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六十七章 羽狼星座上的虚华祖

  遂甄说完后,看着玲玲道:“你告诉我,你从小到大做的梦是什么?也许我能推断你是属于哪一方的势力。”

到这个时候,玲玲感到再也不能隐瞒什么了,于是道:“那个梦很奇怪,就是进了一个像这样情景的房子,里面有个女人,长得很苗条,但我看不清她的脸,只听到她的声音很柔美。她不断地向我解说,这是什么,那是什么,这个怎么使用,那个该如何操作。我到了恶魔地域看到的东西都是她介绍过的,所以我就按照梦中的记忆去做了。而且就在那个恶魔地域里我又梦见了两次,那个女人跟我说,放出恶龙是对的,这是神的指示,当时我还认为我就是神的使者,就像大祭师一样,所以我没有任何的怀疑。想不到事情会是这样。”

阿郎立即道:“玲玲,这些话你为什么不早告诉我呢?”

玲玲道:“告诉你,你会懂吗?而且那么多不可思议的东西,要不是我记忆里带来的,谁会明白的呢?”

是啊,这些事别说当时不明白,就是现在阿郎也是云山雾罩,不知道这是个什么情况,他目前只知道虚华、遂甄和和希都是别的地方的人,他们通过**有了人类,而又有其他的生物来消灭人类。至于什么灵魂整合、宇宙本源体、烛龙大帝什么的都是天书,哪能理解分毫。

“那会不会,玲玲就是烛龙大帝的人呢?”阿郎突然想到她放了恶龙,就问了这一句。

遂甄摇摇头道:“依我看不是,如果她是烛龙大帝的人,待她完成了使命就必须回到游离界,接受烛龙大帝的重新整合。可是恶龙被放走了那么长时间,玲玲还和我们在一起,这不符合烛龙的行事风格。”

虽然遂甄这么解释,但每个人都知道那九条恶龙确确实实是被玲玲放走的。所以那种解释也只是牵强附会罢了。

忽然遂甄笑了一下,道:“现在说这个也没什么意义了,关键是你现在是我们的人了,而且你很爱阿郎,所以你不是个危险的人。”

玲玲看着她,真不知道她这话是什么意思。

遂甄道:“人类之所以成为宇宙中各方势力觊觎的对象,就是因为人与人之间有爱,虚华姐把她对那个男人的爱全部贯穿在人类的肉体和心灵里了,这种爱的力量很强大,所以包括烛龙大帝在内的外界生物都害怕。而玲玲你恰恰就有爱,你应该是我们的人。”

阿郎还是不明白,难道有爱就是好人吗?似乎看玲玲的本质并不是坏人。

正说着,阿郎看到四方形里现出无边无际的夜空,夜空里有各种光彩的星球上下旋绕,他惊讶地道:“这……这是什么地方?怎么这么美?”

遂甄道:“这是太空,你们已经离开了居住的星球了。”

阿郎道:“那……这是天上吗?你把我们带到了天上?”在阿郎的记忆里,天是遥不可及,他可以每一天对着天思考日月星辰,思考着风霜雪雨,可从来没想过有朝一日能到了天上。

遂甄道:“是的,有些事我不能够做决定,我要去羽狼星座,向虚华姐汇报。只有她才能决定你们的命运。”

说了半天,原来他们的命运还在不可测之中,但是阿郎却并不感到危险,反而有一股欣喜。他侧眼看了一下玲玲,她的面色平静多了,似乎也没有觉得有什么危险之处。

这个房间里气温很适中,倒让人有种舒服的感觉。遂甄走到四方形面前操纵着飞行器。玲玲有点疲倦,靠在阿郎的肩上就睡着了。阿郎也感到阵阵睡意袭来,不久也靠在椅子上睡着了。

不知过了多久,阿郎醒了过来,发现自己斜躺在椅子上,玲玲睡在他的怀里,还兀自未醒,她的脸上泛起一层红晕,煞是好看。

遂甄走过来,递给他一杯水,睡醒后的阿郎很渴,就拿起水杯喝了。

遂甄道:“你喜欢她吗?”

“很喜欢。”

“你不怕她会害你?”

“她要害我,我就走不出恶魔地域了。”

遂甄点点头道:“我看她也不像是个坏女孩。——好了,阿郎,一会儿就到羽狼星了,你还是叫醒你的美人吧,要不然你们连说话的机会都没有了。”

“为什么,难道你们要关住她吗?她……她也许是无辜的。”阿郎有点紧张,她们难道要杀死玲玲吗?

遂甄没有回答他,只是看着四方形,手里操纵着一个发光的东西。

忽然四方形里现出一个火红色的星球,当距离越来越近的时候,阿郎发现那上面除了石头就是土壤,什么东西都没有,荒凉一片。阿郎搞不懂,她把他们带到这里干什么,是不是把他们仍在这荒无人烟的地方啊。

阿郎叫醒了玲玲,玲玲看了一眼四方形里的环境,并没有感到恐惧和不安,只是很专注地看着,表情还是平静的。

不一时,飞行器就落在沙漠一样的土壤上。阿郎以为他们又要下去,但是遂甄并没有打开飞行器的门,只是操纵着一些大大小小的按钮,不一时房间里另一张椅子上闪光似地出现了一个女人。这个女人表情端庄,淡眉毛,深色眼睛,圆脸,身材适中,只是她的两眉间也有竖着的一只眼睛,但不大,就像一条缝隙,想不到人类的祖先都是三只眼。她也穿着蓝黑顺滑衣服,坐在椅子上有股高贵的气质。

阿郎以为这个女人是变现出来的,他这段时间经历了很多事,已不再惊讶了,但总觉得人丛空气里出来,实在无法想象。

遂甄看了一下阿郎和玲玲道:“这就是虚华姐,也就是你们的女娲祖先,但是你们看到的只是她的影像,她的真人可还在遥远的外太空,我只有在羽狼星上才能接收到她的影像。”

阿郎不知道影像是什么东西,问玲玲道:“你知道什么是影像吗?”

玲玲道:“就是这个人不是她真人,但除了摸不到她之外,其余的和真人没什么区别。”

阿郎实在想不到人世间会有这种东西,真是超出自己的想象之外了。

但此时他又感到玲玲的身子在发抖,于是问道:“你怕她吗?”

玲玲隔了一会儿方摇摇头道:“我不怕,因为我和你在一起,不论有什么样的结果,只要你没事,我就心安理得了。”

遂甄又和虚华说一些古里古怪的话,阿郎什么也听不懂,只觉得那个虚华说话的声音很好听,很柔软,就像家中一位温柔的女人一样,阿郎实在不能把她和人类的圣母——女娲大帝联系起来。

两位圣母说了好一会儿话,然后虚华祖将眼光看向了玲玲和阿郎。

虚华祖道:“玲玲,我的孩子,过来,让我好好看看你!”

她的话很轻很温柔,玲玲没有犹豫就走了过去。

说不担心,阿郎心里还是有点担心,于是走在玲玲的身后,遂甄拉住他道:“没关系的,你可不要过去。”

阿郎站住了,只见玲玲走到虚华祖影像前蹲下来,虚华祖用她并不存在的手按在了玲玲的头顶上。顿时一股电流一样的闪光传遍了玲玲的全身。

第六十七章 羽狼星座上的虚华祖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