,一般不会单独而来。

突然瑶瑶长身而起,一手掷出一支飞箭,只听得“呼”的一声,阿郎身后的狼就惨叫着倒下。

阿郎站起来向后走去,走了一截路才看到倒在地上、咽喉处插着飞箭的狼。阿郎觉得有点不可思议,这么远的距离,这么黑的夜里,即使是自己,绝不会一箭就掷中狼的咽喉。看来娲客图族的女人并不像阿郎想象中的那么简单,也许是玲玲的印象使他忽略了对瑶瑶的认识。

瑶瑶走过来,拔下狼身上的飞箭,擦干血迹,收在背囊中。

阿郎道:“瑶瑶,你们族中平时就是这样杀死狼的吗?”

瑶瑶道:“是的,我们在晚上猎杀动物往往凭听觉和感觉,刚才从狼的叫声中我就知道了狼咽喉的位置,所以一箭杀死它。”

阿郎心想,凭着这一手,瑶瑶就是巢郎族中一等一的好手了,难怪几百年来,巢郎族斗不过娲客图族,他们的女人比我们的男人都强。

瑶瑶看着阿郎忽然道:“阿郎,你喜欢我这样的女人吗?”

对于这样一个既漂亮,又有好身手的女人,阿郎岂有不喜欢之理,但是要说到真正喜欢,他的心里还是玲玲,也许瑶瑶会成为他的女人,但在心中的位置可能不会超过玲玲的。阿郎“噢”了一声,算是回答了。

瑶瑶却眯起了细长的眼睛道:“可惜玲玲不喜欢我和你在一起。”

她这一句话,阿郎听着有点别扭,难道一个堂堂男子汉心中喜欢谁,还得听玲玲的吗?这一想就伸手抓住了瑶瑶的手道:“你放心吧,等我追回我的族人,我会给你一个交代。”

话音刚落。脑海里突然想起虚华祖的一句话:“阿郎,你要做的就是爱你的玲玲和管理好你的部族,其余的就不要想了。”阿郎心想,虚华祖的这句话什么意思啊,她为什么要说这句话呢?

阿郎的手既大又有力,女人觉得很踏实,她心中一荡,想去亲吻阿郎,忽然发现他的眼神有点游离,她不知道他在想什么,于是就忍住了。

阿郎回过神来,忙放了瑶瑶的手道:“好了,你也累了,咱们回去休息吧!”

当他们回到休息的营地,就见玲玲已坐了起来,想必是刚才杀狼的嘈杂声惊醒了她。

“事情做完了?”玲玲笑着问。

“事……”阿郎觉得这个问题还真不好回答,于是绕过话题道:“玲玲,你醒了,这个地方很危险,我们刚才……”

还没说完,玲玲就道:“是很危险,我眼睛一睁开你们两就不见了。”

阿郎见她眼睛里放出一种委屈的光,知道她是误会了自己和瑶瑶,想要去解释,可仔细一想,难道她不该误会吗,自己刚才分明是对瑶瑶动了心的。他平时做事说话干脆利落,可现在面对女人却变得犹犹豫豫,他有点鄙视起自己来,自己什么时候变得如此懦弱了?

东方的天空微微泛出一点白色,阿郎三人就走出了那个树林,自打死那只狼之后,阿郎几乎就没有睡,一是没心情,二是担心有狼群,这样朦朦胧胧地挨到了东方变白才坐起来。 玲玲和瑶瑶也起来了,阿郎不知道她们有没有睡好,也不好问,只得收拾起程。

这次行走,玲玲却没什么话了,只是一个人闷闷的在前面走。瑶瑶本来就没有话,更别说是这种时候了,但她走在后面和阿郎并肩而行,两个人身上带满了弓箭和武器,走在一起还满是般配。阿郎明显感到玲玲是真的生气了,所以总想走到前面去看看玲玲,哪怕是看看她的脸都好,可是玲玲走的非常快,她的腿本来就细长,真是走快路的材料。

三人就这样又走了一天,到傍晚时,天气隐晦了,乌云渐渐地铺满了天空,空气也很沉闷,阿郎皱了皱眉头道:“看来晚上有雨,得找个地方避雨才好。”

瑶瑶道:“前面有座山,会不会有山洞呢?”

阿郎道:“那山不大,又是土山,应该没有。我看晚上就别休息了,一直走,等到下雨了再见机行事吧!”

三人绕过了那座山,才发现山脚下又是一片小树林,树林里坐满了全是人,他们各自带着自己的东西,什么陶懨、瓦罐、石制器皿等,还有一些驴羊猪牛马等家养的牲口,有的人还带了兽皮制的帐篷,拉在树木上,以备挡雨。阿郎一看这些人就知道是他们巢郎族的族人,原来他们带的东西太多了,果然没有走远。

阿郎突然出现在众人面前,巢郎族的所有人欢呼了起来,他们就像看到了救星一样围到了阿郎的周围。

“阿郎,是你吗?你回来了!”

“阿郎,你果真是阿郎,我们的英雄,你是来接我们回去的!”

“天哪,神灵保佑,你还活着!”

“我想死你了,阿郎。……”

……

他们有的抓住阿郎的手,有的抓住他的衣服,有的上去拥抱他,有的……

阿郎看着他们,开心的笑了,走了很长时间,他又见到了他的族人。这真是一个幸福而美妙的时刻。

突然有人大呼道:“闪开,快闪开,大酋领来了!”

众人一听大酋领来了,立即退开来,同时脸上泛起一股恐惧,阿郎看着人群中目前见到的唯一一位长老梦礼长老道:“谁是大酋领,我父亲呢?”

梦礼叹一口气道:“现在的大酋领是你的哥哥云拆,莫高大酋领死了,所以我们被迫迁徙。”

说话间,就见同样身材高大的云拆带着用藤竹编成,四面簪花的花冠,手里拿着象征权力的龙头骨杖走了出来,他的眼睛扫了一下阿郎严厉地道:“你是谁?你到这儿来做什么?”

阿郎一眼就看到了云拆身后围着十几个身强力壮的汉子,手里都拿着弓箭和石刀,他们都是巢郎族的英雄,都是上好的猎手,此前,云拆就经常组织他们在一起打猎,阿郎觉得很不好,就建议莫高下令,所有族人只有大酋领才能组织猎人打猎,其余任何人不可违规。可是莫高迟迟没有决定,没想到现在这些人都成了云拆的势力了。

云拆的喝问使气氛变得很紧张,人们似乎感到了凶险,逐渐离开了阿郎,向两边散开。

阿郎道:“哥哥,我是阿郎,我回来了。”

云拆哈哈笑道:“阿郎?不可能,我明明看见他已经死了,巽路,你说说我们在树林里看到了什么,以及我的父亲是怎么死的。”

他身后一个大鼻子的汉子道:“是的,那天我们陪莫高大酋领去圣山树林里找阿郎,就在树林的边缘看见了阿郎的尸体。”

第七十一章 你们两人不见了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