舍梦

齐云 著

本书由小说阅读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一章 阿舍其人

    也许不是那一瞬间的承诺 ,华天不会在里诺府做客聊!如果不是他在里诺府做客聊,阿舍就不是现在这个样子,但事实上这一切没有什么可以从头在来的可能,唯一可以值得肯定的是作为里诺的客聊没有一定的水准也是不行的,这可能是华天多年来自己对自己说的比较多的话吧!

  华天认识微慧是偶然也是必然,作为当时最有名的火系魔法师,26岁就有魔导师的水平,在里诺家族看来是非常值得拉拢的,所以华天认识了微慧,并且承诺终身照顾她。

  他们的故事就是这样没有什么大风大浪,当华天知道微慧只是里诺府的一个棋子时,他看了看天空对她说:“为你我可以放弃一切,包括自由!” 微慧感动了,也是那一刻她爱上了这个愿意为她放弃所有的男子,最后有了阿舍。

  第一章 阿舍其人

  “阿舍,吃饭了!” 是微慧。

  “来了!”

  “阿舍呀,你也十六了,过几天少爷要去雷武学院上学,我看你就和他一起去吧,我和你爸也没有什么教你的了,在学校你应该可以学到你要学的!”

  “呵呵,可以呀,不过这样我就不能经常在你身边了,妈妈你舍得我走!嘿嘿~~” 看着老妈阿舍知道她舍不得自己走。

  “没办法舍不得也不行了,你也长大了,应该有自己的一片天空,你爸为我了放弃了那么多,我不能让你也没有自己的天空!” 看的出来她对华天的选择还有很大的歉意。

  “哈哈,慧,我说过了,你就是我的天空,选择了你是我今生最无悔的决定了!” 不知什么时候华天进来了,听的出他话中的真诚。

  “天~~~ 我~~~” 微慧低下了头,心中的暖流却久久不熄,想起里诺前族长也就是里诺·池沸(里诺·奥的父亲)当时对自己的抚养之恩,叹了声气,她知道她欠里诺家的已经还了。

  “慧,不要多想了,这么多年了,你还不了解我?好了,阿舍,你就和少爷去上学吧,以你现在的实力我想在学校应该不会有事,不用担心你妈,她过一段时间就会习惯你不在日子,现在吃饭。”

  五天后,告别了父母,阿舍和里诺·成,也就是成少爷一起上路了。

  成也是十六岁,他们是一起长大的,关系很好,他虽然是少爷但阿舍一直叫他成。成在大家的溺爱中长大,但没有养成大少爷的脾气,对于此点,阿舍很高兴,毕竟在里诺家交往的人中有太多的自以为是的人了。

  “成,你为什么不叫马车送我们呀!现在我们这样走不知道要走多久呀。”虽然不是很累,但对成不坐马车阿舍还是不高兴!

  “哈哈,我就知道你会抱怨,不过你知道吗,我们既然出来了,一切就要靠自己,我不想别人看我只会说,看,那是里诺·奥公爵的儿子,你能明白我,是吧?” 成一脸真诚的看着自己的好友,也就是阿舍。

  “哦~~ 明白,我不明白谁明白,不过你明白吗,我们这样走真的好累,而你生在里诺家,是不可改变的事实,你要有所作为,里诺的势力就是外在的依附条件,就想上树摘苹果一样,里诺就好比那树干,唯一的区别就是你所拥有的树干比别人长一点而已。” 阿舍已经不是第一次说类似的话了,成总是认为自己的一切都是家族给的,他要自力更生,要用自己的双手创造自己的一片蓝天。

  “你呀!还是这样的话,算了,其实我倒很羡慕你,可以自由自在做自己爱做的事情。”

  “哈哈,羡慕我? 你知道我上学时你爸~ 这个也就是老爷了,他给我说了什么吗?”

  “说来听听!”

  “咳”,阿舍调了下嗓音,模仿里诺·奥的声音,说,“阿舍呀,这次成儿第一次出远门,在学校你要好好照顾他,学业耽搁一点不要紧,毕业了我会给你找个好活的,关键是你要保证成儿的安全,明白吗?”

  成看看阿舍,叹了声气,半响,说:“你不要把他的话放在心上,我没有他想的那么脆弱,你也知道我的武技可是翔泰剑圣教的,呵呵, 谁保护谁还不一定呢?”

  阿舍笑笑,说道:“好啊!到时候你可要记的你现在说的话哦?”

