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四章 三王爷

  冷霜儿是什么人?这冷娇容一说完,她心里便有数了。

与此同时,她对冷双儿更是生出了一丝怜悯,别说冷娇容,就连冷娇容的丫鬟都会来找茬,那娴熟的姿势,惹人生厌的声音,若非驾轻就熟,又岂能张口就来?

冷霜儿冷厉的看着她,目光仿若刀锋,她强大的气场不由的让冷娇容为之一怔,这个冷双儿醒来之后还真的是有些不一样了,但是冷娇容可说不上来到底是什么地方不一样。

见冷双儿久久不回话,冷娇容顿时失去了耐心,“怎么,别告诉我你伤心过度说不上来话了?冷双儿实话跟你说,只要我冷娇容得不到的,你也休想得到。”那架势说有多嚣张就有多嚣张。

冷霜儿莞尔一笑,其实刚才她就已经想好了,她现在是冷双儿,那个胆小懦弱的女子,但是这并不代表她冷霜儿就该怕了这个冷娇容,从小到大,这冷娇容一直爬在冷双儿的头上,一天好日子都没有让她过过,这口气她冷霜儿就该讨回来。

骤然间,冷霜儿的周身凝聚着一股戾气,和这后院里飞沙走石的场景融合成一幅肃杀图,冷娇容顿时打了一个寒战,虽说心里有那么一丝惧意,但是她权当自己看花了眼,冷娇容提鼻子上眼的瞪着冷霜儿,讥讽之意亦然言表。

而她身后的两个丫鬟见冷娇容那副架势,更是胆大的上前推了冷霜儿一把,说时迟那时快,那娇嫩的小手将碰触到冷霜儿的身上,冷霜儿一个闪身,那丫头片子瞬间摔倒在了地上。

见自己的丫头摔倒了,冷娇容整个人便怒了,她瞪圆了眼睛,几步上前抓住冷霜儿的衣襟,就是一个耳光,那巴掌还没有落下,便被冷霜儿接着了。

她冷冷的看着冷娇容,开口说道,“冷娇容,你不怕嫁不出去吗?”

冷娇容恶毒的一笑,她可是西凉城第一美女,想要娶她的男子撞破门槛就想见她一面,又何来嫁不出去一说,这分明是冷霜儿在那里故弄玄虚,“冷双儿,你还不知道吧,今日父亲大人会为我向三王爷提亲。”

说到这里,冷娇容笑的是花枝乱颤,见她自信如此,冷霜儿不动声色的附在她的耳边,轻声的说道,“一个被刮花脸的女人,你说三王爷还会娶你吗?”冷霜儿的声音很轻,只有冷娇容一个人听见。

冷娇容一听登时怒了,她恶狠狠的看着冷霜儿,目露凶光,“冷双儿,这是你自找的!”说着,便从怀里抽出了一把匕首,伸手便要往冷霜儿的脸上刺去,冷霜儿也不含糊,绕着冷娇容的两个丫鬟左闪右避,那锋利的匕首在他们之间穿梭,吓得冷娇容的两个丫鬟尖叫连连。

而冷霜儿更是装出一副楚楚可怜的样子,一面躲一面喊,“救命啊,姐姐要杀我!姐姐要杀我!”那声音说有多无助就有多无助,在这偌大的后院里面,一个凶神恶煞的女人拿着匕首追赶着一个弱不禁风的女子,且不说谁是谁非,就是那声嘶力竭的叫喊声,也让人不由的心生怜悯,围观的人越来越多,冷霜儿的嘴角不由的露出一抹意味深长的笑来。。

在人群中,那个人纤长的身影如同水墨画中最浓重的一笔,清美卓然。

青丝如墨,垂落肩头,月牙白的衣衫穿在身上,卓然于世,飘逸若仙,不然纤尘。

冷霜儿收回目光,顿时脚下一滑,咚的一声摔倒在地上,身后的冷娇容几步上前,一把撩起冷霜儿的衣襟,一手举着匕首几欲往下刺去。

眼睁睁的便看到那匕首就要刺上冷霜儿的脸,那如花似玉的小脸蛋很快就要变的血肉模糊,就在这个时候,掌风划来,冷娇容手上的匕首被硬生生的击落在地上。哪个大胆的,竟然管她冷娇容的事情,冷娇容园眼一瞪,煞是吓人,大喊出声,“是谁!竟敢管本小姐的闲事!活的不耐烦了吗?”

