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一百章 鸡鸣不摸金

  又要出远门了,唐三成知道这样的日子以后会一直持续,他现在只关心干粮准备得充不充足,手上的伤口无须药物就自动愈合,完全看不到擦伤过的痕迹,白逸惊奇地发现,自我愈合的能力只有唐三成具备,白逸刻意磨伤自己的手,企图做一个试验,现在上面正贴着药膏,这让他有一点小小的郁闷。

但让白逸吃惊的是,伤口也愈合了,比普通人的速度要快,但比不过唐三成的速度,这说明什么?自己的血统不正啊,白逸狠狠地扯掉了手背上的膏药。

唐三成正靠在车上,等着萧宁的到来,吴通和小七、六子在另外的地点等着,他们开一辆车去接刘知习。萧宁今天的打扮很利落,白衬衫,长裤子,很贴身,与其她女孩子的着装很不一样,脚上的鞋子,是专门的登山鞋,价值不菲,白逸长年在国外走,知道这一双不是国内寻常百姓能够买得上的登山鞋,萧宁的背包并不大,头发梳成了一个马尾,看上去就像是要上战场的女将军,英姿飒爽。

萧宁把背包扔到车上:“走吧!”

唐三成笑眯眯地看着萧宁,他得承认,被萧宁吸引,很大程度上,她很像九格格,那个自称是满清后裔,按封号来说是格格的宛晴,一样地跳脱时代,宛晴并不像一位格格,她大胆,甚至泼辣,萧宁也一样,她很潇洒。

“你想什么呢?”萧宁推了唐三成一掌,她站在唐三成的旁边,看着他的侧脸,突然觉得这个男人长得其实挺好看的,虽然看着傻了一点,呆了那么一点。

唐三成总不能说自己在想四十年前的一位姑娘吧?他钻进车里:“想吃的呢。”

“好吃佬。”萧宁嘀咕着,顺势坐到了唐三成的旁边,原本打算与唐三成坐一块的七邪钻进了副驾驶位里。

白逸将地图扔到萧宁怀里,上面用红色的笔圈出了目的地:“这是我们要去的地方,你先看看,用你们摸金校尉的能力帮帮我们,利益,你知道的,绝少不了你的。”

“你直接问我擅长什么不就好了?”萧宁何其聪明:“你们对于摸金校尉的认识是什么?”

“摸金校尉们干活,他们每个人都佩戴着用穿山甲的爪子做成的护身符,凡是掘开大墓,在墓室地宫里都要点上一只蜡烛,放在东南角方位。然后开棺摸金,死者最值钱的东西,往往都在身上带着,一些王侯以上的墓主,都是口中含珠,身覆金玉,胸前还有护心玉,手中抓有玉如意,甚至连**里都塞着宝石。这时候动手,不能损坏死者的遗骸,轻手轻脚的从头顶摸至脚底,最后必给死者留下一两样宝物。”

“在此之间,如果东南角的蜡烛熄灭了,就必须把拿到手的财物原样放回,恭恭敬敬的磕三个头,按原路退回去。这样做的科学道理是防止墓里空气不好,蜡烛熄灭后退出墓穴,则保证人不为空气不好而中毒。”

白逸的话让唐三成不由自主地重新打量坐在自己旁边的萧宁:“这么神?这么说,你也能断穴了?”

“不能。”萧宁利落地回答,但是眉宇间有些伤感:“我没有做到青出于蓝而胜于蓝,父亲应该对我很失望。”

“那你的长项是?”

“挖洞,我可以在6个小时之内要寂静无声的挖一个半米见方的8米长的洞,任何土质下我都可以做到。”萧宁的话音一落,白逸忍不住回头看了他一眼,经验丰富的白逸当然知道,要达到这样的效率,吴通至少要带上两个人同时作业,可是萧宁可以一个人办到!