  “放心,好了,我看你也休息好了,我们继续走吧!其实我看你最好也练点武技,不厉害不要紧多少不会这么容易累。”

  “好啦,到学校再说吧。”

  终于在他们出发的第十六天,他们到了雷武学院,因为成的老爸是公爵,所以他们不用排队报名,而是直接由学校安排班级和宿舍。

  “阿舍,你听我的话报武技吧?”成还是不忘当时的话,他已经报了武技班,现在就要阿舍和他报一样,好在一个班生活四年的时间。

  “成,你又不是不知道,我擅长的是魔法,我也很想和你在一个班呀!”

  “哎!我知道了,哈哈 不过不要紧反正我们在一个学校见面的机会不会少的。” 阿舍知道成是不想自己为难,毕竟自己来这的目的说白了就是陪他而已。

  一切还算顺利,阿舍在一年二班,魔法班只有三个,共九十人,比起武技的十五个班,四百五十个人,是少多了,当然雷武做为大陆有名的学院之一,有的并不是这两个学术而已,还有好多,阿舍也记不清了,总之说一个包罗万象是不足为过的。

  天飞,舍友,十六岁,性格随和,平民。

  查里,舍友,十六岁,性格火暴,不容易接近,有点好色,贵族。

  傲翔,舍友,十七岁,性格冷漠,不多说话,看不惯查里,平民。

  这是阿舍对自己的舍友做的简单了解和分析,没办法以后要一起生活四年的时间,不多了解点不行呀!

  这两天来,阿舍见成的时间不多,毕竟要上课了,需要准备的太多。

  终于在第三天,阿舍的魔法一年二班正式开课了,老师是个老头,听说他是大陆有名的魔法师,修为惊人,不过看他一身邋遢的样子阿舍也很难把他和高贵的魔法师联系起来,算了,老爸常说,人不可貌相,我就当你很厉害好了,阿舍在心中如此想。

  “哎!”不自觉不叹了口气,没办法他说的阿舍早在四岁时就背过了,当然不是阿舍有多好学,只是大脑太好罢了。

  “那位穿蓝衣服的同学,~~~” 阿舍看了看自己,穿的正是蓝衣服,所以指了指自己。

  “对,就是你,你回答一下我刚才的问题。”

  “这个~~~~ 嘿嘿,老师你的问题太深奥了,我没听明白,可不可以再说一遍,好加深我的理解呢?” 阿舍一脸的理所当然。

  老头一笑,看着阿舍说:“由你看来,什么是魔法?”

  阿舍一皱眉,答到:“老师你问的是由我看来,可见由不同的人看有不同的结果,所以我认为魔法就好象爱情一样,虽然有很多人试图去解释它,但又找不到一个好的解释,又不能否认它的存在。”阿舍最近又看了好多关于爱情方面的书。

  “哈哈,那我再问你知道什么是爱情吗, 或者你有没有接触过爱情呢?”

  阿舍想了想,用手在自己的身前画了一个圆,说:“这可能就是爱情吧!”他这样是因为他看的那么多书爱情的开始和结果都在一个“缘”字上。

  老头较有兴致的看了阿舍一眼,说:“你请坐,以后注意上课不要走神。”

  “好了,同学们,刚才这位同学的解释虽然不是完全正确但也差不多了,魔法根据自己的理解不同会有不同的解释,所以我希望大家以后只要尽量去感受自己认为的魔法就可以了,不用执著于前人的见解,当然做为参考是可以的,好了时间也到了,下课!”

  “你知道吗? 听说神龙帝国的公主也在我们学校呀!”

  “是吗? 你不会骗人吧? 她怎么不上神龙学院呢? 大老远的到我们雷武帝国来做什么呢?”

  “靠! 我怎么知道呀!可能我们雷武学院有吸引她的地方吧?”

  听着同学的闲聊,阿舍走出了教室。

  “阿舍,你听说了吧?神龙公主夜雪在我们学校。”

  “我说成,我知道了,你都说八十遍了,你今天是怎么了,象变了一个人似的。”

  “你不知道我刚看见她了,我的天呀!她太美了,我发誓你一定没看见过比她更美的女孩,天哪!想起我和这样的女孩在一个学校我就高兴呀!”

  看着成的样子对于这个女孩阿舍充满了好奇,他知道成平时不会这样的,看来也许那公主对他的震撼不小呀!

