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三十五章 当浅浅的姘头

  高兴?他高兴什么?容浅微微皱眉,看着身前的男子,冷漠说道:“你以为我会感激你?若不是你,也许今日我与楚翰轩已经退婚。”她没想到,他会将容嫣然给劫过来。

贺兰云昭黑曜石般的眸中划过一抹冷寂,他定定的看着容浅,“为了退婚,你连自己的名节都不要了吗?甘愿委身给那样一个男人?”

“与你有什么关系!”容浅漠然说道,委身给柳世元?他未免想的太多了。是,最开始她是打算陪那柳世元演一出,让楚翰轩以为她跟柳世元之间不清不楚,然后直接退婚,在她而言,这是最简单直接的方法,名节这种东西对她而言可有可无。

“到底有什么东西是你在意的。”贺兰云昭声音低沉,听不出任何的情绪。

她在乎的东西,容浅看着贺兰云昭,淡漠说道:“我没什么可在意的。”最在乎的已经不在了,剩下的,都无需她去在乎。

没什么可在意的,贺兰云昭看着眼前那平淡的容颜下那一双灿亮夺目的眸中清冷无漪,心头忽的一滞,忽而他嘴角微牵,戏谑说道:“其实我想说的是,若浅浅需要,我可以勉为其难的当浅浅的姘头,说到底我应该比那柳世元强很多吧。”

“滚!”容浅抓起桌上一个瓷杯丢了过去,眼底杀意一闪而逝,这人未免太过无耻了些。

贺兰云昭抬手接住那瓷杯,看着容浅那动容的神色,嘴角勾起一抹弧度,她还是会生气的。

“你接近我到底有什么目的?”容浅冷冷的打量着眼前的男子,他这次出现的太巧合了吧。

贺兰云昭嘴角勾起一抹无奈的笑容,他看起来就像是十恶不赦的人吗?他都帮她了,她怎么还对他有敌意呢。

“今日白天在荣国公府外,若那个丑女人一巴掌真的朝你打过去,你会剁了那只手的吧。”贺兰云昭想起白天那一幕,当时她眼底的杀意快速掠过,可是却刚好被他给捕捉到了,“浅浅身上似乎有不少秘密呢。”

“难道这世上还有天下阁阁主不知道的事情吗?”容浅冷笑以对,她的身份可没那么容易被他察觉到。

“人外有人,天外有天,天下阁不是无所不知,就好比浅浅。”贺兰云昭声音平淡,他凝眸看着容浅,黑曜石般的眸中掠过一抹华彩,“但是对于浅浅,我愿意倾尽所有去解读。”这一声隐约中夹杂了几许耐人寻味的意思。

倾尽所有?解读?容浅微微皱眉,眼底寒光一闪,“就怕,你没有那个机会!”

————

第二天,整个郢都都传遍了,容家二小姐与柳丞相家的嫡孙在荣国公府私通,被荣国公抓了个现行。同时天下阁颁布天下令,容二小姐荣升为天下榜丑女榜第一人。

容浅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神色平静,贺兰云昭行事古怪,她可不认为他是为她才这般侮辱容嫣然的,昨天还是没有问出他接近她的目的,若不是红玉察觉动静过来,她会与他动手也不一定。

“小姐,我刚刚听到消息,容嫣然在闹自尽呢。”绿芜从外面走屋子,冲着容浅嘻嘻笑着,脸上尽是快意。

容嫣然自尽?容浅微微挑眉,嘴角微微上扬,看来又发生了什么有趣的事情了。

求收藏

第三十五章 当浅浅的姘头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