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三十八章 生气

  离开了三伢镇,车子在一马平川中稳健地朝目的地而去,白逸就像是回到了那个晚上,井然有序地带着自己的人马朝选定好的墓群而去,只是,时空已经变转,除了自己和唐三成,其他的人都已经换了一幅面孔,看到前面出现一座水塔,白逸说道:“我们快到了。”

这么些年来,白逸无时无刻不在查找这墓群现在的所在地,他曾与丁大力往返过这里三次,最终认定水塔后面的那一片空地,就是当初墓群的所在地,现在是一片闲置的场地,这也是值得庆幸的一点,无人妨碍了。

“这里就是那里?”唐三成率先下车,七邪紧随其后,看着这有如乱石场一样的地方,瞪大了眼睛,他看着白逸:“喂,你是不是走错地方了。”

这里就像是没有开发过的荒地,依然是一片平原,可是较五十年前,这里却是到处是凌乱的石子儿,找不到当年的一丝痕迹。

“没有,你的话太多了。”白逸有一股冲动,他很想脱下自己的袜子塞进唐三成的嘴里,让他少说几句:“我经过对比,墓群就在这里,至于主墓室是在哪里,就要靠你了,你不是很神的嘛,让我见识一下,不要让我失望,白带你跑这一趟。”

白逸丢给唐三成一个眼色,吴通他们已经下了车,正朝这边走来,这里还有两个不知情的人,萧宁和刘知习,随时要把好自己的嘴巴。

唐三成站在空地上,脚下是细碎的石子儿,他伸出手来,手上空无一物,唐三成闭上了眼睛,萧宁好奇地盯着唐三成,唐三成闭着眼睛,像瞎子摸象一样胡乱地转悠着,双手在空气中摸索着……

“他在干什么呢?”刘知习扶了扶眼镜,问白逸:“这样就能找到墓穴的入口吗?”

白逸听不到,他的一颗心咚咚地跳个不停,终于,唐三成停了下来,他指向右前方:“应该是在这里了。”

“为什么是这里?”还是刘知习,这个呆子是和唐三成较上劲了:“总不能你随便指一个方向,我们就跟着走吧,东西这么多呢,万一走错了,就冤大了,萧宁,你说是吧?”

萧宁只是望着唐三成,若有所思,并没有开口附和刘知习。

“风,我在感觉风,”唐三成说道:“葬都,乘生气也,古时候的人,立坟安葬,都是选在有生气凝聚的土地上,要找到墓穴,就要找到有生气的地方。”

众人都围了上来,听到唐三成这么说,有些无所适从的样子,都看向了白逸,白逸一点头:“跟着唐三成走!”

白逸知道这墓群和昔时不大一样,位置没变,可是它们周围的场景早就发生了变化,要找到它们,只有靠唐三成了。

唐三成一人走在最前面,他的耳朵听着地下的声音,不时地用脚去踩一踩,突然,他的身子打了一个激灵,停了下来:“就在这附近了!”

“为什么呢?”还是刘知习,这个呆子脑子里的问题太多了。

“气脉为富贵贫贱之纲,明堂为砂水美恶之纲,水口为生旺死绝之纲,此三纲,龙要真,穴要的,砂要秀,水要抱,向要吉,此为五常,这地方方向已经是吉,风从这里过,说明生气聚集,我们现在要找的是水,砂环水抱的水。”

第三十八章 生气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