  好不容易回到宿舍,“阿舍,你知道吗,神龙~~~~~~~~”

  “我知道,我知道,我的天呀,我知道~~~~~~”

  日子就这样过着,现在成在阿舍面前的话题多了一个夜雪,阿舍能看出16岁的他,已经完全陷进了那奇怪的旋涡,对此,阿舍无能为力!

  “你知道吗? 我今天看见她对我笑了,天哪! 她对我笑了,阿舍,她对我笑了~~~~~~”

  “你怎么看见她的?”

  “哦,我在她宿舍附近等她呀!”

  “哦,好了,你喜欢她就给她说吧!”

  “这个~~~~~ 让我再想想~~” 成一咬牙,“好了,我说,不过你要帮我。”

  “怎么帮?”

  “我写信,你帮我送,你不能偷看哦。”

  “靠,我才懒的看!”

  两天后,女生宿舍楼附近, 成一脸的激动, 喊道:“看!她来了,穿白裙子的!”

  其实不用他说阿舍也知道,夜雪来了,因为一袭白衣的她,在人群中是那样的独特,好似一美丽的仙子不经意间落入了凡尘一般,这时阿舍突然后悔答应帮成了。

  “我看今天就算了,我们改天吧?”

  “不行,好兄弟,我知道你最好了,帮我吧!”

  看着成,阿舍深吸一口气,说:“好!拼了!”

  阿舍飞身而出,正后挡在了夜雪的前面,夜雪明显一惊,看着阿舍,一脸的不解!

  “呵呵,夜雪,看来又是一个追求者哦!”夜雪身边的一个红衣服女孩看着阿舍一脸的笑。

  此时阿舍能听见自己的心跳声,不过为了成,阿舍还是尽量平静的说:“你好!我叫阿舍,可能这个名字你现在不熟悉,但我相信不久的将来,你会永远记住它的,现在我们能交个朋友吗?” 我的天,我的心跳太快了,阿舍在心里对自己喊。

  夜雪看着阿舍,不知道在想什么,一会才说:“好啊!我叫夜雪,你今天来就是要认识我?”

  “不~~ 不是,其实~~~” 阿舍的心跳太快,没办法只好用上了老爸的冰心决,没想到啊,对敌人还没用过的冰心决既然被阿舍用到了这,华天不知道知道后会怎么说阿舍了,冰心决所过处,阿舍的心中一片清明,不自觉的看了眼蓝天,“其实我今天来是要送封信的,本来我信心十足,但当我看见你后,突然有点想退缩了,因为我觉得我的冒然出现对你好象是一种亵渎,不过还好我还是选择了出现。”

  “为什么?”夜雪似乎觉得今天这个追求者和以前的略有不同。

  “我至少证明了两件事,一是美丽有时候也是一种武器,当你无法面对时这种美就是致命的,而公主您正好有了这独特的武器;二是当一个人战胜这种美后,无论结果如何,他都不会忘记那美丽的时刻,而我很荣幸的获得了这个资格,这是信。”当夜雪接过信后,阿舍离开了,同时叹了声气,他知道成的希望渺茫,他连面对夜雪的勇气都没有,怎么可能获得她的好感。

  “阿舍,我有个好消息和坏消息,你先听那个?”

  “好的。”

  “就是我们今天下午都没有课,我们可以好好玩了。”

  “哦 ,那坏的是什么?”

  “就是昨天你送的信我忘写我名字了。”

  “什么!”

  “阿舍,对不起我当时太紧张了,就忘了,你原谅我吧,你这是什么眼神,啊 ,不要啊~~~~~~~~~~~~~~~~~”

  成被阿舍的火球术打跑了,这家伙,哎! 算了,反正送不送结果都一样。

  老实说知道成的信没写名字后,阿舍有点怕见夜雪,然而现实就是这样,这不夜雪和那红衣服女孩走了过来。

  “阿舍,对吧,呵呵 ,还好我记的你的名字,这个做为朋友我不得不说你一句,你的用语方面需要努力,语病太多,不过我都改了。”

  从夜雪手中接回那封阿舍熟悉的信,他一时不知道说什么,最后只能本能的说了声谢谢。

  “其实你应该高兴,你知道吗,夜雪到现在只看过你的信,其他的都扔了。”

  “啊!”

  “雅~~~~”夜雪看了眼阿舍,“她说的也对,呵呵,其实对你我很好奇!”

