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滞留宫中

  敏王看着她清丽的面孔,和那一双燃烧着热情与活力的眼睛,慢慢点了点头。

“我这么做,一是因为赵贵妃。她在宫中多年,恩宠不衰,必然有她的手段。今天她带了那么多人,这些人大多是她的心腹,若是把她逼急了,你认为皇帝陛下一定会相信我们俩说的话吗?需知众口铄金四个字的含义。”

“第二呢?”

“第二,赵贵妃今日事情败露,一定会把所有罪名揽到自己身上,到时候晋王反而无事,他如果逍遥快活,自然不会放过你我。这时候,你势单力薄,公然与实力雄厚的晋王为敌,好吗?”

她这么做,是为彼此着想,不想要和赵贵妃彻底撕破脸。

虽说如今他们已经和赵贵妃结下了梁子,但毕竟还没到鱼死网破的地步。

敏王是何等聪明的人,心中明白她所说的一切,只是摇头叹息:“那也实在太委屈你了。”

“不委屈,将来十天晋王也不好过。”徐蓝玉眨了眨眼睛,微笑道。

敏王凝视着他,不再言语了。

两人之间一阵寂静,有一种奇怪的气氛在涌动。

“咳咳,你累了,今日多谢你救我,回去休息吧。”徐蓝玉挥挥手,转身走了。

走出两步,敏王还站在身后一动不动。

不知为什么,徐蓝玉却觉得一阵脸红心跳,不敢回头看他清俊的面容。

“全都滚出去!”太子府的书房里传来一阵怒斥。

一名内监战战兢兢退了出来,一个瓷碗随之扔出来,就在他耳边的门框上碎裂。

清脆的瓷器落地,溅起滚烫的茶水,内监面无人色。

“殿下怎么了?”

“沈良娣!”内监如同看到了救星,刚要说话,沈良娣却轻轻一摆手,“算了,你先下去吧。”

沈良娣衣裙翩跹,走进了书房。

“殿下,您怎么了?”她语声温柔之极。

“出去!全都出去!”李承俊却仿佛没有听见,怒声呵斥!

“殿下,是我呀,您为什么发脾气……”沈良娣惊讶之极,不敢置信。

李承俊抬起眼睛,这时候才意识到进来的是谁:“啊——宛如,怎么是你。”

沈良娣轻声道,“暴怒伤身,殿下多保重身体。”

李承俊愣住了,似乎平静了一下心神:“我没事。”

“殿下刚才是为了那些奴婢生气吗?”

“哦,他们总是笨手笨脚,还总是乱碰书房里的东西。”

沈良娣走近太子,纤纤玉手放在他的肩膀上,轻轻揉捏:“太子有什么不高兴的,说出来让宛如替您解忧,好不好?”

“没事了。”李承俊强笑了笑,“你身子还没大好,不要乱跑。回去休息吧。”

“殿下,如果是为了太子妃……”沈良娣顿了顿,小心掩饰住满眼怨毒之色,垂首道:“太子妃如果不想看见我,我可以……我可以……”

“说到哪里去了!那个毒妇有什么好想的!”李承俊立刻想起那双天不怕地不怕的眼睛,不由当即出口驳斥,却显得更加心烦意乱。

“好了,宛如你还是早点回去休息吧,我还有公文要阅办。”

“陛下,宛如只想要为您分忧解劳。”

“宛如,今晚我很累,你先退下吧。”李承俊以手覆额,挥了挥手。

沈宛如不甘心的看了他一眼,终究不敢反驳,乖乖退了出去。

所有人都走了以后,徐蓝玉休息的朝阳殿重新恢复宁静。

这一夜,皇帝怕再有意外情况发生,特别派了侍卫和宫女在门外守夜。

其实,他在紧急关头赶到,本来就不是一件寻常的事情。

从种种蛛丝马迹看来,这个皇宫里,没有一个简单的人。

这一个晚上,也许是真的太累了,也许是知道外面有人保护,徐蓝玉睡得很香甜。

自重生以来,竟然是第一次一觉睡到天亮。

在太子府的时候,她其实还是充满不安和恐惧的,害怕自己不知什么时候就陷入别人的圈套一命呜呼了。

醒来的时候,就听见窗外淅沥的雨声。

徐蓝玉披上外衣,走到窗边。

外面正在下雨,天色十分阴沉。

宫女听见有人走动,赶忙端来洗漱的东西。

她们早就在外面等候了,一直在等待太子妃醒来。

徐蓝玉洗漱完毕,在铜镜前坐下,宫女轻轻拢起她的长发,一丝一丝认真的梳理着。

一切整理妥当以后,一个宫女走上前来说:“太子妃,外面大雨,不宜出行,陛下有旨意,请您等雨停再回太子府。”

回太子府?

她巴不得一辈子不要回那个该死的太子府才好。

虽然皇宫里也依然是危机四伏,也好过面对那一对巴不得她早点翘辫子的可怕男女。

太子李承俊早就说了,是为了这次的宴会才让她活蹦乱跳的,回去指不定怎么折磨她呢。

所以一定要想方设法,多在这个皇宫留一段才好。

滞留宫中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