话音刚落,四周顿时静寂的一片,冷娇容感觉到了不对劲,回眸一看,便见三王爷玄烨、她三哥冷如风以及冷相都站在了她的身后,在他们的眼里,被钳制的冷双儿无疑就是受害者,她楚楚可怜的流着眼泪,脸色惨白一片。

冷娇容暗叫不好,怎么会被三王爷撞个正着,这下她该说什么好,骤然间,手心里捏出了一层薄汗来,这光天化日之下,哪只有眼睛的都看到了是她冷娇容拿着匕首要去刺冷双儿的脸,可是,这事实的黑白也不过是她冷娇容嘴上的话,想到这里,她便小声的抽泣起来,“爹,是双儿!双儿想刮花我的脸,她恨我那日指证她私奔!我只是想自保!”

她的声音柔弱无助,一字一句,都让冷相心疼得想被刀剐过一般。冷娇容见父亲相信了自己的这句话,于是更为大胆的说道,“父亲,你还不知道,双儿妹妹平常总是欺负我,如今她想要女儿无脸见人,我才不能任她欺负我!”冷娇容说到这里,一下子柔弱的跪倒在三王爷的脚边,梨花带雨的说道,“三王爷!求您为娇容作主!”

玄烨瞧了一眼跪在地上的冷娇容,对冷霜儿先动手这事存了一份疑惑,因为他发现刚才那一跤分明就是她故意的,于是便低头看去冷霜儿。

她小脸儿苍白,脸上的妆早已经哭花了,原本梳理整齐的发早已经散开,她的脸上透露着一种绝望的美艳。她泣道,“姐姐说我存心想要刮花她的脸,双儿自知百口莫辩,只能以死明志。只望三王爷在双儿死后,能够还双儿一个清白。”她说罢,便站了起来,朝着不远处的大树撞去。

好不容易才救回来,冷如风怎么会眼睁睁的看着冷霜儿再死一次,他一把拽住了她的衣袖,将她拉了回来“若是说不清楚,就要寻死,那你不是要死几百次了吗?”

冷霜儿一面拭泪一面说,“母亲从小便教我简单做人,怎想有人会如此歪曲事实!”

冷娇容见三王爷两道眼光冷冽的射过来,她心中一凛,赶紧说道,“双儿妹妹!刚才一切都只是误会!姐姐哪里舍得真的伤害你!妹妹别想不开啊!”

冷霜儿听她这么一说,怯生生的瞧了一眼冷娇容,又怯生生的瞧了一眼冷相,那不容差池的模样,惹人心怜。

玄烨眼里的寒意又更深了一层,他见她似乎对冷相还有冷娇容有所忌惮,如此懦弱胆小的女子,又怎么会做出私奔这样离经叛道的事情来,只不过跳水之事,玄烨看着冷霜儿的目光不由的更加的深了一层。

站在一旁的冷如风见自己疼爱的小妹全身发抖,吓得不轻,便开口说道,“王爷,小妹身体还未痊愈,请王爷容许小妹回房歇息。”

玄烨点了点头,“如此也好!”

送走冷霜儿,冷相收回视线,对玄烨说道,“王爷,小女娇容虽然行事大胆,绝无害人之心。”冷娇容一听,立刻摆出一副羞羞答答的样子,她看着玄烨的眼睛都冒了好几个红心。

玄烨一见,不由的皱起了眉头,刚才这件事情不管谁是谁非,那冷娇容提着匕首的彪悍模样绝不是装出来的,与其娶一个如此狠辣的女子,不如随了母亲的心愿。

“冷相,小王还有事先走一步,两日后的婚礼照常进行。”说完,玄烨就朝外走去。灿烂的阳光照射在那袭月牙白上,耀眼的让人无法直视。只是,冷娇容那张花容月貌的小脸早已经铁青一片,她咬着唇嫉恨冷霜儿的心又加重了一分。

第四章 三王爷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