  “我叫芬雅,你是阿舍吧,我想我们也可以交一个朋友,对你呢! 呵呵,我更好奇,你是第一个在夜雪面前说那么多话而没有失态的男生了。”

  “是吗?我原来这么厉害,哈哈, 我怎么不知道。哈哈,芬雅,是吧!我记住了!我还有事就先走了。”

  “雅,你知道你今天那样说的后果吗?”夜雪看起来有点生气。

  “后果?我说什么的后果?”

  “哎~~ 算了,我们走吧,他确实是个奇怪的人。”

  看着信中被改的部分,阿舍不禁怀疑,成一般是怎么说话的,他实在不明白,成连我喜欢你,都能写成我欢喜你,哈哈 ,这家伙!

  “夜雪,你刚的话什么意思呀?我今天说什么了?”

  “好吧,呵呵,不过你别我笑我,你说我只看了他的信很容易让他存有幻想的,这样对他的伤害就大了!你应该知道我有自己所爱的人的,而好奇和喜欢是两回事呀!”

  “哈哈,我还以为你会说什么呢,其实我觉得他的奇怪之处就在于他不会象你所说的那样,因为他看你的眼神中没有痴迷,和一般的人太不一样了,我甚至可以说他并没有象信上说的那样爱上你。”

  “哦?” 夜雪想了想,“你好象说对了!”

  阿舍实在没想到夜雪会这么受欢迎,当他决定告诉她那信的事实而去找她时,才发现原来找她的人那么多,好不容易看见了夜雪,他正要上前,这时一个高大的身影出现,那一群苍蝇突然散开,象商量好似的将那空间让给中间那一对璧人,阿舍突然有种奇怪的感觉,心里不舒服,听着耳边的话。

  “公主来雷武就是因为他呀?”

  “你才知道呀!”

  “那他是谁,怎么会有这么大的魅力呀!”

  “你还真是笨呀,连武神的弟子风天都不知道呀!”

  “风天?” 阿舍好象听过这名字,“啊!对了!”

  思绪回到一年前师父对阿舍说的话,“阿舍呀,师父一生收了两个徒弟,还有一个是你师兄,叫风天,你们俩个都非常出色,但武神的继承者只能是一个,所以我决定你们两个在三年后来一场比武,到时候谁赢谁就是武神的继承者!”

  师父的话阿舍还记的,没想到他这么快就见到了他,看来老天让阿舍来雷武也不是没有道理,想到这阿舍还是走了上去,叫了声夜雪。

  夜雪和风天转身,看着阿舍,风天一脸的不高兴,可能因为打扰他和夜雪的人太多了吧,他以一种轻蔑的语气说道:“我不知道你是谁,但你如果要打夜雪的主意,我昨天已经说过了,必需打败我!”

  看的出他很有自信,武神的徒弟吗,当然有他自大的理由。

  夜雪看情况不对,忙解释道:“天,你误会了,阿舍是我的朋友。 阿舍你找我有事吗?”

  阿舍一笑,说道:“本来我来是要解释一件事的,但现在看来没有必要了。风天,是吧?呵呵,打败你我一定会的但不是为了和你争夜雪,你如果真的爱她,就不要把一切建立在武力上面,我相信即使你没有惊人的武技,夜雪也喜欢你的。”说完阿舍也没看风天的表情,转身走了,他知道自己不希望一辈子在里诺家里,所以武神继承者正是他离开的最好借口,也是最光荣的走法,阿舍承认自己的荣誉感很强,对于老爸为了感情而放弃自由阿舍很佩服,但他知道现在的自己做不到,他要自己的蓝天!他不要寄人篱下的感觉,虽说成是自己朋友,但他还是不喜欢他那名义上的少爷身份。

  看着那奇怪的小子离去的背影,风天不知道想起了什么,问道:“雪儿,你对他了解多少,他叫什么名字?”

  “我对他了解不多,他很奇怪也很有意思,呵呵,有时候会说一些奇怪的话,他给我写了封信,说喜欢我,可是我看他并没有真的喜欢上我,不知道他为什么这么做?他叫阿舍。”夜雪对风天是没有秘密可言的。

  “阿舍,哼!我知道了,看来就是他了,想用这招对我,那也太小看我了。”看来风天也知道了阿舍的身份了。

  “天,你知道他?”

