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血溅当场

  福娘惊讶地看着自己的女主人,人说虎父无犬女,但实际上这个蓝玉小姐三岁失去母亲,又因为父亲常年在边疆不得不被寄放在乡下宗族里,得不到亲族重视而且又生性懦弱,根本不像果敢善战的第一名将徐远征。

她今天居然能在太子的冷眼下说出一句完整的话,简直已经是破天荒的了。

“殿下,臣妾万万不敢冤枉太子妃,臣妾有证据!”

物证,就是那个还剩着安胎汤残渣的碗。

一个人走进来,跪下行礼后,战战兢兢地说:“殿下,小臣已经查验过,那汤里确实含有红花,是让女人堕胎的药。”

福娘怒声道:“胡说八道!太子妃从未送过什么安胎汤!”

沈良娣冷冷地站在太子身边,居高临下般地看着太子妃徐蓝玉,又说道:“臣妾还有别的证人。”

她瞧着徐蓝玉连说出一句话都要歇半天的样子,继续乘胜追击,“太子妃,平日里欺负臣妾,我从来不放在心上,你在臣妾身边安排了人监视,我也一直装作不知道,谁知你竟然害我的孩儿,你太狠毒了!我再也不会替你遮掩了!”

瞧瞧,这话说得多么声明大义,徐蓝玉觉得这个女人简直是一块演戏的大好材料!

谁会明目张胆的给她送红花,若是他们真的势同水火,她又怎么可能毫无防备喝下去。况且福娘都说了,太子妃根本没有给任何人送过安胎汤,这分明是明目张胆的嫁祸!

不一会儿,两个内监就押解了一个宫女前来。

徐蓝玉身体过于虚弱,在说完刚才那句话之后就再也没有力气开口,只能勉强支撑着看他们演这场大戏。

“太子妃说,只要那孩子没了,就放奴婢回乡,还会赠给奴婢大笔的金银财宝,这样就可以一辈子衣食无忧,再也不用伺候人……”那宫女言之凿凿,仿佛真有其事一般。

沈良娣突然跪下,声泪俱下:“殿下,臣妾一直劝着您与太子妃亲善,想不到反而给了太子妃可趁之机。臣妾从未在殿下面前说过太子妃一句坏话,她却一直以臣妾为眼中钉肉中刺,请殿下为臣妾做主,否则……否则这个太子府,臣妾呆不得了!”

“既然你为我收买,又为什么要出来作证?我许你荣华富贵,难道没有告诉你一旦事发你就必死无疑?”徐蓝玉慢慢地吐出一口气,艰难地对着宫女说完。

宫女惶惑地看了看一向闷不吭声的太子妃,似乎并没有想到她会出言反驳,一时之间愣在那里,竟然没有回答。

沈良娣却反应极快,说:“臣妾向来待下人如同子侄一般亲厚,此次这个宫女父亲病重,臣妾许她回去看望,在路上却差点被人杀人灭口,回来后她良心发现,将一切如实告诉了臣妾!”

她回头看了那宫女一眼,对方立刻脸色大变,仿佛那一眼的力量有千钧之重。

宫女突然重重对着徐蓝玉叩了一个头:“太子妃恕罪,奴婢一时糊涂,接受您的命令害了小皇孙,因为沈良娣平日里待我们很好,我心里实在良心不安,才将一切和盘托出,连累了您,奴婢罪该万死。还请您看在奴婢毕竟为您出过力的份上,绕过奴婢一家人的性命!”

徐蓝玉看得分明,宫女眼中除了恐惧,更多的是内疚。

可别人不知道,她内疚的并不是说出实情连累了太子妃,而是帮着别人陷害无辜的太子妃!

这句话说完,她一头向柱子上撞去,当场血流如注!

血溅当场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