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五十一章 脏东西

  轩辕天越看着那走过来的红衣男子,神色高贵淡然,“本宫素来喜欢走在前面,不喜等人。至于救美一说,世子与本宫玩笑,何必连累人家姑娘清白。”他目光忽的看向不远处从容淡然的女子,“况且,若是本宫喜欢的女子,本宫势必倾己一身相护,何至于让她受此屈辱。”说着他看了楚翰轩一眼,紫眸中意味难明。

这一句足以说明轩辕天越不认识容浅,花园里那些闺阁小姐无不眸中带春的看着轩辕天越跟慕容笙箫,早将楚翰轩抛诸脑海,毕竟轩王只是郢都的杰出男子,而眼前这两位可是当今世上不可多得的绝世英才。

容浅感觉轩辕天越的目光在自己身上定格了片刻,微微皱眉,天越太子,王侯榜首位,她能在这里看到本尊,是不是该觉得荣幸呢。不过,他轩辕天越可不是白做好事的人,他帮她究竟有什么目的?!

楚翰轩看着那尊贵如神祇的男子,他就是那个天下榜上位列王侯榜第一的人物吗?他的手蓦地紧握,刚刚他气场蔓延的时候,他莫名心颤。如今被他这样目光扫视,他心里竟然有一种要臣服于他的冲动。怎么会这样,他明明只是一个太子!

舞阳长公主最先回过神来,冲着轩辕天越与慕容笙箫说道:“两位贵客降临,有失远迎,是本宫的过错,还望太子与世子见谅。

轩辕天越单手背负,俊雅高贵的脸上从容淡然,并不言语,倒是慕容笙箫邪魅一笑,“好说,好说。”

舞阳长公主看着那躲在人群里面的容嫣然,心里恼怒至极,这个女人竟然污蔑天越太子,今日是她设宴,指不定天越太子将这一切都怪罪在她身上了呢。

“大胆容嫣然,你污蔑庶妹,不敬天越太子,恶毒至极,来人,将这个女人给本宫丢出府外,另外让人告诉荣国公连家都治理不好,怕是也不能好好替皇上办事吧。”

容嫣然听着这话,双眼瞪得老大,连声说道:“冤枉,长公主,我是冤枉的,我真的看到容浅跟别的男人在一起,对,那个贺兰云昭,他跟容浅的关系就不一般,就是他让我成为天下第一丑女的,这一切容浅才是始作俑者。”说着她指着容浅破口大骂,“容浅,你这个贱人,你与别人私相授受不承认,还连累我。”

容浅冷淡的看着地面上的容嫣然,心下哂然,想要嚣张,也得有资本才行,瞧容芙多聪明,躲在不显眼的地方,让人忽视她的存在。

“你嫉妒我过的比你好,想要陷害我,我明白,说到私相授受,倒是让我想起了你与那柳世元之间的好事呢,对了,当时轩王还在场呢,想想当时那景象,真是毕生难忘,你要我在这里同大家讲一遍吗?”容浅看着地上的容嫣然,嘴角微微扬起。

“你……”容嫣然最怕的就是别人提起她与柳世元之间的肮脏事,如今被容浅一提,一口气没有上来,直接晕了过去。

轩辕天越看了容浅一眼,嘴角微微扬起一丝笑容,随即一拂衣袖,眉眼微蹙,淡淡说道:“有什么脏东西在,看的本宫眼睛疼。”

第五十一章 脏东西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