  “你最好离他远一点,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那他的心计就太重了,今天我就不陪你了,我还有点事先走了。”

  “哦。”夜雪脸上有明显的不舍,不过对于阿舍。她也更加好奇了。

  走在学校的路上,阿舍知道风天一定猜出自己是谁了,而且会怀疑自己是故意接近夜雪的,“哎,算了,想那么多干什么呀!总之两年后的一战我一定不能输。”想通后,阿舍心情也放松了。

  “阿舍,终于找到你了,今年学校的比武大赛你参加吗?我们几个都报名了。”舍友查里跑了过来。

  “奇怪怎么平时不见你对我这么热情,你会关心我参不参加比赛?”对于查里所相交时间不长,但阿舍知道没有利益可图他是不会轻易做一件事的。

  “嘿嘿,阿舍呀,你怎么这么说呢,我对你怎么样你会不知道?嘿嘿,对了,我听说你认识夜雪,能不能给我介绍一下呢?”查里一脸的贱相,可怜之极的看着阿舍。

  “我就知道你小子,不过这次你要失望了,我现在不知道谁是夜雪,你让我怎么给你介绍?”

  “开玩笑是吧,我看这样你帮我,今后你一个月的生活费我出,怎么样这下你应该认识她了吧?”查里知道阿舍的生活比较一般。

  “让我想想,你说的比武大赛是怎么回事,是全校的都参加吗?” 阿舍想了解一下学校学生都在什么水平。

  “哦,你好好想想,要不两个月吧,至于那大赛是全校都参加,但只能是同年级的比,最后每年级都得出前三名来,前三名都有奖的,听说奖品很丰富的哦。”

  “好吧,我答应你了,不过你再帮我报下名,至于什么时间我给你介绍,以后在说吧,记的哦,是两个月的生活费。”

  “我看你不做生意可惜了呀!”查里知道阿舍是故意这样让他加筹码的不过他有的是钱也不在乎这些。

  阿舍下课后,去往餐厅的路上,心中一紧,知道风天盯上自己了,于是喊道:“你有疑问现在就可以问,但我不一定会回答你。”

  风天闪身出来,他的速度很快,他看上去只比阿舍大三岁,不过他跟师父武神的时间比阿舍更长,阿舍知道自己想胜他一点也不容易。

  “我想你应该就是师父说的那个我的师弟了,不过我没想到你会用这么不光彩的招式,你不仅丢了师父的脸,连我都为你感到耻辱。”

  看的出他很容易以自己为中心,对自己的推测一定也不怀疑。

  阿舍冷笑一声,说道:“我的生命之中从来没有反对过你所说的不光彩的招式,但是用在你身上,你还不配!”

  “哈,好,这才像师父的徒弟,两年后的一仗希望你不要让我失望,还有我虽然相信你不会用夜雪打击我, 但你最好还是离她远点,她是我的,正如大家早已认定我是武神的传人一样,你是不可能有机会赢我的。”说完转身走了几步,又转过来身,“我到现在都不明白师父为什么会收你为徒。”

  “你会明白的。”看着风天的背影,阿舍轻声说。

  “阿舍!”

  “夜雪,哦,呵呵,还有芬雅,找我有事?”

  “也没什么,我记的昨天你来找我,说有事,结果没说,我也不想瞒你风天是我的男朋友,我喜欢他,不过你这个朋友我也很珍惜,所以可以告诉我你找我到底有什么事吗?不要因为风天,可以吗?”

  夜雪说这话时,阿舍注意到芬雅脸上的惊讶,明白夜雪可能很少和除了风天以外的男生说这么多话。

  阿舍一笑,说道:“不可否认,见到风天对我影响不小,不过这不会影响我们之间的友谊,其实我和风天应该早认识的,相信你也看了出来,他很讨厌我,我很感谢在他说了不要接近我的情况下,你还来见我,我很高兴。”

  “啊!你怎么知道他让我不要接近你?”夜雪的表情是非常惊讶,不可否认美女的表情变化是很吸引人,因为知道了她和风天的关系阿舍转过了头,他不想反被风天抓住自己的弱点,当然前提是自己真的喜欢上了夜雪。

  “呵呵,我猜的你不用惊讶,至于我昨天找你要说的事是其实那封信不是我写的,说实话那天是我第一次见你,又何来久久不忘之说,不过我也不否认第一次看见你对我的震撼,你确实很美丽,比我想象的更美,所以我不想我们之间的友谊从一个小小误会开始,我昨天不说的原因,是因为那种情况下说有点欲盖弥彰的嫌疑。”

