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五十四章 仪式

  唐三成没有经历过爱情,他内心有一团炙热的火,一直在燃烧着,耳中听到白逸与何教授刻骨铭心的爱情,内心就像有猫爪子在挠……

“教授,符敏的表现很怪异?怪异在哪里?”

“她每个月总有一天会到我们刚才相遇的地方,穿着苗族盛装,练习一个指定的动作,看上去像是某个仪式一样,很虔诚的样子。”何教授说道:“我每次问她,她总是躲躲闪闪,不管我怎么问,她都不告诉我,问得急了,便会流下眼泪来,我又怎么舍得她落泪?”

明明年已近古稀,在说起这段往事的时候,言语中这股宠溺仍让唐三成起了一身地鸡皮疙瘩,他抓抓自己的胳膊:“所以您并不知道那是什么仪式了?”唐三成一边问,一边看向白逸,在白逸的回忆中,他与符羽相遇之时,符羽也是一身苗族盛装,面朝大山行礼,这与符敏如出一辙,这难道会是巧合?唐三成不信。

“所以,您最后也不知道那种仪式是什么了?”白逸的心揪成了一团,像是有一只手伸进了胸膛里,使出了全身的气力,狠狠地抓着他的心脏。

“不知道,不过我这一次来,总算听说了一些有用的信息。”何教授说道:“可能是时间过去了这么多年,苗寨的民风也变得开明起来,我才知道,符敏是守棺人的候选人之一。”

“守棺?”唐三成与白逸同时发问,怎么又是棺材?

“没错,刚才给我拿草药的寨民说,山上有一处崖棺,按照惯例,需要一名精通蛊术的蛊女守护崖棺,那里也是禁地,除了守棺人,其他人不得靠近,至于原因,他也不知道,只是说,这一说法已经在寨子里流传了好几百年了,或许是出于恐惧,或是对于祖先指令的尊重,从来没有人敢接近崖棺一步,符敏是在我离开苗寨之后成为守棺人的,按照惯例,守棺人不能结婚,更要保持处子之身。”

那么,符羽也是候选人之一吗?白逸有些明白了,符羽为什么要对自己撒谎,说姑母已经去世,是为了隐瞒禁地一事,那里对于寨民是禁地,更何况自己是外人呢?白逸终于有一些释然了,等等,那么,那时候姑母符敏已经成为守棺人?!

符敏要成为守棺人,这是她的命运,符羽曾说过,符敏蛊术高明,就连符羽也是她教授出来,那么她必定拥有最佳的竞争力,那么符羽呢,她也知道自己即将来守棺人的命运吗?

白逸的眼角潮湿了,分别的那一刻,只以为自己有苦难言,他又怎么想得到,符羽的心中同样充满了痛楚,或许正是如此,才会昏厥过去吧,白逸突然大步地朝寨子里走去,符羽呢,她到底在哪里?

迎头撞上一位貌似威严的寨民,白逸抬头一看,这人与符羽竟然有几分相似,难道是?符羽还有一位胞兄,白逸顾不得其它,劈头就问道:“我要找符羽,符羽在哪里?”

这人看了白逸一眼,声音哑哑道:“你找符羽?她已经不在这里了。”

“什么意思?”白逸完全失去了平时的冷静,他双拳紧紧地捏了起来。

“你就当她死了吧。”那人说完,慢慢地朝山下走去,等他走得远了,何教授才说道:“这就是符羽的大哥了,也是现在的首领。”

白逸什么也听不到,“你就当她死了吧!”每一个字都像一记重拳,打在白逸的心里,符羽难道没有成为守棺人吗?后面又发生了什么变数?

第五十四章 仪式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