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七十三章 却之不恭

  第二日,容浅忽然病了,一连在榻上躺了几天,而柳氏自然不会给她请大夫,只说四小姐最近太累了,需要休息,不让人去打扰。容德庭问过一句之后,也就没有再过问了。

宁馨苑中,容浅躺在榻上,微微闭着眼,苍白的脸上带着些微的倦色,睡了几天,睡梦里面浑浑噩噩中梦到的都是一些模糊的事情,漫天的雪花,流淌成河的血液,还有个女子,好像是娘亲,可是她的脸好模糊,她真的什么都不记得了……

“小姐,先喝药吧。”红玉推门而入,将药碗端到了容浅面前。

容浅睁开眼看着那浓黑的药汁,淡淡说道:“这药对我没用,不用再煎药了。”

“可是小姐……”红玉想要说什么,看着手中的药碗,她心头忽然升起一丝无力,这药的确没用。

容浅掀开被子,起身走到窗户旁边,微风拂过,发丝飞舞,她苍白的脸上浮现一丝微笑,阳光真好,倒是难得有这样安静的时候,可是如她这般,真的能停下脚步吗?不能,她已经忘记了一切,再停下的话,怕是真的什么都没有了。

一个阴影不知何时从房梁倾泻而下,随之一个清越的声音传来,“这大好春日,出门晒晒太阳对浅浅的身体也好。”

容浅挑眉,看着那探出头来的男子,银质面具在阳光的照耀下,璀璨夺目,她嘴角噙起一丝冷笑,“怎么,云昭公子现在改当梁上君子了吗?”

“浅浅这是在夸奖我是君子吗?难得听浅浅夸奖我呢。”贺兰云昭轻笑一声,从梁上跃了下来,朝着容浅走过来。

容浅嘴角抽了抽,她有夸他吗?看着眼前唇角微扬的男子,这人是真不懂还是假不懂,她可没兴趣与他周旋,“你又来做什么?”

“听说浅浅病了,自然是来看望浅浅的。”贺兰云昭直接进了屋子,压根不理会红玉诧异的目光,跟在容浅后面。

听着这话,容浅冷笑一声,“就怕你是来看我死没死的吧。”她瞥了贺兰云昭一眼,“不过你放心,在没得到君王令之前,我是不会死的。”

贺兰云昭看着容浅,黑曜石般的眸中掠过一丝笑意,他叹息说道:“浅浅真是误会我了,区区一个君王令,浅浅若是想要,我送与你便是。”

容浅眸中一亮,打量着贺兰云昭,“君王令在什么地方?”

贺兰云昭却好似什么都没有听到一般,直接走到桌旁坐下,自顾自的倒了一杯茶,又冲着一旁的红玉说道,“咱们中午吃什么?”

红玉一愣,有些不大明白贺兰云昭的意思,随即看向了对面的容浅。

“浅浅好狠的心,我为了你,可是一天没吃饭呢。”贺兰云昭黑曜石般的眸忽的看向了容浅,“哎,早知道就不去查那君王令的下落了,哎……”

容浅看着那兀自叹息,却眸光狡黠的男子,脸不由抽了抽,这人是不是太得寸进尺了些,先是擅自闯入她的房间,现在又来混吃混喝了吗?还妄自称是第一公子,不要脸!不过为了君王令,她忍!

“云昭公子难得降临,自然要请他吃饭一尽地主之谊,中午多做些菜。”容浅对着红玉吩咐说道。

看着自家主子那一副咬牙切齿的模样,红玉心头一动,脑海之中不觉回想起不久之前,小姐好像也是这样,她微微颔首,退了出去。

“浅浅如此盛情,那我就却之不恭了。”贺兰云昭看着容浅,轻笑说道,完美的下颌微微扬起一抹好看的弧度。

容浅皮笑肉不笑的看着贺兰云昭,“好说,好说。”毕竟不是白吃不喝,她心里安慰着自己。

ps:求收藏——

第七十三章 却之不恭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