  “哦,我就说吗,听你说话应该不会出现那么夸张的错误,呵呵,原来如此!”看的出夜雪真的很高兴。

  “哈哈,夜雪看来我们都没有猜错呀。”芬雅的话让阿舍明白女人的不简单。

  以后的十多天都在平常之中度过,不过阿舍知道自己的另一个约期已经到了。

  那是关于费罗的,他是三年前来里诺家的,他教成的剑术,教的很好,连翔泰剑圣都说费罗在剑术上的造诣不低于他。所以当时年仅十三岁的阿舍也缠着费罗让他教我剑术,他同意了,但只是在没人的情况下教他,而且教的和成的不一样,直到阿舍十五岁的那天费罗把他叫了出去,给他讲了一个故事。

  剑神傲天,相信很多人到知道他的大名,他和武神硫云,战神勿羽,风神诗雨,天神敖翔齐名,并列为当世五大绝世高手,类似于神的存在。

  而费罗正是剑神傲天,他教阿舍的正是他成名绝技傲天九决。

  费罗死了,在他说完他的故事第二天他就死了,也是那一天阿舍决定无论如何都要离开里诺,因为这里不属于自己,为了费罗叔叔,也为了自己。

  离雷武学院一百多里的一个山头,阿舍正看着面前的女人,她很美,比夜雪还美,因为夜雪没有她身上的成熟韵味,也没有她双眼中那几令人心碎的忧伤。

  “他呢,为什么不来?”可以听出她的不满。

  “费罗叔叔来不了。” 阿舍淡淡的说,不过他仍然感到自己心里的痛。

  她闭上了那双忧伤的眼睛,不再说什么,不知道为什么阿舍仿佛看见她哭了,哭的很伤心,只是没有眼泪而已。

  终于她睁开了双眼,看着阿舍说:“他怎么死的?”

  短短的几个字,阿舍却从中听到了那意往只前的愤慨,他知道她爱费罗叔叔,不能让他死的不明不白。

  “对不起,我答应了费罗叔叔,不能告诉你他的死因。”

  阿舍能看出,听完这话,她并没有惊讶,她只是看着自己,终于阿舍看见了她的眼泪,在她长长的睫毛下闪烁,她抬起头,仿佛不想让眼泪流下一般,也或者只是怕眼泪会随时泛滥。

  “那一天,我希望我在身边。”说着她扔给阿舍一个小球,他接了过来,“你可以通过它找我,如今他死了,我的一生除了为他报仇,已没有其它了,所以我希望那一天我在身边,也希望你可以明白我的心情。”她看着阿舍,在她那含泪的忧伤的双眼下,阿舍很难拒绝她。

  她走了,化做一阵风般走了,她就是风神诗雨。

  看着诗雨给自己的小球,中间含有很多魔法元素,阿舍知道那是诗雨以自身的魔法灌之而形成的,一旦这里面的魔法元素受到刺激,做为本体的诗雨会感觉到的。

  回到学院,阿舍的心情很不好,诗雨的忧伤,让他想起早已埋到心底的仇恨和悲伤。

  “阿舍,你怎么才来呀,快,再迟就来不急了,今天到你比赛了,快去比武馆。”查里满脸着急,阿舍知道那是因为自己还没给他介绍夜雪的原因,不过他的话到提醒了自己,阿舍忙向比武馆跑去,速度之快,让查里以为见鬼了。

  “7号阿舍,第3次,好,我现在宣布7号阿舍~~~“

  “等等,我来了,” 阿舍一边喊,一边飞身上了比武场,“好了,裁判,现在可以开始比赛了。”

  看着场中站的对手,是个女子,最让阿舍注意的是她的双眼,他刚从诗雨的忧伤双眼中解脱出来,没想到现在又看见了一双类似的双眼,一时间阿舍竟然忘了四周,连裁判喊了开始也没听见,仿佛前世今生类似的场景在那里出现过一般,那淡淡的忧伤眼神在此时完全占据了阿舍的心。

  场下,夜雪向芬雅道:“阿舍怎么了,他是学魔法的,对手可是武士呀,他怎么一动不动,还一脸呆呆的样子?”

  “呵呵,我看阿舍看上她了吧,你不觉得她很漂亮吗?”芬雅的话到让夜雪相信了几分。

  “阿舍,你在干什么呀,比赛开始了。”是成在大叫。

第一章 阿舍其人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