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十九章 只此一次

  进了大厅,容雪就跟柳氏一起去了她的院子说话,二姨娘跟容芙跟着去了,三姨娘身子不爽,回自己的院子休息去了,只留下楚翰轩跟容浅陪容德庭站在大厅中。

“三殿下,您对容浅有什么不满意的尽管告诉臣,臣一定会对她严加管教,至于那退婚的事情……”容德庭看着楚翰轩,小心翼翼的说道,这婚哪里是说退就能退的,皇上那边怕是第一个不答应,搞不好还以为是他不愿意。

听着这话,楚翰轩皱了皱眉,看了一眼下方安静站着的容浅,冷冷说道:“这件事就不牢荣国公操心了,本王如何也不会娶她,到时候本王自会跟父皇说清楚这件事。”

容德庭脸色一僵,再怎么说他也是朝中重臣,这轩王竟然如此不给他面子。可是他此刻不能对轩王发怒,而引起轩王想要退婚的因由都是自己那个不争气的四女儿。

“你还不跪下跟轩王殿下道歉!”容德庭当即冲着下方的容浅吼道。

让这个女人给他跪下?楚翰轩看着容浅,还从来没看过她给谁行礼呢,他还真想看看她弯腰的样子。这种女人,就该挫挫她的锐气,让她知道什么是尊卑。

容浅站在下面,看着各有心事的两人,心里觉得无趣极了,若不是不想暴露自己的身份,这退婚之事也不必如此麻烦。

“其实轩王殿下说的也没错,我容貌丑陋,粗暴无礼,的确是配不上他,国公大人倒不如依照轩王殿下所说,去同皇上说取消这门婚事得了。”

“胡闹!”容德庭气的胡子都快鼓起来了,这个逆女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吗?跟轩王退婚?这婚事可是皇上御赐的啊,岂是说退就退的。

楚翰轩几乎是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这个女人是想要同他解除婚约?真的假的?!她之前不是口口声声以轩王妃自居吗?怎么会突然转变?!不对,肯定,她肯定是在欲擒故纵,以为他不敢取消婚事。想到这里,他心里对容浅更加看轻了几分。

“我只是一介庶女,嫁给轩王,委实高攀了,国公大人何必为了攀龙附凤而违拗轩王的心意呢。我累了,先走一步了。”容浅看了容德庭一眼,不待两人说话,转身出了大厅。

看着那离去的身影,容德庭气的发抖,直指着容浅的背影,颤着声音,“逆女……”在轩王面前,她竟然敢如此不给他面子。

楚翰轩一旁看着,眉头皱了皱,容浅似乎跟他想象的不一样。国公大人,她就是这样称呼自己的父亲吗?看来他们的关系并不好。父皇让她娶容浅的一个原因就是想要拉拢荣国公府站到他这边,他娶容浅真的能拉拢荣国公吗?想到这里,他眉头皱的更深了。

————

松涛苑

打发走了乔氏跟容芙之后,整个房间里面只剩下柳氏母女三人。

“母亲,二妹,你们这样做,是将我置于何地,若皇上知道了,这可是欺君之罪啊。”容雪皱着眉,脸上写着不情愿。

听着这话,容嫣然脸上露出一丝焦急之色,“大姐姐,你一定要帮我啊。”说着她看向了柳氏,眼中尽是哀求。

柳氏看着容嫣然那皱着的小脸,心下难免心疼,当即冲着容雪说道:“贵妃娘娘,我知道你的为难,可若是嫣然当了轩王妃,对你在宫中也是一大助力,他日扳倒皇后也不是不可能。”

看着自己母亲对妹妹的疼溺,容雪心里极为难受,同样是女儿,她怎么就不替她想想呢。果然是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不过母亲说的没错,若是嫣然成了轩王妃的话,她就能拉拢轩王了,到时候看皇后还敢不敢给她脸色看。

“只此一次。”容雪终是点头,看今日容浅的表现,她不是一个容易控制的人,要怪就怪她是未来的轩王妃。

闻言,柳氏跟容嫣然彻底放下心来,两人阴沉着脸色,看容浅今日如何逃过这一劫。

第二十九章 只此一次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