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十六章 双鱼佩

  符羽的右眼角流下一行泪来,晶莹的泪珠挂在她洁白的脸颊上,让她显得楚楚可怜,白逸强忍心中对离别的悲痛,扭过头去,这却让符羽更加难受:“为什么?”

白逸哪里说得清楚,他摇摇头:“我走了,你自己保重。”他向前迈出一步,衣角被符羽扯住,站在一边的首领长长地叹了一口气,满脸地沧桑,瞬间老了十岁,命啊,这都是女儿的命,天命不可违!这孽,就由自己来造吧!

符羽扯住白逸的衣角,几乎是咬牙切齿地说道:“我一定不会让你忘了我!”与此同时,她两行眼泪同时滴落到地上,溅起极细微的烟尘……

眼泪落下的同时,白逸就怔住了,这是一种什么感觉?浑身上下充满凉意,骨头缝里好像有凉气在外泄,冷彻透骨,这种情形,就像将自己置于砧板之上,任人宰割,眼看着对方举起屠刀来,却丝毫不能反抗,这种莫名的恐慌就像即将踏入十八层地狱……

终于,这股感觉消失了,白逸看着符羽的脸上堆起悲凄的笑来:“不要忘了我,否则你会因为蛊毒发作,心脏暴裂而死!你记住了!

符羽的手上突然多了一个物件,那是一件白玉的圆雕,是两条紧紧纠缠在一起的鱼,用阴线刻出眼、腮、腹鳍、尾等细部,栩栩如生,尤其那两双鱼的眼睛,凝视对方,居然透得出情意来!双鱼嘴部穿孔用金链系着,符羽望一眼白逸,突然将金链抽出,原本一体的两条白玉鱼赫然分开,符羽将其中一只塞到白逸手上,一言不发,转头便走!

白逸握着白玉鱼佩,百感交集,望着符羽的身子颤抖着离开,心酸不已,恨不得立刻落下两行男儿泪来,符羽的身子突然瘫软在地,围在一边的寨民立刻围拢过去,不少不知内情的寨民更对白逸怒目相对!

白逸长叹一口气,尽量克制自己不要上前,然后一转身,彻底地消失在他们眼前,距离那一幕,已经有三十年了!

“我不懂。”唐三成摇头:“我觉得不对。”

“哪里不对?”白逸不明白。

“那个首领为什么这么怕符羽和你在一起,没道理啊,难道仅仅因为你是汉族人?非他们族类?从你的讲述中来看,他似乎也有一些无奈,还有那句为了符羽好,中间一定大有文章。”唐三成端起茶杯,一口气喝了个到底。

你懂个屁,白逸心里想,强忍住呛唐三成的念头:“现在不得而知了,我看我们当务之急,是回到当初的那个墓里,一探究竟,看看是不是蛊作怪!!”

“其实不老也挺好的,别人求都求不来呢,”唐三成居然还乐呵呵地:“只是时不时地得小心被人家发现了,不然会把我们送到科学研究院里。”

一想到被科学家们当小白鼠一样做试验,白逸不寒而栗,他厉声道:“不要再说了!!”

唐三成偏偏不是个识趣的人:“我担心的不是被人拿去活体研究了,我是担心,我们根本只是不老,并不是一定不死,你敢自杀试试吗?”

白逸的脸一沉,好半天才闷出一声来:“不敢。”

第二十六章 双鱼佩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