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宁妒而死

  “她从容地应对皇帝的杀头威胁,冷冷的说,‘妾宁妒而死’!”徐蓝玉说着,眼前仿佛看到房玄龄的夫人决绝的表情,不由得面上浮现起向往之色。

谢旋咋舌道:“居然真有这么不怕死的女人。”

“故事若真的到此结束,只能说明这个皇帝昏庸,因为一时兴起害死一个烈性女子。偏偏不是如此,这杯毒酒只是一个试探,并没有真的要赐死这位夫人的意思,只是从这以后,皇帝再也没有起过将美女赏赐给这个大臣的意思。”

苏玉楼美目流盼,似乎还在为这个不可思议的故事而感叹。

“敢驳斥天威的女子,世间少有,不可杀。能容下她的丈夫,当是伟丈夫。”徐蓝玉看了众人一眼,最后补充道:“当然,这个皇帝也是英明天子。”

“可是这样的女子,实在是——谁娶回家都会害怕的。”谢旋纵然见过无数女人,还是无法想象居然有这种女人。

“那是你不懂欣赏。古人曾经说过‘威武不能屈,富贵不能淫’。这句话很多男人都做不到,这位夫人却做到了。这世上有多少女人希望真心所爱的丈夫纳妾的,可惜她们虽然有心阻止,却无胆子去做,纵然有胆子去反抗,却也无论如何挣脱不了别人的眼光,只好委屈自己做个所谓贤惠的妻子。”徐蓝玉继续说道。

其余人都瞪大了眼睛看着她,仿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居然有一个男人在帮女人说话,还这么大义凌然,慷慨陈词。

“公子这话错了,身为女子,应当清闲贞静,守节整齐,行己有耻,动静有法,可恨玉楼身为青楼女子,不得已才抛头露面,若是能得到一个良人依靠,当不惜一切以夫君的喜为喜,以夫君的忧为忧,又怎么会胡乱吃醋嫉妒,阻止夫君广蓄姬妾呢?”苏玉楼一边说着,一边悄悄看着李承睿的反应,显然是对他情有独钟。

徐蓝玉摇头:“苏姑娘,你嫁给一个男子,只是为了寻求一个依靠的话,当然不在意他到底娶几个老婆,有几个侍妾,更加不会管他的那些孩子都是谁生的,然而情不知所起,一往情深,生者可以死,死者可以生,你若是真心爱慕一个人,又怎么会能够容忍他与其他人在一起,而你自己却要被这些俗套的礼节拘束呢?

“情不知所起,一往情深,生者可以死,死者可以生……”李承睿默默念着这几句话,心中暗自想着,原来太子妃是有这种离经叛道的想法。

可是看着眼前的徐蓝玉,却是慷慨而谈,光彩夺目,令人看了不由自主的心动……

宁妒而死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