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六十七章 夜话

  容浅单手背负,款步而前,浅紫色的襦裙曳地而起,平淡的容颜上一双眸子熠熠生辉,那冷淡的目光,高傲孤冷,浑身散发着一股高立云端的气质,她看着那丰神俊朗的男子,淡然说道:“路上遇上一些麻烦,所以来的有点晚,不过,你派去接我的人死了。”

看着那从容冷寂的身影,那一举一动,恍若君临天下的王者一般,楚温岚俊朗的脸上忽明忽暗,看不出他心底的情绪。

“他没能保护你,留着也无用。”楚温岚拿起一个茶壶,煮起茶来,继续说道,“可知道是什么人要对你下手吗?”

容浅走到桌旁坐下,看着炉上的火焰,淡然说道:“左不过是一些无聊的人罢了,够不上任何的威胁。”她的目光忽然落到了桌旁的琴上,随口说道,“与楚王认识这么久,竟不知你琴艺如此脱俗,这琴音中似乎在追忆着什么。”

楚王,一句楚王就生生将他们之间的距离拉远了,楚温岚俊朗的脸上出现片刻的僵硬,只是一刹那。

“我这是在关公面前耍大刀,不过,刚刚的确是想到了许多过去的美好之事。”楚温岚看着容浅,俊逸的脸上多了几分认真,“还唤我楚王,这是不将我当做朋友吗?”

容浅留意到楚温岚刚刚脸上那一闪而逝的怅惘之色,认识他这么久,似乎他永远都是温润如玉,如沐春风,不过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过去吧。至于称呼,他既是不喜欢尊称,称呼名字也无妨。

“温岚的腿还是没有知觉吗?”容浅忽然岔开了话题,若不是这个人,她怕是已经不在这个世上了,她最不想欠别人的,偏偏欠下了。

“我已经习惯了坐在轮椅上,这几年来,少了那些尔虞我诈,我的心难得平静。”听她唤他的名字,楚温岚温润的脸上浮现一丝笑容,他看着容浅,淡然说道,“所以你不必愧疚,况且那株碧雪莲未必能治好我的腿,能对你有帮助,我心里已经觉得甚为安慰了。”

容浅微微闭眼,三年之前,她身体突然出现状况,当时性命危在旦夕,只有碧雪莲能够助她压住心底那股狂躁嗜血的杀意,在天山脚下,正好遇上了初得碧雪莲的他,他知道了她的病情,最后毫不犹豫的将之送给了她,而后来,她身体好转,他的腿却永远都无法站起来了,因为碧雪莲是一百年才有一株的灵物。

“这一生,只要有可能,我都不会放弃治好你的腿。”容浅忽然睁开眼,看着楚温岚凝声说道。

楚温岚淡然一笑,说道:“能得妙手医仙一句承诺,我还有什么后顾之忧呢。”

“扑腾扑腾”茶水忽然沸腾,楚温岚拿起茶壶给容浅倒了一杯茶,温声说道:“不说这些了,这是新采的雪顶针尖,味道不错,你尝尝。”

雪顶针尖?这个名字似乎在什么地方听过,容浅看着桌上冒着热气的茶杯,微微皱眉。

“最近郢都都在传你与贺兰云昭的事情,那个人神秘莫测,你小心才是。”楚温岚忽然看着容浅说道,他的手不自觉紧握着茶杯。

贺兰云昭?容浅眉头微皱,她看着杯中的茶,淡漠说道:“我知道。”她抬眼看着湖中那轮圆月,朔月啊,她收回目光,看着楚温岚,“温岚可知道有关于我的曾经?”

第六十七章 夜话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