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五章 他是谁?

  夜色清冷,冷霜儿穿着夜行衣游走在冷相府的屋檐之上,约莫到了冷娇容的房顶,掀开一块瓦片,屋子内冷娇容正和冷相两个人在商量着什么。

“爹,女儿不依!”冷娇容嘟着嘴,一脸的愤恨。冷相也很疑惑,照理来说,最近冷双儿的传言非常的多,而行事一向低调的三王爷怎么会如此高调的迎娶这么一个处在舆论风头浪尖的人呢。

“容儿啊,爹知道你对三王爷动了真情,但是现在看来,你若是想取双儿代之是不可能的事情,你的婚事爹一定放在心上,将来你要嫁的人定不会比三王爷差!”

“爹,女儿就只喜欢三王爷,其实早在三年前,三王爷从边关回城路过城门的时候,女儿便见过他了,那个时候,女儿差点被马蹄压死,还好是三王爷救了女儿,若是没有她,便没有今日的女儿,爹,无论如何,你都要帮女儿啊!”

“既然如此,爹只好请老太君出面,你的婚事包在爹的身上。”

冷娇容一听父亲大人要去求老太君出面,想到老太君跟太皇太后的关系,冷娇容便像是吃了一颗定心丸一般,只不过,她可不愿意落在冷双儿之后嫁人,送走冷相之后,冷霜儿便心生一计,她从抽屉里面取出一包药丸来,从里面拿出一颗。

两日散,无色无味,只要吃了之后,两天之后便会吐血身亡,根本就查不出原因,冷双儿,两日后便是你的忌日。冷娇容包好药丸,便命手下立刻着手去做,好在,这一切全都落在了冷霜儿的眼底。

夜色露重,冷娇容熟睡之后,冷霜儿便跳下屋檐,摸进了她的寝房,冷娇容正侧躺在榻上,呼吸稳定而均匀。

照理说,对于一个杀手来说,见血封喉是她的看家本领,不过她可不想这么便宜了眼前这个女子,因为这个女人,冷双儿从小便背负了很多,记得冷双儿五岁的时候,那年漫天积雪,足足有半个人那么厚,池塘内的水也结了厚厚的一层冰,在天气转暖的那一日,冷双儿到花园的池塘边玩,却被人推进了刚融冰的池塘内,小小的人儿在冰冷的池水中扑腾呼喊。

可是,池塘边上的冷娇容一面笑着一面拍手,池塘边上的其他兄弟姐妹们也都事不关已的看着,直到后来,照顾她的老嬷嬷赶来了,不顾着寒冷跳进了水里,把冷双儿救了上来,就在冷双儿高烧昏迷之际,那个老嬷嬷因为年纪太大,经受不了池水的寒冷而冻死了。

冷双儿病好了,发现老嬷嬷不能再在自己的身边照顾自己了,痛哭了好几日,这是她记事以来,除了母亲之外对她最好的一个人。

冷双儿的记忆让冷霜儿目光犹如寒冰般的坚冷,她眼前的这个女人,不是她的姐姐,他们之间虽有血缘,却无亲情。

还记得在冷双儿十五岁那年,冷娇容纠集冷府下人,在后院堵住冷双儿,不分青红找白的就是对她一阵拳脚相向,娇小的冷双儿抱着头,忍着痛一声都不敢吭,直到最后,冷双儿的母亲带人出现了,冷娇容才尽兴的甩手而去。

如果,冷娇容当冷双儿是姐妹,她就不会这样一而再再而三的欺负她,也不会这般冷血的对待她。以前这个女人对待冷双儿的,她冷霜儿要千倍万倍的讨回来。

不过,先从什么地方开始呢?冷霜儿冷酷的一笑,随即便挑断了冷娇容的手筋和脚筋,手腕和脚踝处的疼痛让冷娇容清醒了,她瞪圆了眼睛看着眼前这个穿着黑色夜行衣蒙着面的女人,她刚想要喊出声,却被冷霜儿堵住了嘴。

冷霜儿拿着匕首,冷冷的看着冷娇容,“怎么,认不出我来了吗?平时你不是很嚣张吗?不是要刮花我的脸吗?”

冷娇容惊恐的扭动身体,发出依依呀呀的声音,冷霜儿晃动着明晃晃的匕首朝冷娇容那张如花似玉的脸上割去,“冷娇容,你说一个没有脸,不能走动,不会说话的女人,太皇太后还会为她赐婚吗?我真的很期待明天早上爹的表情!”

冷娇容一面惊恐的摇着头一面扭动着身体想要躲避,可是,此刻的她正犹如刀板上的鱼肉任人宰割,很快冷娇容便疼痛的晕死过去,冷霜儿又眼睛不眨一下的割下了她的舌头。

将冷娇容正法之后,冷霜儿擦干了匕首上的血迹,正打算转身离去,却看到一个红衣男子倒挂在房梁上,近距离的观看了刚才那一幕,若是一般人早就恶心的想要吐了,可是,这个男子,却气定神闲的看完了全场,还不疾不徐的说道,“姑娘的手法让人惊叹。”

冷霜儿的嘴角抽动了两下,男子的声音低沉有力,可是他是谁?他什么时候来的?

第五章 他是谁?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