“发丘印,摸金符,搬山卸岭寻龙诀;人点烛,鬼吹灯,堪舆倒斗觅星峰;水银斑,养明器,龙楼宝殿去无数;窨沉棺,青铜椁,八字不硬莫近前;竖葬坑,匣子坟,搬山卸岭绕着走;赤衣凶,笑面尸,鬼笑莫如听鬼哭。”白逸突然念道。

这话听得唐三成一头雾水:“这是什么意思?”

“发丘印、摸金符、搬山、卸岭便指的的四大盗墓门派:发丘中郎将、摸金校尉、搬山道人和卸岭力士,后面说的是各个门派的特点,拿摸金校尉来说,他们的规矩是鸡鸣不摸金。”白逸现在是一心二用,既要开好车,还要为唐三成答疑解惑。

“天亮了就不能摸值钱的东西?”唐三成仅是从字面上去理解:“这是什么规矩?为什么不能摸?”

萧宁笑着说道:“按我父亲的说法是做倒斗的人,与其说是人,倒不如说是半人半鬼,在普通人都安然入梦的黑夜里,才进古墓摸金,一天打不完盗洞,可以分做十天,但是有一条,一旦进了墓室,在鸡鸣之后便不能在碰棺椁,因为一个世界都有一个世界的法则,鸡鸣之后的世界属于阳,黑夜的阴在这时候必须回避,这就叫‘阳人上路,阴人回避,鸡鸣不摸金。’金鸡报晓后的世界,不在属于盗墓者,如果破了规矩,祖师爷必定降罪,对于这些事必须相信,否则真就会有吃不了兜着走的那一天。”

“可是你的语气好像不太相信这一说法。”白逸说道。

“没错,与其相信是什么阳人上路,阴人回避,我到觉得有两条原因,第一,摸金校尉是曹操的盗墓部队,晚上做,鸡鸣就天亮了,当然就闪人了喽,第二,其实这是从安全的角度去考虑,要不大白天的你从坟里爬出来,被人看到不报警才怪呢,鸡一叫天就明赶早的就起来了,当然要快闪,免得惹麻烦。”

白逸心中暗想,这个萧宁不像是从小就接受摸金训练的,从小接受摸金训练的怎么会像她一样置疑老祖宗传下来的规矩?她倒像是半路出家,半路出家的原因是什么呢?

“萧宁,你是从小就跟着你父亲学摸金的吗?”唐三成对萧宁有无限的好奇,尤其现在,萧宁侧着头看着窗外,倔强的侧脸让唐三成心动不已。

“当然不是了,要不然我也不会是半吊子水平了。”萧宁突然岔开话题:“摸金是一种高危险行业,跟高空作业和挖煤挖矿一样,因为各种不确定因素随时有生命危险,比如墓道塌方、墓自身的机关暗算、还有毒气的突然释放都是致命因素,死个人是很平常的事情,唐三成,你确定你也要去?”

唐三成正认真地听着前面的内容,还以为是知识普及,赶情到了后面,矛头还是对准了自己,他有些措手不及了:“这个……还是要去的。”

“哼。”萧宁闷哼一声:“到时候你是怎么死的,都弄不清楚。”

“我有七邪呢。”唐三成汗滴滴地:“而且,有这么多人在,我怕什么?不是还有你在么?你会保护我的吧?”

萧宁的视线从车窗外转移到了唐三成的脸上,盯着唐三成直发毛,良久,萧宁从牙缝里挤出了几个字:“臭流氓!!”

咋又被打成流氓了,唐三成缩着肩,有些委屈:“那个,我的意思是你不是摸金校尉嘛,还有,你不是会打洞吗?关键时刻还得指着你,是吧?万一咱被困住了,还得靠你不是?”

白逸心头一动,唐三成说到点子上了,萧宁的这一项技能大有用处,看来还要笼络一下她才好,如此一想,白逸对待萧宁的态度就缓和了不少,言语中也多了一丝同伴的意思。

第一百章 鸡鸣不摸金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