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五章 双层

  胡乱倒在地上的四人旁边,是散落成一地的珠宝,旁边是已经被打开的箱子,唐三成从来没有见到过这么多的珠宝,大颗的珍珠像是被人大力地抛散出来,溅得到处都是,几枝不知道什么质地的头钗静寂地躺在地上,唐三成看得是目瞪口呆,却一步也不敢向前,扭曲的尸体与这凌乱的珠宝混搭在一起,甚是诡异。

“白哥,这是什么鬼地方,一进来就害了我们四名兄弟啊!”丁大力虽然粗鲁,可是重情重义,眼见得四名兄弟惨死在自己眼前,已经是流下两行热泪,他双拳紧握,恐慌地退步:“白哥,这墓不能进了,不能进了!”

剩下的几名兄弟也哽咽着说不出话来,白逸嘴里只迸出一句话来:“想走的,现在便可以走!”

“白哥,你呢?”一名兄弟问道。

“我要进去好生地瞧瞧,是什么东西这么厉害,我白逸原本就是要死的人了,苟且了一条命,权当这条命早没了,死去的兄弟的仇,我来报就可以了!”白逸一把扯过唐三成:“可是,你不能走!”

唐三成喃喃道:“我没想走。”

“我们也不走,要进,一起进!”丁大力此言一出,立刻引来其他兄弟们的共鸣:“我们是歃血为盟过的生死兄弟,我们现在走,还是个东西吗?”

白逸摆一摆手,让兄弟们安静下来,他靠近四名手下的尸体,小心地掩住口鼻,小心翼翼地不去触碰到他们的尸身,古人用毒由来已久,天知道这是什么时候样的毒物!没有想像中的烟雾状,也没有任何异味,就像是传说中无色无味的奇毒,没有留下一丝痕迹,或者,在这些珠宝,箱子,甚至这些兄弟的尸身上,都附有残毒,白逸摇摇头,后退一步:“要想活命,谁也不要乱动这里的东西,尸首也不要碰!”

没人敢动,大力问道:“白哥,进去吗?”

多少年以后,白逸会为此时的举动感到后悔,自己的无知在多年以后才会显露无遗,此时的他犹如胸口放着一把滚烫的洪炉:“走,我们进去。”

丁大力向上望了一眼:“白哥,我们下了有十几米之深了,以前从未下过这么深。”

白逸默不做声,刚才四名兄弟进去的是陪葬室,里面放着的是陪葬,这墓穴一启开就是陪葬,明显是个陷阱,这墓穴的主人一定深谙人心之道,一般盗墓贼见到陪葬的箱子,一定会控制不住上前打开,刚才死去的兄弟们面目发黑,皮肤溃烂,全身扭曲,这明显呈中毒现象,这箱子里的玄机便是剧毒!

走进去,一条青石板的小径出现在众人眼前,却是在陪葬室的最侧边,极不引人注意,这也是一个精巧的设计,目的就是让陪葬室先干掉擅自闯入的人!

白逸依然走在前面,脚踩在青石板上,唐三成又听到了不同寻常的声音,青石板中发出细微的声音,每隔三步,便会有沙沙的声音传来,他看了一眼白逸,知道他没有听到,自己心中就一直打鼓,这沙沙的声音会是什么?

“立冢安坟,须籍来山去水,择地斩草,冢穴高深。”唐三成脱口而出,这正击中这墓穴的特征,白逸越发觉得唐三成这小子深不可测,这小子真是在乡村长大的野小子吗?

白逸停下了脚步,面前的空间陡然变大,青石板小路一分为二,一条顺着原来的路朝前延伸,一条却突然上升,向上而去,莫非是双层墓穴?

第五章 双层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