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18远比他想象的更糟糕!

  替他撑伞的毕罗春嗅了嗅空气里的味道说:“好香!但看样子,厉总今晚没有口福了!”

“就算请你,你好意思吃么?”厉连城转过脸来,瞥了毕罗春一眼。

他让毕罗春送夏晓迟回来,就是为了亲眼看看她的家庭状况,但依照目前来看,情况远比他想象的要糟糕的多的多。

十几平米大的小黑屋,一道布帘隔成了堂屋与卧室,到了阴雨天不开灯,白天和夜晚基本上没什么区别,最糟糕的就是三块石棉瓦搭建起来的厨房,一阵大风几乎就能把它吹倒。

菜香味真的勾动了厉连城的胃,很难想象,夏晓迟能在这种地方炒出这么香的菜!

少放油、别炒太老的青菜!

当他正打算结束“巡视”的时候,却看见夏晓迟家里似乎来了人,他的脚步又停了下来。

小屋里,夏晓迟与母亲正围在小木桌前吃晚饭,母女二人正忙着给对方夹菜的时候,房东太太来了。

“哟!吃饭呢!”

矮胖的房东庞太太,收掉雨伞,走进屋里,视线落在青菜豆腐上,脸上的笑容倏地不见了。

庞太太以出租房屋为生计,什么样的租客她都遇到过,她这个精明的女人只要从租客家的饭菜条件就能推断出,收到房租的可能性有多大。

能吃得起肉的租客,自然也能交得起租,但是来三次三次都是青菜豆腐的主,交的出房租的可能性,悬。

“是庞太太来啦!”夏晓迟的母亲放下碗筷,立刻站起身来赔笑相迎。

“嗯!彭姐,你看今天是不是该把这个月的房租给交了?”庞太太直奔主题道。

“说的是啊!”母亲一边应承,另一边却看向了夏晓迟。

“庞阿姨,能再宽限我两天吗?两天后我们公司发工资,一发工资我就给您送去,您看成吗?”夏晓迟站起来,客气地说。

“又要我宽限两天?这都宽限几个两天了?你们这不是逗我玩呢吗?大下雨天的!”庞太太脸色一拉,很不客气地说。

“庞阿姨,我们在您家租房住了4年,请问我们少过您一分钱吗?这次是我还没拿到工资,不是故意拖欠您的房租,就请您再给我两天时间,好吗?”

夏晓迟语气接近了乞求的地步,谁叫人在矮檐下不得不低头呢!

“像你们这样的租客,我见的多了,就是有钱也赖着不肯交租!要是一个二个都像你们这样,我一家老小还不喝西北风去!赶紧的,交了租咱们还是邻居!”庞太太立着眉毛,刻薄道。

“要我交租可以!但是,你必须把我们的房子先修好!”

夏晓迟对于她的这种不近人情的态度,真的有些忍无可忍,反正今天要钱没有要命两条,她也没有什么好怕的。

庞太太似乎没有料到夏晓迟突然摆出这种蛮横的姿态,惹得她一阵火大,正想发火的时候,就被夏晓迟的母亲给拉住了。

“我说庞太太啊,咱们这屋子的西北角是该好好修修了!冷天漏风,雨天漏雨,实在是没办法住呀!”

“怎么就没办法住?我看你们不是住的好好的吗?”

庞太太往屋子的西北角一瞥,果真看到墙壁被浸湿了一大片,但她没有修缮的打算,让了一步道:“别再给我找什么借口了!看在老主顾的份上,我就再宽限你们2天!两天后要是再交不起房租,那就别怪我不客气了!”

……

18远比他想象的更糟糕!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