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七十二章 苏妄言

  房间里面,人走茶凉,容浅紧紧握着茶盏,她闭着眼睛,周身被一股冷肃的气息包裹着,刚刚乔姨娘的话还在她心头撩绕着。

“婢妾从未听过一个叫千月雪姬的女子。”

“四小姐您当年是被老爷从外面直接抱回来的,至于您的母亲,婢妾从未见过。”

从未听说过,从未见过!容浅慢慢睁开了眼,她灿亮的眸中红光与蓝光交错而过,体内三道内力流窜交错。

她忽的抬起头,看着窗外那高悬的圆月,眼底红光仿佛要涌出来一般,整个屋内被一股寒烈的气息笼罩着,她的手紧紧抓着桌面。

“咔哧”一声,桌面出现了裂纹,然而她眼底也恢复了平静,她站起来,走到书桌旁,看着桌上的宣纸,她拿起笔,行云流水一般写着什么。

不知道过了多久,一个黑影忽然出现在了房中,看着桌旁那醉心于书法的女子,他皱了皱眉,她倒是与他想象中不一样。

“祁王夜半降临寒舍,可有要事?”容浅忽然放下手中的笔,看着对面那一身炫纹锦袍的男子,淡淡说道。

沐景祈剑眉微沉,看着那平淡冷寂的容颜,沉声说道:“你对本王的身份似乎一点都不好奇。”

“也许我是比常人冷静呢。”容浅淡然说道,今日在宫中见过他,她便料到他会来。

那一双灿亮的眸,仿佛能洞悉一切一般,沐景祈皱了皱眉,“今日本王不是想帮你,只是因为你是本王的救命恩人。”

“嗯。”容浅淡淡应了一声。

沐景祈脸色瞬间一黑,这个女人凭什么这么理所当然的接受,她不应该是感激涕零吗?

“你与轩辕天越是什么关系?”沐景祈冷声说道,这女人完全不能以常人的角度来看,“你是本王的恩人,本王不得不提醒,离他远些,他不是你可以招惹的人。”

容浅看着沐景祈,淡淡说道:“我与他的关系,正如我同祁王的关系,萍水相逢罢了,何来招惹一说。”

好一句萍水相逢,亏他还担心她上当受骗,真是白费了他的好心,沐景祈一拂衣袖,屋内一道内力涌动,那原本已经碎裂的桌子终于支撑不住,支离破碎,散了一地。

看着地上的碎末,容浅嘴角微勾,还是一样的性子,也难怪不是他那皇兄的对手。不过轩辕天越这人,她还真不想靠近,太危险!

————

写意阁中,一身月白色长衫的男子临窗而立,看着天边的圆月,他黑曜石般的眸中闪过一丝凝重之色,刚刚得到消息,楚温岚的人送她回容府了,她跟楚温岚之间真的有什么关联吗?她身上还真是迷雾重重。

贺兰云昭忽然回过头来,看着桌旁坐着的易南浔道:“什么病会让人几乎没有脉搏?”

感觉不到脉搏?易南浔下意识道,“你说的是个要死的人吧。”脉搏是感应一个人生命力的证据,没了脉搏,不就是死人吗?他找他来就是问这种问题?

贺兰云昭眼底闪过一抹寒意,冷淡说道:“她还活的好好的。”

易南浔心下一惊,追问道:“你说的到底是什么人,若是病的话,这样的病症委实奇怪了些,我至今还没有听过。”

贺兰云昭显然不想继续这个话题,“神医榜第一人有下落了吗?”

“至今没有消息,我那师妹这些年都不曾现身过,怕是不容易找到她。”易南浔看了贺兰云昭一眼,什么人让他这般急于找到师妹,说到他那师妹,虽然同为药王谷的弟子,可是他们从未见过面。只依稀听师傅说过她是个不输于男子的女子,更是在他去世之前,将药王谷传给了她。

天下阁虽然情报无双,他们找她许久了,至今都没有消息。

“查不到也要查!”贺兰云昭眸中划过一抹决然之色,月白色的衣衫拂动,透着惊人的气魄,“三个月之内,我要知道苏妄言的下落。”

第七十二章 苏妄言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