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40你就忍忍吧!

  “那不行!必须要把他送回去!要是吐在我床=上,那就糟了!”

陆钧山忽然变得“小家子气”,指着自己的爱人道:“你去门口喊他的助理,叫他过来把他背走!”

毕罗春被叫进来,看到眼前的场面有点诧异,尤其是看到夏晓迟后,更是惊愕至极,很意外她会出现在这里!

“夏老师,我看还要麻烦你和毕助理一起帮我把我表弟送回去!”陆钧山请求道。

“怎么能麻烦人家夏老师呢!”韩蕊觉得不妥,自告奋勇道:“要不我走一趟!”

“唉!你怎么能去呢?你还要留下照顾我!我也喝醉了!”

陆钧山拉了拉妻子的衣袖,不停地使眼色,二人私下里嘀咕了几句。

毕罗春背起醉酒的厉连城,把他弄进了车里,然后对夏晓迟道:“小夏,看来我需要你的帮助!”

毕罗春兼职司机,他开车的时候,自然没办法照顾到后面的厉连城。

“好吧!陆叔叔、韩阿姨,我一定会把厉总平安送到家!”

这次是夏晓迟主动上了厉连城的车,坐进去后,毕罗春就发动了车子。

“呕~!”厉连城发出一声干呕声。

夏晓迟转脸就看到靠在后座上的厉连城,紧闭着双目,蹙紧了眉头,脸和脖子红如血染。

他的双手无力地垂在身体两侧,脑袋因汽车颠簸而发出频率不一的颤动,似乎随时有倒下去的可能。

夏晓迟默不作声地凝视着他的侧影,就像在欣赏一幅名贵的油画,一个完美的雕塑,她心里在想,这个男人在喝醉酒之后的样子也是如此的迷人,真好看。

“小夏,你怎么会在陆先生家?我一直在门口的车里,没见你进去!”

毕罗春从观后镜里看了夏晓迟一眼。

“我给陆先生的儿子当家教,我跑进去的时候,速度快,可能你没注意!”

“哦!你除了上班,还在周末兼职家教,真厉害!”毕罗春赞道。

“没什么,反正周末的时候空着也是空着!”

“说的也是!”毕罗春又看了看不醒人事的厉连城,嘀咕道:“厉总从不喝酒,今天怎么喝的这么醉?”

“因为他碰到了高手!陆先生是酒神!”

夏晓迟没有如实回答,厉连城喝醉有一半的原因是为了帮她代酒。

“呵呵呵……”毕罗春笑了笑,道:“那就只能这样了,要麻烦小夏你了!”

“没关系!”

正聊着,厉连城的身体突然歪了过来,脑袋倒靠在夏晓迟的肩膀上,她使劲推了推,想扶起厉连城,可惜徒费力气。

后视镜里看到这一幕的毕罗春,偷笑一下,道:“小夏,你就忍忍吧!喝醉酒的人身体沉的很,凭你的力气根本推不动的!”

那就这样吧!

一路上,夏晓迟始终保持着一个坐姿,动也不动,心里好像有一群小鹿在欢蹦乱跳。

她能清晰地感受到他带给她的重量,可以闻到他身上甜丝丝的酒精味道,可以听到他轻微的呼吸声,还有他身体传来的温度,滚烫灼人,几乎快要把她融化。

没过多久,毕罗春把车停到了金晟园楼下,然后打开后门说:“到了!”

……

40你就忍忍吧!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